凱德海姆第一集:旅人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21年 1月 25日

By Roy Graham, with contributions from Jenna Helland

Roy Graham is a writer from New York and graduate of the Rutgers-Camden MFA program. His nonfiction has been featured in Rolling Stone, Playboy, and Motherboard. His fiction has been featured in the anthology "The Night Bazaar: Eleven Haunting Tales of Forbidden Wishes and Dangerous Desires" and its sequel, "The Night Bazaar: Venice." He is currently a designer on the Magic: The Gathering Worldbuilding team.

他們乘著塞瓦格村民從未見過的船到來。修長的船身,刻著光榮戰役與狡詐勝利的故事,宛如雕在船首的龍獸與巨蛇般地滑行穿越波浪。它們可不像那些粗劣的漁船。既然他們再也無法進入森林,漁船便為村落提供了主要的食物來源。

Mistgate Pathway
霧扉通路|由Alayna Danner作畫

船上的男男女女並沒有因飢餓與恐懼而畏縮、屈服,正如過去的塞瓦格村民;甚至連陪在他們身邊的灰鬍子,那個肩上停了一隻烏鴉的人,看起來也沒有過於仰賴他的拐杖。他們戴著兜帽和圍巾,穿著魚皮上衣、鎧甲-不過如果他們落水的話,沒有一樣會把他們拖下海底。他們的身體被刺上了航海圖。不可能把他們搞混。預兆覓徑人。

指揮官邀請他們進入立會廳,他在此儘可能地拼揍出一頓招待旅人們的大餐。這就是凱德海姆的傳統;你永遠不會知道在你家門口的陌生人是否為其中一位神明的偽裝。但這個部落的首領-那位盲眼女士,看似不需協助就能穿過那些狹窄、泥濘的街道-卻婉拒了這頓餐點。他們不是為了醃魚和乾糧來的。

「那些失蹤案件是從哪時開始的?」她問道。村民們從未見過符眼茵嘉,預兆覓徑人的首領,但她那奇特的白色凝視讓他們不須懷疑自己正在跟誰說話。

「那些不是失蹤案件,是謀殺案,」靠近群眾前端的一名女子說道。她在上個月已失去了兩個女兒。

「妳根本就不知道!」另一名男子大喊,他的眼窩深陷並且因哭泣而紅腫。他失去了他的丈夫。

「你們還沒找到任何屍體,」茵嘉溫和地說。「對吧?」

兩人都僵硬地點了點頭。

「沒有屍體。不過其中一個獵人看見牠了,」另一位指揮官說。

「看見什麼?」茵嘉問道。

「說吧,赫拉斯,」市政官說。「告訴他們。」

一個年輕男子往前走了一步,年紀不超過十六歲。其中一個火盆裡的煤炭劈啪響著火花;他因這個聲音而畏縮了一下。

「男孩,你看見了什麼?」茵嘉問道。緩緩地,不讓這個小伙子受到驚嚇。「是什麼對你的城鎮做出這些事?」

他摩擦著自己的手臂,彷彿感到寒冷。拒絕抬起頭看她。「一隻怪獸。牠是一隻怪獸。」

如果茵嘉感到驚訝,她並沒有展現出來。「阿西,」她說,一邊揮手召喚那位帶著鳥的老人,「我要在一個小時內派出一組戰隊。船上維持最低限度的船員直到我們歸返。每一個非必要人員都得前往艾登嘉森林。」

那位老人,一直認真地點頭直到剛剛,突然停止動作。「那麼妳的...賓客呢?她也跟著來嗎?」

當然,村民們看見她了。那個身穿奇特服裝的女子,當預兆覓徑人收起船帆並將船隻固定於老舊的塞瓦格碼頭時,她一直在船邊閒晃。那個人一直看著他們,彷彿他們是從深海打撈起來的奇珍異寶。

「卡婭嗎?」符眼說道。「這一開始就是她的主意。」


Inga Rune-Eyes
符眼茵嘉|由Bram Sels作畫

是啊,隨便啦-這一直都是她的主意。深入荒野,屠殺那隻一直吃掉鎮民的野獸。那看起來就像是英雄會做的事,而且她覺得自己現在是個英雄了。她為此得到報酬也不是什麼壞事,不過她確實希望知道付錢的人是誰。但由六個不同時空鑄造的匿名硬幣也沒有什麼爭辯的空間,而且作為附加的好處,這任務看似相當簡單。一點也不像拉尼卡那亂成一團的麻煩事。

到目前為止一切都照著計畫走,只不過她沒想到那個野東西竟如此...狂野。她習慣了腳底下堅硬的鵝卵石,四周群眾的擠壓。她習慣了噪音。在這裡,位於艾登嘉森林中,每一個踏在雪中嘎吱響的步伐看似在廣大的松林間迴盪了數哩遠。她從出發時起就一直起雞皮疙瘩,而且不只是因為寒冷的關係。

「這個地方總是那麼安靜嗎?我曾經去過比這裡更熱鬧的墳墓,」她趁大家在巨樹的枝幹底下休息片刻時說道。

那個老人-阿西,他如此自稱-揚起一道眉毛。「當有人是個鬼魂獵人的時候,或許一個熱鬧的墳墓並不是那麼罕見。」

「你說的或許有點道理。」預兆覓徑人的首領茵嘉是卡婭在這個時空第一個遇見的人,而且她看起來像某種好人。不過,很難弄清楚-她看起來總是心神不寧,彷彿跟你說話就會把她的注意力從更迫切的事情上移開。她發現那個老人還比較好相處。

「艾登嘉是一個古老又怪異的地方。預兆覓徑人是傳奇探險者,但就算是他們也鮮少旅行到這座森林深處。距離海洋、距離他們的船太遠了。符眼茵嘉具有超越大部分凡人的視野;她擁有其部落成員造訪過的每一個地點的知識。不過,即便是她也對這個地方所知不多。」

「奇怪,老-我都了解。不過還是預期會看到一些動物。至少,一隻松鼠吧。你們這裡有松鼠,不是嗎?」

「噢,沒錯。其實,諸神信使托斯奇是一般松鼠的大表親。有很多故事描述牠在世界樹的枝幹之間奔跑,穿越凱德海姆的許多境域傳遞消息。」

他的聲音讓卡婭聯想到年邁蹣跚的老爺爺,但她得提醒自己這些「故事」或許離真相不遠。她曾在碧塔嘉親眼見過空中的世界樹枝幹-懸掛在那裡,龐大到難以估算,消失在一片飄過的雲朵後方。一隻巨型松鼠。這個嘛,有何不可呢?她見過更怪的。

「不過,在這片森林裡走了這麼久卻沒看到半點生命的跡象確實不尋常。彷彿鳥兒和野獸都在刻意迴避這個地方,」阿西說道。

「可能牠們的感官比我們敏銳。」

「當妳知道有多少動物比我們敏銳的時候一定會大吃一驚。」

「在夜裡消失的人們」-一位預兆覓徑人開始在他們旁邊喃喃自語。他的聲音明顯透著恐懼-「就在森林外緣,跟綿羊一樣。你們聽見那個獵人說的話了-他看見一隻怪獸。要是牠不只是某個長得過大的野獸呢?」

「年輕人,你在暗示我們正在追蹤什麼東西嗎?」阿西說道。

「薩茹夫,」他說,壓低聲音成為一道低語,彷彿說到這個名字就會讓那個東西突然現身。「怖狼。噬境巨狼。」

「一匹狼?那就是讓你被每一片雪花嚇到跳起來的東西?」卡婭說。

「薩茹夫不是一般的動物,」阿西說。「牠是其中一隻寰宇怪獸。在世界誕生時所創,居住在境域之間的虛空裡。牠確實是一個強大的敵手-但我不擔心,」阿西說道。「潛伏並逗留於艾登嘉的陰暗角落並不是這種生物的作風。如果牠們來到碧塔嘉,牠們不會隱匿行蹤。」

從他們頭頂上的樹枝傳來一聲刺耳鴉叫。卡婭把手伸向腰帶上的其中一把匕首。一隻烏鴉在他們上方盤旋,逐漸下降,漆黑的翅膀在雪白的天空中格外顯眼。

「啊,」阿西說。「哈卡回來了。」

牠停在他的手臂上,然後跳上他的肩膀,看似把身體靠向他的耳朵。卡婭什麼也沒聽到,只看見鳥喙不停開闔,而那個老人則若有所思地偏著頭。

「好吧,」他說,「我的朋友可能幫我們找到一條線索了。」


Kaya the Inexorable
無蹤卡婭|由Tyler Jacobson作畫

對卡婭來說,這裡看起來完全像會發現一隻怪獸的那種地方。在他們的隊伍前方,洞穴入口既寬敞又陰暗。穿透雲層與林冠的微弱光芒只能夠照射到前幾步的位置。在這座洞穴前方,積雪被一長條血跡與泥土污損;有某個東西被拖了進去。

雙手放在武器上,預兆覓徑人向神低語著簡短的禱文。卡婭不能說她責怪他們;老實說,這時候卡婭希望自己也有幾個可以祈禱的神。獵捕怪獸。那究竟是誰的好主意呢?

噢,對,她心想。我的。

「卡婭,妳準備好了嗎?」茵嘉問道。她沒有自己的武器;只有一個提燈,點著搖曳的藍色火焰。有趣的是她是帶著他們的光源的人。「妳經過漫長遙遠的旅程才到了這裡。」

「沒錯。我想我們最好把任務完成,」她說。帶著比她真正的感受還多的自信,卡婭走了進去。

洞穴裡溫暖多了。至少,這還不錯;卡婭能夠稍微鬆開她一直裹著的厚重皮毛。她和預兆覓徑人一起往前爬,每一道靴子摩擦石頭或鋼鐵摩擦皮甲的聲響看似都超越他們迴盪至洞穴深處。很快地,甚至連地表的微光都消失了,只剩下來自茵嘉提燈的蔚藍光束能夠驅散黑暗。隨著光芒掃過一部分洞穴牆面,某個東西閃閃發光。

「等等,」卡婭說。「把燈往回照。」

在提燈的光束照耀下,卡婭確定了:某種金屬岩脈正沿著洞穴的牆面與天花板延伸。不過,它不像任何她見過的礦物。在某些地方,它看似分岔為許多蹼狀、如根一般的碎形,在岩石上形成寬廣的格柵結構。

「這裡曾經有礦井嗎?」她問道。

「沒有,」茵嘉喃喃地說。「這個地方應該是無礦岩區。」

「嗯,這顯然不是。不再是了。」

她旁邊的其中一位預兆覓徑人把手伸向牆壁。卡婭抓住他的手腕。「我不會碰那個東西。」

他把手縮回。「為什麼不?」

「就是一種直覺。」

他們不發一語地繼續前進。難以判斷他們已經往前移動了多久,來自四面八方的黑暗看似正要讓他們喘不過氣。感覺像過了很長、很長一段時間-小時,不是分鐘-所以當通道終於抵達一個寬敞的房間時,上方的泥土天花板消逝為一片漆黑,這原本可以讓人鬆一口氣的。原本可以,要不是他們在這座洞穴密室中央看見了那個東西。

一開始,卡婭認為那個蜷伏在一隻惡熊屍體上的龐然大物就只是在進食。潮濕的窒息聲響,從骨頭上撕下肉的聲音,全都支持這個理論。可是當茵嘉提燈的光束掃過這隻生物而使牠轉身面對他們時,卡婭看得出這不太對勁-這隻怪獸的手臂埋入那頭熊的體側,不知何故竟與牠的肉融合在一起。伴隨著一道可怕的破裂聲,卡婭看著怪獸把自己撕開。

「那個東西,」卡婭厲聲說道,「才不是狼。」

牠站起來有十二呎,或許更高,牠的身體呈現出生肉般的粉紅色澤。牠的兩個肩膀上排著一圈毛茸茸的摺領,有十二種不同的色澤盤繞在一起。那雙陷入熊屍的手臂看起來又長又強壯,末端是可怕的彎弧利爪。額外的兩條纖細手臂從牠的胸口延伸而出,帶著尖爪的手宛如蜘蛛般地扭動著。一切都很怪異,但最怪異的還是牠的頭;一張頭骨般的臉孔,兩側是剃刀獠牙以及寬闊的帶棘犄角,全都呈現出骨頭的顏色,即使它在茵嘉的提燈照耀下閃爍著金屬光芒。

牠張開了嘴,板甲面具底下的紅色肌腱正在運作著,發出了一種讓卡婭感到害怕的聲響,從未有鬼魂這樣嚇過她-類似一頭熊的嘶吼,但是錯了。一種拙劣的模仿。 然後牠便俯身筆直地朝他們跑跳著衝來。

卡婭跳向一旁,翻滾過洞穴地板並握著匕首起身。有兩名預兆覓徑人的動作沒那麼快;一位被壓制在這隻生物底下,隨著纖細的手臂陷入他的臉而大聲嘶喊,彷彿他的肌肉就只是水。另一個一邊掙扎一邊被一隻可怕的手抓起來。

這是一場駭人的表演,足以讓次等戰士們恐懼逃竄,何況預兆覓徑人在本質上就不是真正的戰士。跟他們一起從科爾達柱群出發,卡婭發現了真正驅動他們向前的力量:探險、發掘的刺激感。作為刺激的一部分,他們願意戰鬥,但他們卻從未享受它。不過,值得讚賞的是,他們沒有人轉身逃跑。 他們也跑不了多遠,她心想。

在怪獸旁邊圍成一個半圓,許多人用長矛戳刺牠,而其他人則用劍和斧頭劈砍牠往外伸展的肢臂,隨著每一道揮擊造成了血淋淋的巨大傷口。

「不要碰它!」卡婭在那位被困住的男子驚叫聲中大喊,直到某種潮濕的咕響聲中斷了他的叫喊。

在她眼前,傷口看似正在閉合,肌肉開始重新結合在一起。從一道特別深的傷口中竄出許多不停揮打的捲鬚,纏上一位女劍客的手臂並將她的肩膀深深地拖進這隻怪獸的肌肉中。卡在那裡,她從腰帶上抽出一把刀不停戳刺這隻可怕的生物直到牠鬆手。她跌在地上,緊抱著手臂痛苦地嘶喊著。

那還不足以切開肉,卡婭心想,一邊將能量注入她的刀子裡。她得砍得更深。

那隻生物再次猛撲,牠的傷口早已癒合。儘管肌肉厚重且體型龐大,牠卻以駭人的速度移動著。不過,就在牠能夠擊中人之前,牠的爪子變慢了,然後在距離一個畏縮的持斧兵一呎處停了下來。卡婭發現有一團藍色靈氣環繞著牠的手臂,而且那看似在她眼前逐漸增厚,硬化為一種半透明的水晶。卡婭的視線跟著光芒回溯至其源頭:茵嘉的提燈。隨著那隻生物奮力拉扯抵抗這道靜態咒,茵嘉也因吃力而扭曲。

還不賴,卡婭想著。現在她的機會來了。卡婭往前衝刺,她的匕首震盪著魔法,接著直接劃過怪獸被困住的手臂,把它從肩膀處砍斷。肌肉、骨頭、靈魂-如果它能被斬斷的話,她已經切斷了它。

那條手臂帶著潮濕的碰撞聲掉在洞穴石地板上並於卡婭截斷處開始變黑且坍碎成灰燼。這隻生物再次咆哮,那聲熊吼底下還摻雜了某種聲音-一種類似研磨金屬的噪音。當牠痛苦地扭動時,那位死去的預兆覓徑人,依然與其較小的前爪融合,正四處拍打,跟一條魚一樣癱軟無力。

以一個宛如擁抱的噁心動作,這隻怪獸把那個癱軟的男子壓進牠的身體裡。他消失在生肉般的粉紅色肌膚中,被緩緩地吸收。然後,從牠手臂曾經所在的殘基處,另一條手臂開始生長。它以驚人的速度發生-肌肉彼此交纏,爪子在她被這個可怕場景嚇呆的幾秒內從一種未成熟的半透明狀態硬化為堅硬的黑色刀刃。待完成後,牠彎曲了那隻完整的手,有某個東西突然悄悄就定位,接著便把那雙空洞的眼窩轉向她。

噢,眾神與怪獸啊,卡婭心想。然後牠開始衝鋒。

她彎身躲過了牠的第一發重擊並將她的身體化為鬼魂般的乙太形態好讓第二發直接穿透。我至少能夠半永久性地傷害牠,她想著。太好了。現在她就只需要找到另一個出擊的空檔,她可以利用這一刻來把能量通聯至其中一把刀刃內,而不是使用她的魔法來閃躲這些永不止息的攻擊。她擺盪穿行,就跟她的對手一樣迅速。

突然間,她的腳跟撞上岩石。洞穴牆壁。她咒罵了一聲。牠並非盲目地攻擊-牠一直在驅趕她,把她趕進一個她所有的敏捷度都派不上用場的角落。

正當怪獸抬起一隻可怕的爪子時,另一道藍色稜光包圍了它,將這個揮擊困在半空中。在重新集結的預兆覓徑人之間,茵嘉將提燈的光芒轉變為另一道拘留咒。符眼,做得好。另一道稜光固定住了其他爪子。她正在攔阻牠,哪怕就只有一刻。

接下來這隻怪獸的行徑讓她嚇了一跳:牠扯斷了自己的手臂,讓那隻被困住的手飄在空中,然後用殘臂揮擊卡婭,肌肉正朝她不停扭動。

不要碰它,她想著。那麼就只剩一條路了。

卡婭陷入洞穴牆壁裡,形體變化產生的冰冷衝擊傳遍她全身。就只有那麼一刻-但它看似過了很長一段時間。她的心跳停止。一切使她作為活人、作為卡婭的事物都變成灰色並消逝。

然後她翻滾回到洞穴地板上,距離怪獸左側幾呎。她看著牠原地轉身,那些猿猴般的粗厚腿朝她推進,於是卡婭便努力讓自己重新開始呼吸。起來。起來啊!

「夠了!」一道聲音嘶吼著,迴盪在洞穴的牆壁之間。讓卡婭感到驚訝並且鬆了一口氣的是,那隻生物確實放慢了動作,牠的注意力被轉向那個聲音一會兒。那樣就夠了;她把所有能聚集的祕法力量導入刀刃中並向前猛攻,往低處劈砍,正好劃過了怪獸的其中一條腿。

那個聲音,她想著,一邊往這隻嚎吼怪獸的右側飛撲翻滾,接著起身成戰鬥姿態。那聽起來很熟悉,可是...

她直到這一刻才注意到那填滿整座洞穴且不停變幻的五彩光輝。她轉頭看向預兆覓徑人並且看見了阿西。

Alrund, God of the Cosmos
寰宇神艾朗德|由Kieran Yanner作畫

不-不是阿西。不完全是。他已經往後褪下了兜帽,從他眼中湧出照亮洞穴牆面的奇異光芒,那是一種由綠色、藍色與紫色構成的多變圖案。那麼,就不只是個迷人的老頭了。或者,不只是那樣。

「我從未見過膽敢褻瀆諸境的此等邪物!就連無盡風暴的惡魔也沒這麼邪惡。」

不清楚他們面前的這隻怪獸聽得懂多少,卡婭心想。牠少了一條腿,崩解成灰燼,牠得用剩餘的三條肢體保持平衡,同時較小型的那雙手依然折疊在牠胸口附近。弓起了背,牠看起來比之前更凶暴。卡婭不是狩獵大師,但就連她也知道一個受傷的動物總是最危險的。

怪獸再次撲向她,但這次卡婭已做好準備。現在牠的速度已經變慢了。她能夠在下一次 經過時處理牠。從脖子俐落地劃一刀應該就能搞定。

突然間,怪獸撞上了-什麼都沒有。牠蹣跚地往後退,然後再次向前衝撞。傳來一道深沉的嗡響聲,在牠接觸的地方空氣泛起波紋。卡婭明白了,那是一道魔法屏障,而且還是極為堅固的那種。即便是她也難以穿行而過。

她轉身。在她後方,阿西伸長了手臂,那股閃爍的能量漣漪正圍繞著他的手。怪獸來回看著她與阿西,帶有某種她自認為的猶疑不決。然後,再次發出碾磨般的嘶吼聲,牠轉身逃逸。

「等等!」卡婭大喊。「阻止牠!」

不過已經太遲了。以三條腿的怪異步態往前奔馳,這隻怪獸直接衝向洞穴牆壁的一個區段,看似所有真菌金屬都從該處蔓延而出。沒有減速,牠直接撞向那銀白色的表面。沒有停止-或是讓這座洞穴坍塌在他們所有人頭上-牠看似沒入了那片金屬中,彷彿那是一灘濃稠的液體。過了一會兒,它變成一團混雜了肉與礦石的球狀物,接著再過了一會兒,牠便消失了。

洞穴裡一片靜默。預兆覓徑人看似從依然散發著光輝的阿西身旁退開,一邊遮擋他們的眼睛。甚至連茵嘉看起來也震驚不已;那雙白色盲眼直盯著她的前任參謀。

「艾朗德,」茵嘉低語。「我-我曾聽聞傳說,當然,可是我從沒想到...

「沒錯,符眼茵嘉。神明偶爾適合偽裝成凡人旅行,好讓我們能夠觀察凱德海姆而不會被其他人觀察,」阿西說道,他的聲音低沉,包裹在一層不自然的回音中。「而且我非常擔心我所看見的事。穿越境域是-」

「你讓牠跑了!」卡婭怒斥,猛然把她的匕首塞回刀鞘裡。

阿西-艾朗德?隨便啦-因此稍作停頓。顯然已經有很多、很多年沒有人以這種態度對他說話了。

「我已經弱化牠了,」卡婭說。「我看見牠慢下來。下次牠就會知道我們來了。牠會準備好面對我們。那個東西並沒有牠看起來那麼笨。」

「所以妳打算繼續追捕牠,就算在看見牠的能耐之後,」艾朗德說。

「工作還沒完成。而且我已經收到酬勞了。」這不只是專業禮節而已,儘管她不想在這整群人面前承認。那個東西非常危險-而且,她開始懷疑,不是源自這裡。但那並不合理。難道有那麼醜的鵬洛客嗎?

「那隻野獸已經逃離碧塔嘉了。妳無法用平常的方法追蹤牠,」艾朗德說。「牠在境域之間移動,就和寰宇怪獸一樣。不過我很確定那隻駭人生物不能被算在內。」

「好吧。我該怎麼追蹤牠?」卡婭說。「畢竟,你還欠我。誰叫你先讓牠逃走。」

那看似使這位神明停頓了一下。「我必須和我的親族商量。有太多需要解答的謎題了。但若妳執意追捕那隻生物,寇西瑪的長舟將會協助你進行探索。我會做好安排。」

卡婭聽見許多來自預兆覓徑人的驚呼聲。寇西瑪-她幾乎出現在他們於海上唸誦的每一個禱文中。

「妳會在回去的路上於塞瓦格碼頭找到它。我相信預兆覓徑人會引導妳歸返,不過從那裡開始你就得靠自己了。那艘船...會挑選它的乘客,不過它會在妳穿越境域的旅程中確保妳的安全。」

「那麼我該怎麼知道我要去哪裡?我不是個老練的水手,」卡婭說。

「跟著斯達海姆之光,位於世界樹最高的枝幹頂端。它會引導妳踏上任何妳該走的路。」

卡婭強忍住一聲嘆息。神和他們的謎語。一次也好,她想要一個直接了當的答案。

「我得離開了。」艾朗德朝洞穴牆面揮了一下手。岩石看似泛起波紋並融化成一波波不停起伏的光芒;彼此交織的編結圖案,那些美麗的閃爍線條與艾朗德身上散發出的色彩相同,形成了一扇門的輪廓。接著岩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空無。她能夠看見遠方的光芒,宛如緩慢漂移的星辰,但星光之間卻是一片空洞無垠的黑暗。突然間,卡婭慶幸自己還有一艘魔法船能夠幫她渡過那座深淵。

艾朗德朝他創造的門口走去,然後停了下來。「符眼茵嘉。遠遊者卡婭。我擔心這隻生物的出現是一個預兆-即將發生可怕事件的跡象。在我所有的預示中,我看見遍佈凱德海姆的死亡與毀滅。恐怕一場末日劫難正在逼近-不像任何一場存在於記憶中的浩劫。」

預兆覓徑人皆噤聲不語。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卡婭覺得自己落後了一步。「末日劫難。那聽起來很糟,」她說。

「境域交疊,」茵嘉說。「隨之而來的是無可避免的戰爭與混亂。一段苦難的時光。」

完美,卡婭憤恨地想著。獵捕一隻怪獸。拯救一些鎮民。非常簡單-一點也不像拉尼卡那亂成一團的麻煩事。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2年 5月 9日

第四集:聖源 by, Elise Kova

博物館 這些熟悉的走廊,經過拋光與仔細的規劃,對尚奪爾來說就跟教堂一樣神聖。今晚,位於終響會前夕,他決定再逛它們最後一次並品味它們的輝煌。安寧的時刻稍縱即逝,如果他的線人與臆測準確無誤,那麼在新年來臨之前將會有流血事件發生。 「這是我最愛的其中一樣。」尚奪爾停在一座抱著嬰兒的天使雕像面前。「每當我看著它的時候,我就想起了我自己的母親。」要是他能記得任何關於她的事就好了...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2年 5月 3日

你期待看到的 by, Kaitlyn Zivanovich

新卡佩納裡的陽光在玻璃與鋼鐵的大樓間閃耀,一紅一綠的鳥兒在空中彼此追逐。卡蜜茲在陰影裡停了下來,她的徒弟在陽光則是一臉目瞪口呆。 Grady Frederick 作畫 「卡蜜茲,你看!」桂莎往遠方指去。「好美麗啊。」 卡蜜茲嘆了口氣。「歐亞鴝,它們是知更鳥。」 「它們就像藝術家一般,如此的美妳也會動容吧?」 「孩子,我只欣賞事實。」 在知更鳥的鳥鳴聲中,卡蜜...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