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蔽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18年 2月 14日

By R&D Narrative Team

華特莉,於卡拉德許

華特莉完全止不住笑容。

她現身在一座她從未見過的城市裡。空氣溫暖,跟家鄉一樣,但其他的一切卻十分陌生。這座城市確實震盪著創意與智謀,而且華特莉因這些人們創造的建築與裝置以及 . . .東西 . . .感到驚奇不已。能夠搭乘的圓球!能夠傳遞包裹的小型金屬生物!她在一座充滿怪異香料氣味的市場裡閒晃,並看著奇特的藍色氣流宛如河川般地蜿蜒於空中。這裡的人們走得很快而且講話的速度更快,他們的市集攤位都堆滿了華特莉從未見過的美麗發明物。這裡有不同種族的人-矮小的人形生物,高大的藍色民族(每隻手各有六根手指!),以及類似木炭的生物,還有亮藍色的光芒在他們的皮膚底下流動著。華特莉非常高興有這個機會能夠遇見他們所有人。

她所有的粽子都無法平安地撐過這趟旅程(它們在依夏蘭與此地之間那片抽象空間裡的某處崩碎成無法食用的塵土),於是她便用從家鄉帶來的一片琥珀交換了滿袋子的怪異硬幣。當她行走時,它們在她的背包裡叮噹作響,她一邊想著自己是否能夠在一個如此繁忙又遼闊的地方找到一間旅店過夜。

隨著她一路穿過城市,她也收到一些異樣的眼光,但緊接在每一道注視之後的便是對於她那件精緻鎧甲的讚美。

「多麼棒的技藝呀!妳的神器師是誰?」他們問道。華特莉欣喜地微笑著並如此回覆,「我不知道那是什麼!」

她請一位鄰近的店長推薦一個適合訪客參觀的精采場所,接著她便被引導前往一座位於城市中央的巨型露天廣場。她很快便來到一個展覽會場,四處都充滿了不停探頭看向舞台的人群,而舞台則升起於廣場上方,一側還有一個巨大的帳棚。

華特莉發現一群正在觀看舞台的人,手裡都拿著一疊紙和書寫工具。她知道自己已經找到她的族群,於是便前去坐在他們旁邊,手裡拿著她自己的紙跟筆芯。

一個人影出現在舞台上,他們的皮膚就跟木炭一樣黑,深邃的裂隙顯露了在底下盤繞的藍光。這個人身穿的華麗絲綢正優雅地掛在他們那怪異又不停消散的身體上。他們揮手,群眾歡呼,拿著筆的人們做筆記並提問,而華特莉則興奮地參與其中。這個人示意群眾安靜,並朝位於舞台末端一個蓋著布的物體做出戲劇性的誇張手勢。

「歡迎光臨,各位貴賓!」

他們的聲音輕鬆愉快,並且吸引了華特莉周圍群眾的注意。

「就跟你們大部分人一樣,我致力於改善我周遭人們的生活。乙太種的文化主要是充分利用我們被給予的時間,以及慶祝活著的榮光狂喜。一切終將結束。但對於我們這些需要提早面對終局的人而言,要是它變得更舒適的話呢?」

觀眾竊竊私語,同時這個人(乙太種?)往後拉開了蓋住這個物體的布,展示了一個華麗的金色盒子。

「這是乙太調節器,一種是為了調節乙太消耗裝置的能量,而是為了由乙太構成的人們而造的工具。它是一個醫療裝置,能夠減輕消散時的不適症狀並使乙太種更有尊嚴地、沒有痛苦地轉換回歸乙太循環中!」

觀眾報以熱烈的掌聲,而華特莉兩旁的人們則瘋狂地寫著筆記。

華特莉感到十分敬畏。她絞盡腦汁地試圖理解那位發明家所討論的內容,並且她也因科學與同理心的融合而感到驚奇不已。她想要提問:它要怎麼運作?乙太循環是什麼?對於一群她在幾分鐘前才知道他們存在的人而言,這個裝置會有多大的啟發?華特莉感覺自己的袖子被扯了一下,於是便轉頭發現了一位與她年紀相仿的女子正盯著她看。

臉上帶著一絲關切的神情,這名女子靠近華特莉並低聲說著,「妳是來自這裡的嗎?」

華特莉搖了搖頭。「不!我來自 . . .城外。」

這個女子來回移動視線。她靠得更近了。「時空外的城外嗎?」

華特莉露出笑容。「妳也是個鵬洛客!」她興奮地猜測。

「別在這裡說!」女子說道,一邊驚慌地揮動她的手並將華特莉從舞台旁趕離。

她們一起費了不少勁穿過人群─這個女子一直被陌生人攔下來索討簽名─並一路前往鄰近的一座公園。有許多巨大的雕像沿著涼亭排列,華特莉暗自推測它們所擺出的狂妄姿勢都反應了這些人成就的豐功偉業。

「很抱歉打擾妳了,」這個女子說道。「我的名字叫莎希莉。妳的服裝真不可思議-我有一種預感妳可能也是個鵬洛客。」

「很高興遇見妳,莎希莉。我叫華特莉。這是我第一次離開我的世界,」華特莉說。「這個世界叫什麼?」

「這個時空叫卡拉德許,而這座城叫吉拉波。妳來得真是時候。妳來自哪裡?」

華特莉想了一會兒並在一張長凳上坐了下來。她持續地因在空中疾馳的藍色氣流而感到分心。「我來自的大陸被稱為依夏蘭,所以我猜那也是我的時空的名稱。」

依夏蘭。我還沒聽過那個時空呢!」莎希莉微笑著。「它是什麼樣子?」

華特莉稍作停頓。她要如何向一個從未見過它的人描述她的故鄉?

我只知道一種方法。

「它是一塊如烈陽般耀眼的土地。
空氣,光亮無比,
土壤,蘊含生機。
無盡的樹林覆蓋著無垠的景致,
恐龍則回應著我族人的歌聲。」

莎希莉好奇地睜大了眼睛。「什麼是恐龍?」

華特莉皺了一下眉頭。「鱗片?羽毛?」

莎希莉茫然地看著她。

「有些矮小的只到妳的膝蓋,其他的就跟建築物一樣高大?你們這裡沒有嗎?」

「沒有,不過我倒很樂意製造一隻!」莎希莉咧嘴一笑並將華特莉從長凳上拉起來。「我們馬上回到我的工作室去好讓妳能夠向我描述牠們。我一直都需要一個新的工藝計畫!」

華特莉讓自己被拉起來並報以微笑。「我能幫忙嗎?」

「妳當然可以!妳是專家呀。我需知道關於恐龍的一切!」

華特莉感到興高采烈。

她正好就在她需要來的地方。

這兩位鵬洛客愉快地走回莎希莉的工作室。

接著華特莉向莎希莉介紹了她的故鄉。


安戈斯

它看起來就跟他記憶裡的一樣。

寬廣的道路布滿塵土,到處都是經營得比他的年紀還久的商店。這是一個寂靜的地方,安戈斯很高興它幾乎沒什麼改變。

他的鍛爐上升起一小股黑煙。在外側的一面手繪窗戶上用大寫寫著「營業中」。這棟建築只不過是位於城鎮邊陲的一間小屋,但它一直都是位於城鎮邊陲的小屋。外頭堆著許多鐵和金屬,而架子上則掛了一些物品與武器,每個上面都標記著是哪一份訂單。

當安戈斯聽見裡面傳來的金屬擊打聲以及滾水嘶響聲時,他揮動了一下耳朵。

他向前走近,他的鎖鏈隨著他踏出的每一步哐噹作響。

安戈斯稍微彎身以免他的頭撞到門口(他依然能夠認出他每次忘記時在木頭上撞出的腫塊)並且停下腳步一邊尋找著忙碌的鐵匠。

兩個牛頭怪自她們的鐵鉆上抬起頭。她們就跟她們的母親一樣高挑。她們穿著笨重的皮製工作裙,而她們的角上則裝飾著這個年紀的未婚女子們所穿戴的珠寶。

她們張大了眼睛。右邊的那位震驚地噴著鼻息。另一位則驚訝地豎起了耳朵。

右邊的那位嗅了一下空氣並激動地顫抖著。「父親?」

在安戈斯的淚水滴落他的皮膚之處,蒸汽溫和地嘶響著。他露出了笑容。

「魯米。賈米拉。我回來了。」


瓦絲卡

過了這麼久沒有穿越黑暗虛空,這感覺變得有點陌生。她在時空渡橋關閉的同時穿過黑暗虛空,而就跟她離開依夏蘭時一樣迅速,她已站在她位於拉尼卡的房間裡。

它聞起來像家的味道。瓦絲卡對自己極為滿意。

她立刻走向她最喜愛的椅子,然後拿起她離開時正在閱讀的那本歷史書。有一封新信被塞在裡面。

只有四個字,「冥想時空」,以熟悉、優雅的筆跡呈現。

瓦絲卡咧嘴一笑。她愉快地脫下她的夾克並開始換下她那沾滿汗漬的衣服(畢竟,不趕時間)。她拿起她的書並走向書架以將它歸位。當她把書放回書架上的時候,她的視線飄到了一個她已有一段時間沒注意到的書名上。她凝視著這本書,把它拿下來然後心不在焉地將它放在椅子旁的桌上。

當然,這得等到她與那條龍會面之後。

準備好出發,她穿過空氣中的一道黑色裂隙前往了冥想時空。

尼可波拉斯正在等著她。

她抵達了現已更加熟悉的水域,被一個魔法牢籠圍繞著。瓦絲卡完美地施放她首次造訪時使用的解鎖咒語,接著牢籠便消失了。

她注視著巨龍,而他也回看著。

「我已完成你交辦的事,」瓦絲卡說。「你自己看看吧。」

他看了。

尼可波拉斯檢視了她心靈的每一個角落,而且她能夠感覺到這份詳細的審查。他窺視她在依夏蘭記憶的每個角落並在一眨眼間將它們全部重新播放一遍。瓦絲卡因這份感覺而畏縮了一下。這就像是在用力刷乾淨她的內臟。

她在內部看著他檢視她的整個心靈,宛如一張壁畫。瓦絲卡不介意。她為自己成就之事感到十分自豪。

她記得自己孤身一人冒險闖向上游 . . .

英勇地潛入流經黃金城的河流中 . . .

看著一個史芬斯大鬧歐拉茲卡 . . .

以及站在永生聖陽上將前述的史芬斯-還有其他數十個敵人-化為黃金。

瓦絲卡對於這些事的記憶就跟白晝一樣清晰,並且欣然地公開她的心靈讓尼可波拉斯檢視。

然後,突然間,這股感覺消失了。巨龍離開了她的心靈,而在他離開的同時,她看見他竟是如此明顯地滿意她的任務成果。

尼可波拉斯確實洋溢著喜悅的笑容

他愉快地捲起爪子。

幹得好,瓦絲卡,」他說。「妳將會因妳的忠誠而得到獎賞。

瓦絲卡鞠躬行禮,她的心靈再次全然屬於她自己,並感覺到她口袋裡有某種東西顯化的重量。

一份禮物,忠誠的僕人。妳已贏得一個由妳一手規劃的王國。

「謝謝你的信任。」

我才要謝謝妳。我非常樂意於未來再次與妳合作。

「你知道如何聯繫我,」瓦絲卡帶著專業的笑容說道。

尼可波拉斯揮手示意他們的會面已結束,接著瓦絲卡便離開了。

這場會面只花了幾分鐘。瓦絲卡回到她位於拉尼卡的公寓並感到 . . .困惑。

波拉斯已心滿意足,但她卻發現自己竟認為他漏掉了某個重要的東西 . . .或者她才是漏掉了那個東西的人?她感到不安,但她卻想不起任何可能被漏掉的東西 . . .或是原因。

瓦絲卡驅散這份感覺。巨龍已得到他想要的,而她也如願以償!她把手伸進口袋裡拉出了一小片紙條。

「他孤身一人被囚禁於此,」上面寫著飄逸的華麗字跡,跟尼可波拉斯稍早時的訊息相同。「恭喜妳,瓦絲卡公會長。」底下列出的地點正位於城裡一個人煙稀少的角落。一個適合以邪惡的方法來處理污穢之物的完美地點。

瓦絲卡微笑著漫步走向她的水槽。今晚終究會變得很有趣,而且瓦絲卡認為自己應該在離開前回復到最佳的狀態。她可以等幾個小時後再進行她的任務。

她用一條毛巾清理她的臉,把茶壺放在爐子上,打開她自書架上抽出的回憶錄,並思索著她在石化賈雷之前應該對他說的話。


傑斯

傑斯在永生聖陽消失的同時讓自己隱身,一邊看著瓦絲卡穿越時空離去。一連串熟悉的臉孔在永生聖陽消失的那一刻自天花板上墜下。完美地藏身,他看著他們發生口角並氣沖沖地離開。

馬科姆和布里奇還在上面的房間裡。傑斯探向馬科姆(當然是兩者中比較可靠的那位)並向他送出一道簡短的訊息。他感覺到馬科姆在他上方停了下來。

船長很安全,不過卻在遙遠的地方,傑斯在心裡想著,並仔細地選擇他的用字。我要離開一段時間,但我需要你告訴船員們你們對我來說有多重要。

你永遠都是我們的同船伙伴,傑斯,傑斯的心靈中傳來一道溫柔高亢的聲音。你曾經是一個優秀的海盜。

誰說我要金盆洗手了?傑斯笑著傳送意念。去大鬧一場吧,馬科姆。

你也是,傑斯。

傑斯關閉連結並感覺到馬科姆離去,他的心靈走得愈來愈遠。

他看著俄佐密室裡的其他人一個個離去,然後再度讓自己現身。

傑斯知道自己需要前往多明納里亞,但卻遲疑了一下。

依夏蘭傍晚的空氣正在飄入這座聖所。夜禽與恐龍的鳴叫聲則迴盪在夕陽下的蟲鳴聲中。

他的心靈浮現了咖啡與書的約定。一想到這就使他的內心如風中落葉般地旋轉著。他想起了他的船長那自信的聲音以及堅定的自愛,無論她與生俱來何種駭人的天賦(終於,有人理解那份重擔的感受了)。她會為了她的族群而不擇手段,並且犧牲了她自己的一部分以確保拉尼卡的存活。

她真是不同凡響。

而且她認為他也是。

傑斯對自己笑了一下並環顧這座聖所。它是個美麗的房間,儘管天花板上開了一個大洞。依夏蘭是一個奇特、荒謬,並且美妙的地方。傑斯希望能在某一天和瓦絲卡一同重返。見見好戰者號的船員。為了好玩再進行幾場掠奪。但那有得等了;他不想跟俄佐一樣。

傑斯低頭看著自己。

晒黑的皮膚是真的。那些刮痕,結出新繭的雙手,那些肌肉(是肌肉啊!)都屬於他。他這輩子頭一回為他的身體感到驕傲。現在開始他一定不能鬆懈。基定可以幫上忙-這一年來他一直試著強迫傑斯接受一項健身計畫。

一個念頭中止了傑斯的內在躁動。當我見到守護者的時候該說些什麼?

傑斯開始驚慌。他們有任何人認識瓦絲卡嗎?要是他們正在忙什麼的話呢?要是他們已前往其他某處而我卻找不到他們並告訴他們關於拉尼卡的事呢?要是他們已經回到依尼翠,或卡拉德許,或是贊迪卡了呢?要是他們正和烏金在一起呢?!我到底該跟烏金說什麼?!「嘿,所以關於你的朋友,你知道的,那個你已經一千年沒跟他講過話的朋友;他現在正在一座海島上,因為他很恐怖。還有,你試著利用我將波拉斯引誘至依夏蘭進行囚禁,不是嗎?是什麼在韃契阻止了你?難道你做的一切實際上都只是為了擊敗尼可波拉斯?如果真是如此,那麼我們將需要你挺身而出。」

傑斯感到難以置信地渺小。現在這些問題並沒有任何一個能夠幫助他。一直焦慮地搓手也無法保護他的家園。他選擇把問題放到一旁。拉尼卡優先。他現世十會盟,但他也不只是如此。傑斯上揚的嘴角露出半個笑容。我是想出一個計畫好讓一位海盜船長能夠阻撓一條龍的人。就是我。

此刻,俄佐的密室已變得陰暗。許多小光點在叢林上方舞蹈著,而林冠則沐浴在月光裡。

他不能再拖延了。

穿越時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它具有瑕疵,而且你通常只能夠前往你曾經去過的地方。旅行前往一個新的時空往往需要把注意力集中在一位熟識的鵬洛客身上才能達成。傑斯的第一個反應就是透過專注於莉蓮娜來聯繫他在多明納里亞的朋友們,但一想到她卻使他猶疑了。他現在對她的感覺已經不是愛慕。它感覺起來更令人作嘔。他們之間那種缺少活力、陳舊、焦慮的羈絆感覺起來更像是恐懼而非愛意。這整個關於她的念頭使他侷促不安,於是他便轉而專注在其他人身上。

基定那明亮、耀眼的美善宛如探照燈般地照亮了黑暗虛空,所以傑斯決定以它為目標。

傑斯感覺到他的實體開始閃爍消逝,接著他便向前踏入乙太之中,習慣著那些迎接他的聲音與光芒。

但某個東西不對勁。

基定於多明納里亞的位置正在移動-不只是一般行走或騎乘的速度,而是以他想不到任何理由的高速移動著。

他怎麼可能像那樣移動?!

當他意識到自己需要瞄準一個目標時,他的心跳開始加速。

傑斯調整他穿過乙太的路徑,使他的目的地鎖定在基定的位置上,一邊迅速地估算著他的旅行速度。他在兩側夾緊雙臂,並細微地移動他的路徑以配合他看似即將登上的某種怪東西的速度,一邊感覺著逐漸逼近的多明納里亞帷幕。

當然,他看不見他的目的地,不過他大致上知道他鎖定之物的大小與形狀。讓傑斯猶疑的是基定看似正以一種非常高的速度旅行著。他咒罵了一聲並再次調整了他的方向。他到底在搭乘什麼?

傑斯很清楚如果他無法正確地執行這個步驟,那麼他不是穿越時空撞上一個堅硬的物體,就是出現在這個物體前方並且正好被它撞上。

他那未專注於旅行與軌跡上的部分大腦發出一片無盡的咒罵聲。他隱約地注意到瓦絲卡將會因他如此擴增的字彙而感到驕傲。

透過乙太他能夠感應到基定,他的目標,並專心地減緩他的速度到剛好不會出現在堅硬物體中的程度。

傑斯強行穿出乙太並立刻就發現自己正貼在牆上。他緩緩地吐出一口氣,然後吸入了一座新時空的空氣。

他聽見的第一道聲音是木頭的嘎吱聲以及一種機器的紓緩嗡響聲。

他發現自己出現在某種稍微黏稠的東西裡,並抬頭張望附近有什麼人。

房間裡充滿了盯著他看的人。

傑斯倒抽了一口氣並尷尬地揮了揮手。

「大家好。嗨。抱歉。我真的沒想到會出現在那上面,」他大口喘氣。「需要為了你們的速度而調整我的軌跡。」傑斯使四肢脫離緊繃狀態並大笑著。「哇噢!我之前從未穿越時空來到一個正在移動的物體上-我們到底在搭乘什麼?要如何驅動它?我們的速度有多快?」他含糊地指向他周圍的結構,同時上氣不接下氣地吐出一堆問題。

他看著一張張臉孔卻毫無頭緒。他聽見快速踩踏著金屬的腳步聲並看見基定從鄰近的一扇門裡滑出來,睜大了眼睛並震驚地僵立原地。他激動得說不出話。這就是某個會因為看見他還活著而高興得熱淚盈眶的人。這就是朋友。

傑斯欣喜地咧嘴一笑。「基定!我沒死!」

他看見基定衝向前想擁抱他,但房間人群裡的其中一位卻突然攔住了他。她看似七十多歲。她身穿厚重的紅色長袍,而她那銀色的頭髮則綁成一條鬆散又稍微捲曲的辮子垂在一側。她上下打量著傑斯,一道疏遠、被逗樂的淺笑拉扯著她的嘴角。這個女人轉頭看著基定並揚起了一邊的眉毛。

「這個書呆子是誰?」


阿帕澤笑著看著他杯子裡面的巧克力從一邊傾曳到另一邊。在他的大篷車下,蜥腳類恐龍笨重的腳步讓杯中的液體幾乎從一邊溢出,其表面在杯緣邊晃動,而後在下一步邁出時流曳擺回到另一邊。恐龍的腳步聲擊打著緩慢而穩定的節拍,與阿帕澤三世的心跳共鳴著。

有一部份的他好奇著川流使們是否會想要先拿下歐拉茲卡,但同時也牢牢記著他們是如何的優柔寡斷。這再容易不過了。

在前往歐拉茲卡的旅途中,皇帝的高臺緊緊地繫在烈陽帝國最堅韌的碩偉龍身上,阿帕澤非常地享受這一切。身為皇族,他向來沒有什麼理由能夠離開皇宮。皇家的遊行高臺由於廢棄不用已然蒙塵。華特莉-和她所一起帶回的恐龍之回歸-給了他所需的一切理由來下令將高臺打掃乾淨,並且為他的旅行做好萬全準備。

儘管華特莉堅持要簽訂和平協議,但阿帕澤深知哪些東西是屬於他的。他立刻派出一支由最強大的騎兵組成的部隊來清理城市,而現在他正要以烈陽帝國之名擁有它。

這項任務完成的十分順利。整座城市空蕩蕩地。川流使甚至沒有試著抵抗。

在他前方樹木的頂端,他可以看見歐拉茲卡的金色尖塔。它們像針一般的穿破天際並且在午後的陽光之中如同珠寶一般地閃爍。阿帕澤讚嘆著眼前的美景,並好奇著未來的詩人會如何去描述此情此景。皇帝並不擅長華麗的詞藻。他此刻只為了能夠完成他母親的未竟之業而心滿意足。

現在歐拉茲卡從他的兩旁開始現身。從他們進入城市之後,樹木被無數的黃金柱所取代。建築物高高的聳立於天際,高到讓阿帕澤驚嘆他的祖先們究竟是怎樣建造出來的。連阿帕澤的碩偉龍都能夠輕易地從主拱門下穿過。

在少許輔助下阿帕澤從高臺下降到地面。遊行的隊伍停在中央寺廟的底層,數百名的騎兵列隊等待著他的到來。一位牧師為他在肩膀披上了羽飾斗篷並且將一支琥珀權杖放在他手上。

阿帕澤感受到了祖先們在斗篷中的重量。他感受到了之前的歷任皇帝們排成一列,並且對於能夠重新取回失落之物無比驕傲。他轉向他的人民並微笑著。

「我們拿回了歐拉茲卡,」他說。「烈陽三相閃耀著,而這將開啟烈陽帝國嶄新的征服世代。依夏蘭是屬於我們的 . . 。而下一個就是圖瑞琮。」


決勝依夏蘭故事檔案庫
鵬洛客檔案:華特莉
鵬洛客檔案:莎希莉
鵬洛客檔案:安戈斯
鵬洛客檔案:瓦絲卡
鵬洛客檔案:尼可波拉斯
鵬洛客檔案:傑斯貝連
時空檔案:依夏蘭


魔法風雲會故事將在多明納里亞復歸。

魔法風雲會敘事團隊

作者-Alison Luhrs與Kelly Digges
編輯-Gregg Luben

依夏蘭故事開發

James Wyatt(首席創意)
Chris L'etoile
Doug Beyer

特別感謝

Jenna Helland
Ken Troop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19年 6月 12日

火花之戰:拉尼卡—灰燼 by, Greg Weisman

想要更多魔法風雲會的故事嗎?登錄到Del Rey的郵寄清單,免費看 Django Wexler 所著 20 篇的前傳 (英文版) 前篇故事:絕望行動 如果你正在閱讀 Greg Weisman 所寫的火花之戰:拉尼卡且不想被劇透,這篇故事與小說的第 50 到 67 章節有所重疊。 父母們,請注意這篇故事可能含有不適合年輕讀者閱讀的內容。 一 大部分事情都進行得很順利...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19年 6月 5日

火花之戰:拉尼卡-絕望行動 by, Greg Weisman

前篇故事:火花之戰:拉尼卡-危急特務 此篇故事包含由Greg Weisman所著之火花之戰:拉尼卡小說的劇透。 父母們,請注意這篇故事可能含有不適合年輕讀者的內容。 一 泰佑、卡婭大人、查雷克大人、瓦絲卡女王和我盡可能地帶他們使用葛加理通道前進。但以前聯通葛加理與拉鐸司公會大廳的直達通道,自從賈雷,也就是葛加理前任公會長,在鋭茲瑪第被一位拉鐸司血祭司殺死之後就關閉...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

我們在本網站上使用 Cookies 來個性化頁面與廣告、提供社交媒體功能、以及分析網路流量。 按下「是」,代表您同意我們設置 Cookie。 (Learn more about cookies)

No, I want to find out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