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明納里亞的故事,第一部

Posted in Making Magic on 2018年 4月 16日

By Mark Rosewater

Working in R&D since '95, Mark became Magic head designer in '03. His hobbies: spending time with family, writing about Magic in all mediums, and creating short bios.

多明納里亞是一個多層的世界。有趣的是,多明納里亞也是一個充滿故事的世界,其中一部分我將會在接下來的三週裡告訴你們。所以坐穩了,我要開始講述多明納里亞的卡牌設計故事了。

燼火之風艾德莉茲

Adeliz, the Cinder Wind

在2000年的時候,Bill Rose指派我架設一個魔法風雲會的網站。我試著依照那些在傳播學院中所學會的東西進行,並想確保每天每週每月都會有內容更新。每天都有內容的訣竅在於找到一些不需要太多氣力去維護的東西。除此之外,我也真的很想盡可能找到更多互動的內容。

其中有個想法是做一個(二的次方個選項的)樹狀圖,在裡面放進所有同屬某個魔法風雲會相關類別下的東西,然後舉辦每日投票讓觀眾選擇該類別內他們最喜歡的兩個選項。我們確實在勝利者出來前每天都舉辦了投票。這個想法被我稱為單挑,並希望可以寫一個程式來自動完成它,這樣就不再需要維持。雖然我成功在網站上進行了幾次樹狀圖的投票(最知名的一個是從64個選擇中選出最棒的傳奇生物,而愛若瑪獲得了勝利),單挑卻一直做不起來。

快轉到多年之後。有一天,我得知推特剛推出可以讓人們進行最多四個選項投票的功能。從隔週開始,我開始在推特上舉辦單挑(如果你想參加,那一直到現在仍然在@maro254進行中)。第一次選的是生物類別,我想龍贏了那一次的投票,不過這並不是故事的重點。

為了提供R&D一些樂趣,我提前印了樹狀圖讓所有人填寫,就像三月狂熱那樣,然後贏家可以保有獎盃直到下一個人獲勝為止。單挑有趣的地方在於我可以知道每個東西的表現,並拿結果跟R&D認為他們會做的事情相比。整體來說,R&D表現的很好,有些人甚至十五個投票都選對了。然而第一次投票裡,有一個結果是大多數R&D成員並未預期的-那就是魔法師表現的非常好。多明納里亞的洞察設計在那之後不久就開始,在我們討論哪些是系列可以加進去的東西時,我說「魔法師部族怎麼樣?」

我們曾在奧德賽環境裡做過魔法師部族,但由於一些比賽的問題,我們最後降低了他們的強度。晨光也做了一些魔法師部族,但在洛溫的部族種族跟晨光的部族類別之間它有些被忽略了。通常在做部族主題時,我喜歡有至少兩個顏色。藍色顯然是最佳的選擇。而在稍作討論過後,很清楚地紅色是第二佳的顏色。

艾德莉茲被設計為可以在輪抽中作為構築主題的非普通多色牌。我們選擇了「在意巫術和瞬間」的主題(通常會在紅藍中看到是魔法師特定的主題)並與灌大魔法師連結。這最後成了一個非常有趣的輪抽主題。


古文明之戰

The Antiquities War

這個傳紀代表了在古文明之戰 裡第一次出現的克撒與米斯拉之間的戰爭。在那場戰役裡,兩個兄弟使用從過去文明(稱為索藍,所以是「古文明」)挖掘出來並修復的神器生物大軍戰鬥。這個傳紀試圖透過讓你用神器大軍攻擊對手來捕捉這點。如同許多傳紀一般,這個設計的前兩章讓你為戲劇化最終章的第三回合安排好一切。

大多數玩家對這張牌的問題在於,為什麼這場戰爭被稱為古文明之戰而非兄弟之戰-這個大多數玩家都知道的名字?有幾個原因。首先,在這個世界中,大部分多明納里亞的居民稱其為古文明之戰。其二,我們試著用名字來幫助對過去沒那麼熟悉的玩家了解這個故事是從哪來的。使用實際的系列名稱是最容易能讓玩家判定東西的方式。其三,古文明之戰的字樣幫助傳達了牌張上的神器風味。

另一件有趣的事是我們讓Mark Tedin畫了這張牌。Mark的作品要追溯到限量版(第一版),而他實際上更畫了一張古文明之戰裡的牌(Priest of Yawgmoth)。


重鑄烏鋒

Blackblade Reforged

在最初多明納里亞洞察設計的會議中,我問了這個問題「玩家會期待在這個系列中看到什麼?」我們都知道它將有懷舊的元素在,所以我想把所有要處理的期待寫在白板上。在有超過30個系列可以使用(包括跟多明納里亞有所重疊的瑞斯系列)的情況下,不可避免地我們可以放進系列的東西將會比實際出現在系列裡的東西要多上很多。第一個被點名的就是烏鋒。

如果你對烏鋒不熟悉,它的起源要追溯到1994年的傳承系列。在那裡,我們認識了一個叫Dakkon Blackblade的男人。

Dakkon鑄造了一把強力的劍,能吸取所有它殺掉生物的生命菁華。這把劍的強度反映在了Dakkon的數值(攻擊力和防禦力)上—等同於你所操控地牌的數量。烏鋒在多年後的預知將來系列作為參考出現了一張稱為Korlash, Heir to Blackblade的未來轉移牌。Korlash的攻擊力和防禦力同樣與操控者所擁有的地牌連結,雖然他在意的只有沼澤。

我們很興奮展示這把劍而非另一個持有它的人的原因有兩面:其一,現在有了武具這個副類別,所以我們得以讓你的生物配帶烏鋒。其二,就算我們還沒著手歷史的主題,也知道我們想要多明納里亞是一個有很多東西可以憶起過去的世界。除此之外,另一個考量是確保不知道歷史的新玩家可以喜歡這些東西。就算你不知道它的歷史,一把強力的劍也是很酷的。

這個設計很直觀。它讓佩帶的生物有著和Dakkon過去擁有同樣的加成-就是依照你所操控的地牌來提升它的數值。並且加入了一個新元素,那就是這把劍希望被特殊的人所持有,所以我們讓傳奇生物佩帶它更加容易。我們試了各種不同的方式,但最後決定了一個新的樣板「佩帶_____。」我很興奮未來能透過這個樣版所帶來風味上的東西。我們曾討論過讓它只能佩帶在傳奇生物上,但最後決定不要,因為如果你還沒抽到你的傳奇生物,抽到這張牌將會很無趣且完全無法使用。

同時,我建議你閱讀多明納里亞的故事,因為烏鋒在這當中扮演了一個角色(背景敘述文字可能已經暗示你了)。


貝贊洛祝福

Blessing of Belzenlok

這張牌是一個幫助我們釐清何時要提及傳奇及何時該提及史跡的設計。我相信最早的版本是傳奇,但後來被改成史跡-因為傳奇只是史跡的其中一個子集。這個系列有一些神器生物,所以改成史跡能讓我們有更多的目標。

但在遊戲測試時,我們發現引用史跡生物會造成困擾,因為這只影響了史跡的一個子集(神器生物跟傳奇生物-好吧還有變成生物的傳紀,但這並不是能在多明納里亞裡完成的東西)。要了解該算入哪些子集要比想像的來得費力,所以我們把它改回了影響傳奇生物。接著我們制定了一條規則-如果只想某個東西影響生物,我們會用傳奇生物而非史跡。


緣盡而去

Broken Bond

守護者被尼可波拉斯擊敗所衍生的一個後果,就是妮莎決定要退出守護者。一旦這被決定要是故事的內容,我們就想找到一張牌來展示誓約的破裂。那得是一張綠色的牌,因為是妮莎;我們也想找到機制上的方式來導向誓約已經破裂。在了解到所有的誓約都是結界時我們想到了解決的方法:如果讓這張牌能消滅結界呢?確實,這在字面上可以破壞誓約。且由於這張牌是綠色,我們把效應做成了像回歸自然(消滅神器或結界),並為了多一點妮莎的感覺而加了一條讓你能獲得一塊地的文字-因為妮莎跟地牌有強大的連結。這是我們用來闡述妮莎離開守護者這令人難過故事的方式。


崔納的絕境

Chainer's Torment

這個傳紀的名稱來自兩個不同的地方。首先,它提到了崔納,一個奧德賽環境故事裡的角色。崔納是柯幫的成員並與奧德賽的主角卡馬爾成為了朋友。這個名稱同樣來自於崔納的絕境-那個崔納是主角的延伸系列絕境的小說

Chainer's Torment

在洞察設計裡,我們做了一些傳紀來展示希望它們運作的方式。接著,在系列設計中,故事聯絡人的Kelly Digges找到了他們希望傳紀所代表的故事。十四個傳紀分別述說了一個多明納里亞過去曾在其他地方被提及的故事,讓每個都成為了一個讓玩家對過去故事更加熟悉的彩蛋。

我相信這個設計是其中一個我們在知道故事前就完成的設計。背後的概念是你用了前兩章來建構一個資源(你的生命值),然後在最終章使用它。Kelly想要引用奧德賽的故事線,而這張牌看來十分適合。名字有趣地引用了書名。


典範達妮莎卡帕軒

達妮莎 Capashen, Paragon

當第一次洞察設計會議裡在白板上列下清單時,我們不止包括了那些想要直接提及,還有想要以更間接的方式碰觸的東西。其中一個就是多明納里亞的過去中那些知名角色的後人。是的,泰菲力、卡恩、雅亞和尤依菈這些角色依然存在,但很多知名角色已歸西。在預知將來裡,我們試著找到方法製作在過去曾提示過有未來潛力的未來移轉牌,在這時出現了製作後人的想法。這表現得很好,所以我們知道可以在多明納里亞裡再做一次。

所以我們做了一個提及會很有趣不同角色的清單。其中一個是傑拉爾德.卡帕軒,晴空號傳說-一個橫跨四年系列故事裡的主人翁。問題是,傑拉爾德已逝去且沒有任何後代。這時我們想到了卡帕軒後人的想法,即便它並非是傑拉爾德的直系。卡帕軒這個名字依然能喚起鄉愁。卡帕軒已經跟賓納里亞有所連結,但我們更在世界構築裡把他們綁在一起。

達妮莎背後的目標在於做出你會想要結附結界或佩帶武具的生物。為了這個目標,我們先給了她一系列能跟灌大攻擊力配合的異能,接著給了她一個可以更容易被結附或佩帶武具的能力。這張牌被做成非普通牌是因為我們認為她在輪抽中是一張繞著構築會很有趣的牌。

她是傳奇和非普通牌的原因是史跡(神器、傳奇的東西和傳紀)是一個主要的主題,所以我們想確保出現率(當你打開一包補充包時,特定類別牌平均會出現的張數)夠高來讓它是回事。


大膽的考古學家

Daring Archeologist

當我被指派設計一些會引起共鳴的史跡牌時,這是設計裡的第一張。我記得它在對局測試中的名字是古墓中的奇兵。接著我們討論了一個只會影響神器的異能跟另一個會影響史跡的異能放在同一張牌上是否合適。是否該被整合成一個?我認為不是,因為風味在兩者有所不同時會比較好。考古學家發現特定的神器,但他依然是更廣大歷史的研究者。這張牌最後的樣子與我一開始的設計十分接近。


惡魔領主貝贊洛

Demonlord Belzenlok

為了延後死亡及獲得永生,莉蓮娜與四個惡魔簽訂了契約(柯索非棘澤邊拉札柯和貝贊洛)。我們在艾維欣重臨見到了第二個惡魔(依照她殺掉他們的順序)棘澤邊,她把他從獄窖裡解放出來以便殺掉他;接著在魔法風雲會:起源裡見到第一個惡魔柯索非同樣喪命於她手,然後我們在阿芒凱見到了第三個惡魔拉札柯,莉蓮娜透過守護者的幫助除掉了他。多明納里亞裡有第四個也是最後一個惡魔貝贊洛。然而他並非只是一個角色-他是多明納里亞裡一個重要的反派。這代表我們得以幫他做一張牌。

雖然在這之前,有件事是我要先提的。通常在魔法風雲會裡,我們會在未意識到的情況下做出一些規律。莉蓮娜的四個惡魔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莉蓮娜第一個殺掉的柯索非是6/6,第二個死於她手的棘澤邊是7/7,第三個拉札柯是8/8,我想你已經知道接下來要發生的事了。如果按照這個規律走下去,貝贊洛將會是9/9。我要強調我們從未刻意要做出規律,甚至沒有把他們的死亡照著年代順序設計。我們談論過繼續這個規律,但其中一個目標是把貝贊洛做成一張強牌,而不只做成9/9的費用很難定奪,還要讓他能在比賽中出場更是困難。在經過討論之後,我們決定放棄把它做成9/9。

貝贊洛是一個熱衷於知識的角色,所以我們想要讓他與抽牌互動。然他還是一個惡魔,所以也知道要讓他有一些通常對你有利但可能會走偏的異能。最後我們做了會對你造成傷害的抽牌機制。很酷的是你可以用能降低風險到你想要程度的方式來構築你的套牌。我們接著把它做成6/6並給了他飛行和踐踏的異能來滿足惡魔的風味。


冊封

Dub

多明納里亞的代碼是濃湯(Soup)。在我們設計它時,一開始沙拉會接在它後面-一個同樣在多明納里亞上的小延伸系列。所以在洞察設計時,我們不只要著手多明納里亞的工作;也同樣設定想要沙拉成為的樣子。我將不會詳細介紹濃湯原本要做的事,因為我有信心我們會在未來的系列中找到很多元素可以安插的地方,但有一個主題影響了多明納里亞的設計,所以我要在這裡跟大家聊聊。

其中一個原本打算在沙拉中著重的元素,是好勢力(守護者及他的伙伴們)和壞勢力(貝贊洛和他的僕役)間的戰爭。我們了解到這反映了時代,而因為多明納里亞裡的奇幻風味,代表雙方都會有騎士。為了這個目標,沙拉有一個騎士部族的主題。

在沙拉變成核心系列2019之後,我們最後把一點點騎士主題(我相信這個系列裡有兩張在意你有騎士的牌)移到了多明納里亞。冊封技術上來說並不是騎士部族,因為它只是把某個東西變成騎士(它並不在意你是否有其他騎士),但它是為了一個本來更在意騎士的系列所創造出來的。我們談論了是否把最後那段文字拿掉,因為騎士部族已經不在是一個重要的主題,但因為風味實在太棒了(如同它的名字)所以我們決定把他留下。


惡源重生

The Eldest Reborn

我們想要用傳紀來述說多明納里亞的故事,而最後其中一些成為了魔法風雲會更大的故事。惡源重生述說了尼可波拉斯的死亡和復活。通常當我說到這裡時,一般的反應是「尼可波拉斯死了?」是的(好吧,算是。這有點複雜)。這個傳紀講述了波拉斯復歸的故事。

這個設計從第三章開始。它把一個鵬洛客從墳墓場放進戰場。感覺有些狹窄,所以後來被改為帶回一個鵬洛客或一個生物。這讓我們得以把第一章做成一個強迫所有對手犧牲一個生物或鵬洛客的效應來反映第三步的動作。第一章,波拉斯死去;最後一章,他復歸。第二章需要一個跟其他兩章之一有所連結的黑色效應。棄牌的表現不錯,因為如果你的對手棄掉了一個生物或鵬洛客,你就可以把它在你的下個回合移回戰場。

完成了一個,還有兩個!

這是我今天所有的內容。一如往常,我很想知道你們對今天文章或多明納里亞系列整體的想法。你可以寫email或透過任何我的社群媒體帳號(推特TumblrGoogle+Instagram)與我聯繫。

下週我們再來一起看第二部。

在那之前,希望多明納里亞提供你許多屬於你自己的故事。


Latest Making Magic Articles

MAKING MAGIC

2022年 5月 9日

魔法五四三:新卡佩納:喧囂黑街 by, Mark Rosewater

每個系列時,我都會有一個郵箱專欄來回答所有人關於最新系列的問題。今天輪到的是新卡佩納:喧囂黑街。 這是我的推特: It’s time for me to write a mailbag column about #MTGSNC. Please keep your questions about Streets of New Capenna to a single t...

Learn More

MAKING MAGIC

2022年 5月 3日

關於新卡佩納:喧囂黑街,第三部 by, Mark Rosewater

前兩週(第一部和第二部)我們聊了一些新卡佩納:喧囂黑街裡個別牌張的設計故事,今天將是這個系列的第三部也是最後一部。 勒頸 在前幾篇個別牌張的設計故事裡,我把比較多的重點放在了較高稀有度的牌、鵬洛客及傳奇生物上。然而,有些人留言說希望聽到更多低稀有度牌的故事,所以我決定來講講勒頸,一張很酷的紅色小普通牌。然我沒預期到的是在開始深入它的過去後,才發現它的過程不只長還曲...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king Magic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