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五四三:2019核心系列

Posted in Making Magic on 2018年 7月 30日

By Mark Rosewater

Working in R&D since '95, Mark became Magic head designer in '03. His hobbies: spending time with family, writing about Magic in all mediums, and creating short bios.

我每個系列都會寫幾篇回答讀者關於新系列問題的郵袋專欄。我會在今天和下週回答你們關於2019核心系列的問題。

這是我的推特貼文:

如同以往,我會盡量回答問題,但是我可能會因為以下原因無法回答你們的問題:

  • 我有字數限制,所以也只能回答那麼多的問題。不過,我在部落格上面的答案會比較短,而這篇專欄的答案會比較長比較詳細。
  • 有人會問到重複的問題,通常我只會回答第一個問這個問題的人。
  • 有些問題我要嘛就是不知道答案,要嘛就是不認為有資格來適當地回答它們。
  • 有些主題我因為很多原因而無法回答,也包括可能會透露之後系列的牌等等。

說了這麼多,讓我開始回答吧。我剛好知道要從哪個問題開始。

Q:我知道這問題很多人問,所以如果很煩的話很抱歉,但…為何要讓烏金在沒有牌的情況下讓他成為核心19故事的主角呢?

Q:為什麼沒有新的烏金牌?

Q:為什麼沒烏金

Q:為何沒烏金

Q:為什麼沒有烏金牌?

Q:為什麼沒有烏金翻面牌?

Q:從M19的故事角度來看,為何沒有烏金和尼可搭配?

Q:你們將烏金改為尼可的雙子兄弟,但是我們卻沒有得到任何形式的新烏金牌,甚至連成為鵬洛客之前的龍長老都沒有。為什麼呢?

Q:為何沒有烏金?

Q:為什麼沒有烏金牌,不管是雙面還是其他呢?其他所有的龍長老都有牌。

簡短的答案是當我們在製作系列時,烏金並不在故事裡。

較長的答案則是當我們在製作系列時,我們並不確定是否會有個故事,至少表面上沒有。當我們開始考慮帶回核心系列時,其中一個問題就是「它會是進行中故事的一部分嗎?」我們回顧了上個企圖連結故事的核心系列,魔法風雲會:起源,並決定使用它做為模版。2019核心系列不是個目前故事的連續,但我們還是可以利用它來填補過去的一些空缺以做為故事的補助。一旦我們得到了這個結論之後,我們的焦點就明確了。理解誰的過去對於現在的故事最有幫助呢?答案很明顯-尼可波拉斯。

當Ethan Fleischer和他的團隊在設計2019核心系列時,他們的目標是要盡可能地鋪陳尼可波拉斯的背景故事。他們確保每個包含在內的鵬洛客都和波拉斯有過互動。他們確保要設計牌來展現波拉斯生命中的關鍵時刻。他們製作了其餘的龍長老,因為他們在波拉斯的過去扮演很重要的角色。我們的想法是,他們可以盡量使用波拉斯過去的各種部份,然後如果有人寫出故事的話,那他們就可以使用這些部份做為故事的元件。

問題從牌的面向來看就是,它是在系列設計的後期發生的。(這個為2019核心系列撰寫故事的點子非常晚期才出現,因為這個轉換為核心系列發生的太突然了,而且也不是我們傳統上會做的事情。)鵬洛客們已經選好並完成微調,而如果在後期還要再加入一個鵬洛客(尤其是無色的)更會為我們帶來各式各樣的麻煩-更不用說烏金身為波拉斯的雙子兄弟也會讓玩家認為他也是張雙面牌。系列設計談論他們要如何處理這件事,但卻發現已經太晚了,導致他們無法正確地去完成它。他們決定,與其硬塞一個故意設計很弱的烏金,他們寧願不放烏金進去。

而這也是為何看起來這麼適合這系列的烏金沒有牌的原因。


Q:你們是什麼時候決定要將尼可波拉斯做為中心主題的?中心到要將一整張印刷版面奉獻給他的雙面牌?

計畫將系列以尼可波拉斯做為中心發生地非常早,大概是我們討論要帶回核心系列的幾週後那麼早。至於波拉斯的雙面牌,我記得Ethan在發現自己要帶領系列,然後這系列又是關於尼可波拉斯時他就想要把它加進去了。他可能花了一兩週才得到所有人的認同,但是波拉斯的雙面牌基本上整個過程都好好地留在系列中。


Q:內部是否有擔憂系列只有一張雙面牌?

我們的確有討論這件事,但是我印象中我們從來沒有超過一張雙面牌以上的計畫。這是尼可波拉斯的系列,而用一張牌來體現他火花的點燃感覺上就很完美。只有一張雙面牌的問題基本上是個財務問題。通常如果我們要使用雙面牌張的話,我們就會用各種牌填滿印刷版面,但是魔法風雲會:起源告訴了我們有時候專注在主題上是比較好的。在關於波拉斯的系列中放進一張酷炫的波拉斯牌張在威世智是個說服人的好理由。


Q:波拉斯的轉化條件為何這麼簡單呢?是因為核心系列的複雜度不能太高嗎?

系列設計嘗試了各種方法,但有時候簡單的方法是最好的。波拉斯工於心計,所以讓他能操控自己的火花感覺就是對的。另外,這系列畢竟是核心系列,所以我們要這系列的代表牌張越直接越好,同時盡可能給它最多的風味。


Q:帶回單個舊有機制是之前核心系列最受人喜愛的面向之一。M19為什麼沒有這麼做呢?

我之前在談論核心系列回歸時,我解釋說當初學者的需求和老玩家的需求起衝突時,我們大多數時候都會站在初學者的需求那邊。(在其他的所有系列中則相反。)帶回舊機制會讓老玩家開心,因為這麼做會帶來更多深度以及一點懷舊之情,但是這對不熟悉遊戲運作的初學者來說卻是個很大的缺點。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選擇不這麼做的原因。


Q:為什麼是莉蓮娜而不是另一個像是歐尼希茲的黑色鵬洛客呢?我們去年好像有不少新的莉莉了?

2019核心系列的鵬洛客是因為他們都和尼可波拉斯有重要的互動而被選上的。在黑色的空缺,莉蓮娜是我們的不二人選,因為他們兩除了交織的過往之外也和現在的故事非常有關連。對於還沒閱讀多明納里亞故事(你們可以到這裡閱讀)的人,我不想透露任何劇情,但是尼可波拉斯和莉蓮娜的關係在故事中是非常重要的。


Q:我看到的一個合理批評是說,新玩家在開到那些稱為「近代賽答案」的牌張時都不會太開心。對於這點,你認為未來的核心系列要怎麼做才能改進這個體驗呢?

我們的目標是要讓每張稀有牌都成為某個人想要開到的牌張。並不是每張稀有牌都是設計給初學者的。沒錯,系列中的確是有許多張稀有牌是設計給初學者的,但我們同時也想要鼓勵老手遊玩這系列,而要這麼做的其中一種方法就是在更高的稀有度(這樣初學者就不會太常看到它們)中包含一些在各種舊賽制中有用的牌張。由於核心系列是標準的第八個系列同時也會在最短的時間內輪替,所以我們決定這裡是放一些較舊賽制可用牌張的最佳場所。


Q:第一個熊傳奇為何和熊沒有協力效應?

有一些原因。第一,大多數的傳奇生物都不會和它們本身的生物類別在部族上有協力效應。沒錯是有一些特例,但它們畢竟是特例。這是因為第一,傳奇對於非沃索斯、非指揮官玩家來說是個缺點,所以如果某張部族牌在張數越多越有價值時,我們就會避免將它做成傳奇。第二,如果某個部族生物不夠多構成指揮官套牌的話,我們也不會推出部族指揮官。舉例來說,生物類別為熊(這裡不算化形)的生物只有20張,而其中七張更是白板生物。再來,這張牌在風味上是故意想要捕捉一個比2/2要大、並且在故事上和其他熊沒有關聯的特定角色。

另一個問題就是我稱為梅爾對沃索斯對於傳奇生物的問題。梅爾想要這張牌在機制上越有關連越好。沃索斯呢,則是要這張牌在風味上越酷越好。他們想要血爪盡量血爪,而不是個「熊部族」。我們每次推出牌張時只能讓某些受眾開心,而這次則是選擇要讓沃索斯開心。


Q:超愛血爪。我們在未來是否可以看到利用熊這個身為2/2生物特質的熊傳奇呢?

在我們設計了一個非常沃索斯的傳奇熊之後,我們就有可能推出更梅爾的版本了。雖然許多玩家真的很愛黑山之威血爪,但我還是有聽到你們這些想要比較不同熊傳奇的聲音。我們要給它找個正確的地方,但如果有個適合和熊有關的機制的熊傳奇出場的機會,那我答應你們一定會做個讓你們喜愛的熊傳奇。


Q:M19在普通/非普通中完全沒有任何搜尋/洗牌效應。反而有許多「牌庫頂N張」的效應。為何有這個改變呢?

這是另一個系列傾向初學者的例子。我們在多年的專注測試中發現了一件事:大多數的初學者不會洗套牌。沒錯,你會在多年的練習之後熟練這個動作,但在你需要這個特定的技巧之前,它並不是個大多數人類熟悉的動作。因為如此,我們發現洗牌對新玩家來說是個較大的障礙。我本身就看過許多新玩家在專注測試中放棄,就因為我們一直要求他們洗牌。

因為這點,Ethan和他的設計團隊決定大量減少洗牌並將它徹底移出普通牌的範圍。目前我們只有在核心系列這麼做,並不是個全部魔法風雲會的改變,但我得說明我們會盡量減少洗牌,而你們也會看到更多的「衝動」(從牌庫頂特定數量中取得牌張,而不是搜尋整個牌庫)在普通的魔法風雲會中。我們還是會在必要時加入洗牌的。


Q:新莉蓮娜在只有三個普通殭屍的限制賽裡的期望是什麼呢?

並不是每個秘稀牌在設計時都會考量限制賽的。這張牌是為了想要構組休閒套牌的玩家所設計的。我們認為玩家在限制賽中使用莉蓮娜會成功嗎?現開的話,不會。輪抽的話,如果你早早開到然後拿一堆殭屍就有可能。這畢竟不是她的主要目的。


Q:感覺這系列的鵬洛客比起之前的那些還要狹隘(像是薩坎和莉蓮娜只能在特定的套牌中運作)。這只是單純的巧合還是鵬洛客設計的範例變動呢?

這是我們做出來的決定。將核心系列加回來會增加標準賽制的整體鵬洛客數量,所以為了平衡這點,我們將某些核心系列的鵬洛客設計的比一般的鵬洛客更狹隘。我們的想法是,他們還是能在比賽套牌中出現,只是要比較特定的套牌裡而已。

推特期望

我今天時間就這麼多了。由於我收到許多好問題,我會在下週帶更多答案回來。如同以往,如果你們有任何關於今天的文章、或是關於我的答案,甚至只是關於2019核心系列本身的意見,請寄電子郵件給我或是透過我的社交媒體帳號(推特TumblrGoogle+,和Instagram)來連絡我。

請在下週回來觀看第二部。

直到下次,希望你們可以遊玩更多的2019核心系列並且提出更多的問題。

Latest Making Magic Articles

MAKING MAGIC

2022年 5月 9日

魔法五四三:新卡佩納:喧囂黑街 by, Mark Rosewater

每個系列時,我都會有一個郵箱專欄來回答所有人關於最新系列的問題。今天輪到的是新卡佩納:喧囂黑街。 這是我的推特: It’s time for me to write a mailbag column about #MTGSNC. Please keep your questions about Streets of New Capenna to a single t...

Learn More

MAKING MAGIC

2022年 5月 3日

關於新卡佩納:喧囂黑街,第三部 by, Mark Rosewater

前兩週(第一部和第二部)我們聊了一些新卡佩納:喧囂黑街裡個別牌張的設計故事,今天將是這個系列的第三部也是最後一部。 勒頸 在前幾篇個別牌張的設計故事裡,我把比較多的重點放在了較高稀有度的牌、鵬洛客及傳奇生物上。然而,有些人留言說希望聽到更多低稀有度牌的故事,所以我決定來講講勒頸,一張很酷的紅色小普通牌。然我沒預期到的是在開始深入它的過去後,才發現它的過程不只長還曲...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king Magic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