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了嗎?機飛二版,第一部

Posted in Making Magic on 2017年 8月 14日

By Mark Rosewater

Working in R&D since '95, Mark became Magic head designer in '03. His hobbies: spending time with family, writing about Magic in all mediums, and creating short bios.

在2004的機飛版第二代發售之前,我寫了篇文章透露了我認為玩家可能沒看出來的100個機飛版的笑話。是這樣的,我塞了很多笑話進去,然後我這些年來發現雖然有些人可以看出所有的笑話,但大多數人都會遺漏一下。我曾經承諾在第三個機飛系列推出之前透露機飛版第二代裡許多比較難看出來的笑話。在Unstable即將推出的現在,我認為這是個適合寫下一篇「知道了嗎」文章的時候了。(我這次寫的有點早,因為今年剩下的時程蠻擠的,而我也想確保我有時間可以寫這篇。)另外,機飛版第二代已經十三歲了,所以如果你到現在還不知道這些笑話的話也實在不能怪我透露它們。

我決定更深入每個笑話,所以與其解釋100個笑話,我這次只會透露50個(不過我會將類似的東西聚在一起,這樣你們還是能發現100個以上的笑話),然後我會將它們拆為兩週來寫。

1. 「Ach! Hans, Run!」的由來

這張牌提到的是從冰雪時代來的Lhurgoyf上面的風味敘述:

"Ach! Hans, run! It's the lhurgoyf! —Saffi Eriksdotter, last words

Hans說過的話也在多年後的天羅城塞牌張Revenant(基本上就是個會飛的黑色Lhurgoyf)上被引用了:

"Not again!" —Hans

我們請Quinton Hoover畫這張牌,因為我們在機飛版裡也請他畫過一張類似概念的牌(Incoming!)。我們要他在這張牌上塞越多生物越好。Hans頭戴了個維京頭盔,因為他原本出現的系列冰雪時代裡有種北歐風。

2. 魔法風雲會裡最短和最長的名字

機飛版推出之前,牌張上名字最短的紀錄是三個字母(比如說濃霧Fog或是天網Web)。機飛版用Ow這張只有兩個字母的牌打破了該紀錄。我決心要在機飛版第二代再度打破該紀錄。我可以用只有一個字母的名字(附帶一提,Unstable裡的確有這樣的一張牌),但我決定一勞永逸贏得最短名字的比賽。_____是張完全沒有字母的魔法風雲會牌張。

對於最長的名字,機飛版裡面用具有55個字母的The Ultimate Nightmare of Wizards of the Coast® Customer Service牌張創下紀錄。我知道我們可以超越它,所以我想出牌名可以圍繞整個邊框的牌名的點子。然後我調整了名字讓它能完美地放在邊框裡面。我們最後使用了117個字母的Our Market Research Shows That Players Like Really Long Card Names So We Made This Card to Have the Absolute Longest Card Name Ever Elemental,比之前的紀錄還要多了一倍以上。將它設定為元素的理由是為了取笑我們會常常將不是物件的東西做為元素這一點。在這張插畫裡,這生物是由書本組成的。

要打破這些紀錄都不會太容易(更短的應該是完全不可能)。Unstable更是連試都沒試。

3. 盛裝打扮

我們想要在機飛版第二代裡做的一件事就是取笑現有的魔法風雲會角色,所以你們會在許多插畫中看到他們。在_____裡,我們想要展現一個打扮的跟其他魔法風雲會角色相同的角色來符合牌張的機制(即它可以變成任何牌張的名稱)。舉例來說,這些圖裡他會打扮成坦格爾斯、菲姬、傑拉爾德、卡馬爾、愛若瑪,和斯奎(坦格爾斯、傑拉爾德,和斯奎來自於晴空號傳說,而菲姬、卡馬爾,和愛若瑪則是來自於奧德賽 / 石破天驚的故事)。

4. 記得冰雪時代嗎?

在1995年的夏季,魔法風雲會經歷了一段稱為黑色夏季的時期,因為一張叫做Necropotence的牌徹底主宰了賽場。機飛版第二代 設計了兩張用來取笑黑色夏季的牌。Aesthetic Consultation在機制上和冰雪時代Demonic Consultation類似。唯一不同的是,與其說出牌張的名字,這裡你需要說出一個畫家的名字。Necro-Impotence則是Necropotence的滑稽模仿,讓你可以付½點,而不是1點生命,來抽一張牌。由於這會超級強力,所以我們加上了你必須要支付生命來重置東西的異能,這同時和名字也有相互呼應。

5. 畫家暱稱

由於這系列有個「在乎畫家」的主題,我們認為玩弄一下畫家的名字應該蠻有趣的。我們和每位畫家各要了一個可以放在姓名中間的暱稱。畫家們可以自由參與,不過許多畫家都加入了:

  • David "Help Me" Martin (在Aesthetic Consultation上,因為畫家快被插畫壓扁了)
  • Heather "Erica Gassalasca-Jape" Hudson (在Artful Looter上:Erica Gassalasca-Jape是Heather的筆名)
  • Ron "Don't You Dare Change Me" Spears (在Brushstroke Paintermage上,Ron是魔法風雲會原本的美術指導,這是在取笑你不應該更改他畫作牌張上的名字)
  • David "Beeblemania" Martin (在Bursting Beebles上,這是唯一不是Jeff Miracola畫的嗶寶精牌)
  • Jim "Stop the Da Vinci Beatdown" (在Circle of Protection: Art上,這裡攻擊中的畫作有一張是達文西畫的)
  • Pete "Fear Me" Venters (在Drawn Together上,這裡包含了Pete Venters所畫的所有牌張)
  • Pete "Yes the Urza's Legacy One" Venters (在Erase (Not the Urza's Legacy One)上,Pete並沒有畫遠古遺產Erase(這張是由Ron Spears畫的),但他在該擴充系列中還是有提供插畫)
  • Edward P. "Feed Me" Beard Jr. (在Fascist Art Director上,指出美術指導也是要吃飯的)
  • Alan "Don't Feel Like You Have to Pick Me" Pollack (在Framed!上,這張牌會要你選擇一個畫家)
  • Wayne "King of" England (在Graphic Violence上)
  • Greg "Six-Pack" Staples (在Greater Morphling上)
  • Paolo "That's Actually Me" Parente (在Mana Flair上,然後沒錯, Paolo將自己畫到插畫裡了)
  • Rebecca "Don't Mess with Me" Guay (在Persecute Artist上,這暱稱和這張牌本身就是個很大的玩笑。我會在下週更詳細解釋)
  • Lars Grant-"Wild Wild"-West (在Remodel上)
  • Matt "I'm Your Boy" Cavotta (在Zombie Fanboy上。這張牌是要致敬Matt最喜愛的魔法風雲會畫家Drew Tucker。牆上掛的都是Drew Tucker的魔法風雲會畫作:WarmthDecomposition,和Harmattan Efreet。我認為應該是Matt最愛的幾張。)

6. 牌中牌

另一個進行中的玩笑就是讓魔法風雲會的牌張(通常是機飛版第二代的牌)出現在機飛版第二代牌張的插畫上。名單如下:

7. 看你怎麼想

Ambiguity的敘述是設計來取笑「play(使用 / 施放)」和「counters(指示物 / 反擊)」這兩個在魔法風雲會中有一個以上意義的兩個字(我們後來帶回「cast施放」 來減輕這個問題。)這個大多數人遺漏的玩笑就是我們要求畫家Stephen Daniele給我們一張插畫,其中會喜歡某個東西一個樣子然後另一個東西則會上下顛倒。

8. 掠奪者到底是什麼?

魔法風雲會中,「掠奪」是抽一張然後棄一張這個動作的俗稱,所以「掠奪者」就是個會掠奪的生物。這俗稱是從暴風雨掠奪人魚而來,這也是第一個使用這個效應的生物。問題是這張牌被稱為掠奪人魚的原因是這生物會從其他被困在水裡的生物身上偷取東西。它真的是在「掠奪」。在這個名詞傳開之後,我們開始將它用在以魔法風雲會的感覺來說會掠奪的牌張上,但通常這些生物和這個字通常都沒什麼關係。Artful Looter取笑了 這一點,讓插畫中的生物—會掠奪的魔法師通常都是魔法師—實際真的在偷竊什麼東西。由於它是一張「在乎畫家」的牌,所以這個魔法師就是在偷取畫作。值得一提的是,該張畫作就是第七版掠奪人魚

9. 他跑去哪了?

這張牌讓你可以消滅一個你沒有參與的遊戲中裡的銀框永久物。為了捕捉這個效果,這插畫展現的是一個在戰場中的生物被不知從哪來的閃電消滅的樣子。每個人都在尋找這毀滅性的咒語是從哪來的。這驢子天使就是被咒語消滅的生物。風味敘述也在強調這個被消滅的銀框生物也是隻驢子。驢子是機飛版第二代中推出的全新生物類別。為何消滅驢子這麼重要呢?因為我們想要這個名字和系列中的「ass(驢子 / 屁股)」梗在這裡都是指驢子的意思。

10. 美妙的PG-13

由於機飛版第二代推出了驢子,所以我想確保它們也有一個領主。從機制上來說,我們將驢子和分數綁在一起(它們的攻或防都有分數),所以我很喜歡這個給予+1½/+1½加成的領主。我們喜歡Assquatch這個取自於Sasquatch—也就是大腳的另一個名字,所以這張插圖我們決定做張大腳的滑稽模仿照片。插畫家Jeremy Jarvis(這是他到威世智工作前的事)決定他想要讓Assquatch賞「攝影師」一個中指,因為這張圖有種狗仔隊照片的感覺。Jeremy確保我們知道Assquatch是對著攝影機比中指。品牌團隊原本想要砍了這張圖,直到某個人檢視了PG-13的定義(我們當時使用這個做為標準來定義魔法風雲會 系列的感覺)然後發現PG-13允許一根中指,所以他們決定保留它。有趣的是,有些玩家的確是發現了Assquatch正對著攝影機比中指。

11. 為何是豬穿著寬外袍?

Atinlay Igpay是張需要玩家使用Pig Latin(倒讀隱語,英文中將第一個子音移到字尾並加上ay的說法)來說話的牌張。這張牌全部都是用倒讀隱語寫的。所以翻譯過後這張牌的名稱是什麼呢?拉丁豬(Latin Pig)—即穿寬外袍的豬。

12. 於是他就不見了

這張牌的笑話是,原本該出現在這張牌上的生物不見了。(這張牌的機制真的會將生物移出遊戲。)很多玩家不知道這插畫到底想表達什麼。這生物將它自己從實體的牌張上撕下來了。你們可以看到他離開的撕印。你們看到的是透過牌張的背後(不過因為是看透牌張所以看到的是鏡像),因為我們將它排列讓它能跟牌背看齊。為了讓你們知道這生物看起來是什麼樣子,我們將它的照片放在下面的牛奶盒上面。這很重要,因為AWOL的怪物會在另外一張牌上出現:他是克薩的熱澡盆裡面的賓客之一。附帶一提,這裡的克薩只是一顆頭,因為在故事裡傑拉爾德在他們對決的時候將他的頭砍下來了。在銀框的世界裡,克薩以一顆頭的狀態活得好好的,所以別為他難過。Urza's Hot Tub顯示他過得還不錯。

13. 每隻狗的每天不見得都美好

這張牌有個實體的要素,就是你要將指示物放在格子裡並試圖獲得一條直的、橫的,或斜的直線,就和賓果這遊戲一樣。我們需要這在生物上所以決定使用獵犬這生物類別。這樣做的話我們就可以稱呼它為B-I-N-G-O,因為有首童謠就是關於一隻叫做賓果的狗,它的名字在歌曲中有被拼出來。風味敘述有提到這首歌的第一句,但稍做了點更改來取笑我們使用獵犬而不是狗這個生物類別是很笨的。

14. 老東西但是好東西

Mark Gottlieb為機飛版第二代設計了兩張牌,使用了一堆老機制並且將他們塞到兩張牌上:一張是咒語的機制(Blast from the Past)以及一張生物的機制(Old Fogey)。為了配合這些老機制,我們決定將這兩張牌,就只有這兩張牌,放到原本的牌框裡。Blast from the Past使用了於奧德賽環境中出現的墓碑符號來顯示這張牌在墳場是有作用的。Old Fogey使用的是「召喚恐龍」而不是「生物 – 恐龍」,因為那是我們早期魔法風雲會的生物模板。

15. 你們抓到了時間旅行者嗎?

由於Blast from the PastOld Fogey都是關於魔法風雲會的過去,所以我們讓這系列的另一張牌Time Machine出現在這兩張牌的背景裡。在Blast from the Past中,我們看到一個鬼怪開著它。這就是你使用增幅時獲得的鬼怪。然後在Old Fogey中我們就看到Time Machine已經墜毀了(鬼怪並不是很棒的駕駛員)。

16. 店裡有什麼

當你施放Booster Tutor時你在做什麼呢?根據插畫,你正透過魔法伸手到遊戲店內抓個補充包。這店裡有一堆當時正在販賣的補充包產品(秘羅地石破天驚,和核心系列,也就是第八版)。我們在背景裡可以看到一堆會在遊戲店裡出現的東西,像是龍與地下城書籍和幻想生物的填充娃娃。店裡的架子上還有一些魔法風雲會的東西,包括Sol GrailUrza's Bauble—而這兩張牌都是由Chris Rush,即Booster Tutor的插畫家,畫的。

17. 機飛版第二代第一鐵則

Bosom Buddy的插畫是鬥陣俱樂部裡一幕的滑稽模仿。要注意的是這根本就是柯幫鬥陣俱樂部,因為布蕾德和崔納都在場。風味敘述是匿名戒酒會的十二個步驟的滑稽模仿(我記得是第二個)。

18. 需要嗶寶精的人

嗶寶精第一次是出現在The Duelist #22(由Jeff Miracola作畫)的封面上,是專門騷擾斯奎的搗蛋鬼。Jeff然後開始將它們畫在他其它的畫作裡。在出瑞斯記中,它們出現在EquilibriumNausea上。在克薩傳中,它們則是出現在Wizard Mentor上。最後,在遠古遺產天命之戰中它們終於以生物類別嗶寶精(Bouncing BeeblesBubbling Beebles)的身份出現。我們後來決定(不是我決定的)嗶寶精在我們想要的魔法風雲會中太滑稽了點,所以它們就沒再出現在黑框的牌上了。身為嗶寶精的粉絲,我在機飛版第二代(以及Unstable裡的一張牌上)的三張牌上將它們帶回來。Bursting Beebles的風味敘述取笑的是,它們,和我們許多的玩家,都是在瑪凱迪亞出現的時候離開的。

19. 調適自己

我們現在來到機飛版第二代最容易被遺漏和最不明顯的笑話:Topsy Turvy。這張牌上下顛倒。我指的是如果你先從魔法風雲會的牌背開始看然後直接左右翻面,那Topsy Turvy就會上下顛倒。這也是為什麼插畫裡的東西看起來是飄在空中。事實上,這插畫上下顛倒,而裡面的東西如果你用正常方式拿它的話看起來就在往下掉。我這幾年來才發現很多人都沒發現這個笑話。

20. 機飛版之前有個循環

  • 74303
  • 74359
  • 74277
  • 74322
  • 74339

機飛版中,我設計了一個牌張的循環,除了有立即的效應之外也會在和同個對手的下一場遊戲的一開始發動。它被稱為雙重循環,因為所有的牌張裡都有雙重這個字眼。為了連結這些牌,我寫了首橫跨這五張牌的打油詩(打油詩是個第一二五句押韻,然後三四句押韻的五句詩)。對於機飛版第二代,我決定寫另一首打油詩。這首詩橫誇一整個循環都是以兩個字做名字的抓包牌,而你如果說出這兩個字之一的話就會被抓包(抓包是個讓你可以從墳場拿回牌張的機制,只要對手做出特定的動作時喊出「抓包!」即可)。打油詩是這樣的:

There once was a man named Quinn . . . (Creature Guy)
Who constantly managed to win. (Save Life)
Until he got singed . . . (Deal Damage)
Playing Unhinged, . . . (Spell Counter)
Getting "Gotcha'ed" again and again. (Kill Destroy)

很多玩家都沒看出來的一件事是Save Life上面的角色是誰。在晴空號傳說裡,傑拉爾德被迫回到晴空號來拯救被綁架的Captain Sisay。在Save Life上,西賽正在「拯救」泳池裡淹水的傑拉爾德。附帶一提,救生圈上面寫的是市立魔法力池。

21. 波利想要餅乾

在銀邊框的世界中,藍色是在機制上最常和口語要素互動的顏色(這傳統會延續到Unstable)。我們想要製作一個強迫你每個維持都得說什麼的生物,所以就將它放到藍色裡。我們將它設定為鸚鵡,因為它們常常會重複同一句話。我們將它定為肉食性來解釋它為何是2/2並且是值得害怕的。有些玩家沒注意到的是,這張牌要表達的東西比想像中還要多很多。這句話使用了我上面談到的抓包循環裡每張牌上的一個字。

Save a kill spell to deal with this guy(留張殺牌來對付這傢伙)。

22. 便宜喔

機飛版第二代最受歡迎的一張牌之一是Cheatyface。只要你沒被抓到,你就可以免費將它丟進場上。(附帶一提,對於那些在乎「正常」使用這張牌的人來說,這異能只有在你合法抽到手上時才能用。)由於我們想要鼓勵你們將他偷偷摸進戰場,所以我們將它的費用設定的高昂了一點。許多人都沒發現這點,因為Cheatyface實際上正在偷取其中一個魔法力符號。如果你想要正常從手上施放,那它的費用實際上是藍藍藍而不是藍藍。

23. 看到縫了

機飛版第二代的目標是要讓自己的幽默比機飛版更含糊一點(Unstable在幽默方面是往另一個方向),所以在系列中使用了很多「驢子 / 屁股」的笑話。City of AssCity of Brass的滑稽模仿。與其支付1點生命來獲得任意顏色的一點魔法力,它能產出任意顏色的1½點魔法力,這想法是你常常會受到½點的魔法力灼傷,讓它成為稍微好一點的City of Brass。現在魔法力灼傷已經不在了,所以City of Ass變得更強了。有些玩家沒看出來的笑話是關於插畫。City of Ass是驢子的家(你們可以看到一些驢子走進城市裡),但畫家John Avon揶揄了這名字,將一些圓頂畫成屁股的樣子。

24. 該死(的詛咒)!

這張牌讓很多玩家非常困惑。首先,火企鵝的詛咒是讓你變成一隻火企鵝。我們在插畫裡看到的是英勇的戰士看到自己慢慢變成火企鵝的反應。當你用這張牌結附在生物上時,你要將它倒過來並蓋住被結附生物的下半部,也就是牌張類別以下。只要被結附,那該生物現在就有新的生物類別、新的敘述、新的畫家、新的牌張收集號碼,以及新的攻防。這讓被結附的生物變成由Matt Thompson作畫、具有踐踏的6/5企鵝。當被結附的生物死去時,這詛咒會擴散到另一個生物上。

25. 壓扁了

Duh能消滅任何有提醒敘述的生物。插畫應該顯示的是一個生物被括號壓扁。每當我們將插畫秀給其他人看的時候,都沒有人看得出來那個是括號。所以我們將插畫塞到牌匡裡讓他們看整張牌,但是他們還是看不出來。所以我們在牌上放了一張巨大的黃色便利貼來強調發生的事情,並且順便取笑玩家還是不會知道。在牌張正式推出之後,我詢問玩家他們是否終於發現這生物正在被括號壓扁,但他們在巨大黃色便利貼的情況下還是不知道,讓黃色便利貼的玩笑更加好笑。

中場休息

我們今天沒時間了。如同以往,我很想聽聽今天專欄、我談到的任何笑話,或者是機飛版機飛系列的回饋。你們可以寄電子郵件給我或是透過我的社交媒體帳號(推特TumblrGoogle+,和Instagram)來聯絡我。

請在下週回來看第二部。

直到下次,希望你們記得雖然魔法風雲會可以是正經的,但它也可以是滑稽的和有趣的。

Latest Making Magic Articles

MAKING MAGIC

2021年 12月 16日

魔法五四三:依尼翠:腥紅婚誓,第二部 by, Mark Rosewater

上週我開始回答大家依尼翠:腥紅婚誓的問題,今天讓我們繼續。 問:你們是否考慮過兩個系列都使用返照?那感覺符合所有貫通想要完成的內容,也有跨主題的特性,只用一半感覺有點怪。 雖然我們希望依尼翠:黯夜獵蹤和依尼翠:腥紅婚誓兩個系列彼此感覺相連,仍希望它們像是兩個不同的系列。依尼翠:腥紅婚誓的系列設計團隊認為返照會讓系列運作太過相似,所以選擇不在第二個系列裡使用。晝形/夜形...

Learn More

MAKING MAGIC

2021年 12月 6日

魔法五四三:依尼翠:腥紅婚誓,第一部 by, Mark Rosewater

每個系列,我都會有一或兩篇郵箱專欄來回答大家關於系列的問題。這兩週,我將回答大家關於依尼翠:腥紅婚誓的問題。 這是我的推特: It's time for me to write a mailbag column about #MTGVOW. Please keep your questions about Innistrad: Crimson Vow to a si...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king Magic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