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了嗎?機飛二版,第二部

Posted in Making Magic on 2017年 8月 21日

By Mark Rosewater

Working in R&D since '95, Mark became Magic head designer in '03. His hobbies: spending time with family, writing about Magic in all mediums, and creating short bios.

機飛二版發售之前,我寫了一篇叫做「知道了嗎?」的文章,裡面談的是關於許多在機飛版中可能被大家錯過的笑話。隨著機飛三版(暫譯)正在路上,我覺得是時候為機飛二版寫一篇「知道了嗎?」了。裡面有許多笑話可以聊的,上週我們談的是第一部分,而這週則是第二部分。也就是說,該講笑話囉。

26. 在桌子底下的感覺

每個機飛系列都有張小遊戲牌,讓你停止目前進行中的對局,並且用牌庫中的牌進行一場不同的對局。Richard Garfield是在阿拉伯之夜中設計了第一張小遊戲牌-Shahrazad(順帶一提,Richard說那是他在魔法風雲會 裡最喜歡的一張設計)。機飛版Once More with Feeling機飛二版的小遊戲牌則是Enter the Dungeon。為了給這張小遊戲牌一點點額外的樂趣,我讓玩家們在桌子底下玩。許多人在看到這張牌的美術圖會漏掉的一件事是,那些在地城裡決鬥的魔法師們也是在桌子底下。從旁邊地上的許多物件來看(比如說巨型硬幣),他們顯然只有微縮模型的大小。我最喜歡的細節就是圖片右上角有塊口香糖黏在桌子底下了。

不過,那可不是唯一一張機飛二版裡有桌下小遊戲的牌,另一張非常容易被忽略。在Stone-Cold Basilisk(取自奧德賽岩舌蜥怪以及職業摔角選手,外號「Stone Cold」的Steve Austin),)我們看到一位緩緩發現自己背後可能有隻蜥怪的玩家,因為比賽裡的其他人全都被石化了。不過,如果你更近一點看,並不是所有人都被石化。有兩個玩家正在桌子底下對局,顯然在Enter the Dungeon的小遊戲中間,並不會被蜥怪的石化瞪視影響。


27. 來玩遊戲吧

  • 74307
  • 73949
  • 73936
  • 73966
  • 73948

我把機飛二版裡的其中一個循環取名為迷你遊戲循環。每一張以「[身體部分] to [同一個身體部分]」命名的牌,都會讓你和對手玩一場非常快速的迷你遊戲。如果你贏了,接著你會得到某個咒語效應。(這張牌的費用會比一般你要得到該效果所需的來得低)這些牌包括Head to HeadMouth to MouthEye to EyeFace to Face、以及Side to Side

以下是幾個關於這循環的笑話:

Head to Head-這張牌展示了布蕾德在一個警察風格的訊問室裡接受調查。

Mouth to Mouth-這張牌展示了一場在水下舉辦的閉氣比賽。裁判是個負責計時的人魚。因為藍色的牌框已經有水的感覺了,於是我們就把美術圖改成讓我們可以展現更多水下感覺的樣子(並且讓它有從窗裡往海中望的感覺)。我們接著加了幾隻魚來點綴。

Eye to Eye-這張美術圖開了發條橘子一個玩笑。圍繞著美術圖的眼睛原本並不在那邊,但是我們覺得這張牌需要更多一點東西在上面。我最愛的部分是那顆看著卡片右下角的小眼睛。

Face to Face-這張美術圖展示了洞穴人正在玩早期版本的魔法風雲會,一個叫做Ug的遊戲。

Side to Side-這張牌展示了坦格爾斯正在斯奎的「幫忙」下於健身房運動。「馬拉克瑟斯瓦許克格鬥專家則在背景裡。不過這和卡片的機制、比腕力、或創造出的衍生物(一個3/3的猿猴衍生物)都沒有關係。背景敘述得用力解釋這些傢伙是怎麼混在一起的。


28. 餓壞的了畫家們

Fascist Art Director這張牌的畫家Edward Beard Jr.很喜歡這張美術圖。牌上展示了美術總監手上拿著馬鞭,監視著被鍊起來強迫作畫的畫家們。以下是所有牌面上記號的意思:

  • 「A列表的畫家們:完全聽命的畫家可以上這份列表,並且可能可以吃飯。」
  • 「B列表的畫家們:覺得自己知道怎麼畫畫的畫家。沒食物、沒薪水。」
  • 「我說了不要骷髏。」(很多年來,我們把骷髏從中國的所有產品上移除。)
  • 「拍美術總監的馬屁能讓你活下來。」
  • 「打電話???今天再多畫10張草稿。」(畫家們總是會在提交最終畫作之前用草稿尋求核准。)
  • 「畫家不簽同意書。」(所有的畫家都簽了一份同意書,保障他們的一些權利;這個笑話是法西斯主義的美術總監不想要他們得到那些權利。)
  • 「做完之前沒人可以吃飯。」
  • 「今天不准往窗外看。」

還有,背景敘述是一封給Cranford夫婦的信。Jeremy Cranford是那時魔法風雲會的美術總監(這也是我們還只有一個美術總監的年代)。


29. 污漬如真

這張牌上面有很多食物的污漬。順帶一提,那些污漬是真正的食物。平面設計師在紙上吃午餐,接著把它們給掃描了進去(上面鋪了一層醋酸纖維製品來避免食物接觸到掃描台)。這張美術圖是由後來成為魔法風雲會美術總監的Jeremy Jarvis所繪製。所有的Fat Ass都有一層銀色圖案。最後,告訴你別吃牌的背景敘述是來自於法務團隊的建議,希望我們清楚告訴玩家們別吃牌來滿足牌上的吃東西部分。以讓背景敘述沒用來,那似乎太厲害了點。


30. 一條A字隊列

這張牌會把先攻這個優勢,給予擁有最低收集編號的生物。收集編號總是照白藍黑紅綠的順序,接著按照英文字母的先後排列。美術圖上的笑話在於,在排隊等候的所有生物都是擁有高字母順位的白色生物。他們依序分別是:

沒錯,Angel of Mercy的位置錯了。

祐天神將背景敘述裡的笑話和這是同一個,但方向不同。神器排列在最後面(除了地牌以外),而祐天神將呢,當時正是字母順序上的最後一個神器生物。對1/4的祐天神將來說,能在對到4/1的時候得到先攻是再理想不過了,所以他夢想著一個開頭是,這也是唯一讓他可以得到先攻的方法。


31. 從頭條上被撕掉

Flaccify的背景敘述實際上就是把機飛版Denied!(也是一張反擊咒語)的背景敘述給撕下來然後貼到Flaccify上的。如果你近一點看,還可以看到膠帶。笑話是我們常常用反擊咒語的背景敘述說同樣的基本笑話。這個笑點是來自於我發現Denied!的背景敘述可以完美用在Flaccify上,然後我接著發現,這是機飛系列啊,於是我就真的這麼做了。


32. 我們還在半路上

這張牌在製造幾個不同的笑點。牌名是來自Action Jackson這部1998年由主演的電影。這張牌是在模仿漫畫書裡的超級英雄,所以我們給了他一件超級英雄的服裝,以及背景敘述裡的押韻秘密身份。(漫威有一個關於給予許多角色押韻名的笑話-Peter Parker、Matt Murdock、Scott Summers、Sue Storm等等)還有,為了符合碎片的笑點,Fraction Jackson的每個部分都只出現一半。我們也只用了一半的牌框。我做了一個放射嗶寶精給它,因為嗶寶精很有趣,而且放射嗶寶精的概念實在讓我很開心。


33. 看著紅色

機飛系列裡,我最喜歡做的一件事就是扭曲一下常青關鍵字。這張牌是第一張做出來的,因為我想做反冗長保護。接著如果能作為一個編輯來為牌撰寫背景敘述的話似乎會很有趣。就從那時,我們想出了讓編輯自己校正卡片的點子。編輯後的文字實際上是由魔法風雲會的總編輯Del Laugel所撰寫的。我們在看到自己能搞出多少讓編輯修正的地方時感覺實在太好玩。在編輯前的背景敘述裡,我們甚至還有一個更糟糕的笑點。編輯角色還出現在這系列的另一張牌上,由同一個畫家,Jim Pavelec所繪製。這位編輯正是在Punctuate擔綱演出的那一位。


34. 腦在西班牙

這系列的大部分笑點都不需要很多預備知識來了解,但Gleemax是個例外。多年來,一個流傳在魔法風雲會社群中的笑點就是研發團隊秘密地被一個裝在瓶子裡的外星腦子所控制,它名為Gleemax。這個笑點要回溯到魔法風雲會早年一篇Usenet的貼文。由於Gleemax完全就是關於心靈控制,我們決定要做個能捕捉那風味的機制。一百萬的魔法力費用是試著表現Gleemax的強大;對一個法師來說,想把Gleemax納入控制並不容易。背景敘述則是表現Gleemax作為一個非常講究邏輯的外星腦,看不到背景敘述的實用性,因此決定忽視,研發團隊就利用這個漏洞來求救。


35. 閃亮亮的笑點

機飛二版的目標之一就是要盡我們所能地加入合適的笑點。我花了一天才發現,也許我們甚至可以把笑點加進閃卡的處理上,以下是我記得擁有閃卡版專用笑點的四張牌:

Gleemax-在閃卡上,Gleemax的美術圖用小小的字母寫著「你必須服從」。

Goblin Mime-閃卡版本有鬼怪模仿卡在閃盒子裡頭的樣子。

Letter Bomb-閃卡版的信件上寫著「在這裡簽名」。

Richard Garfield, Ph.D.-這張牌有Richard的閃簽名。


36. 黏住了

這張牌的笑點在於這隻生物超級黏,黏到你的手指都會被卡住。如果你看著美術圖,你會看到有各種東西黏在上面,之前和它作戰生物的武器、一個之前穿著鎧甲戰鬥的人、馬蹄鐵(那是這系列的系列符號)、攻擊力/防禦力的框框、甚至還有它本身美術圖的一角。和AWOL一樣,當某張牌的一部份被撕掉,我們就會看到牌背。


37. 有其父必有其子

做第二個機飛系列,其中一個有趣的事情就是我們可以延續第一代的笑點。在機飛版裡,我們有張叫做Infernal Spawn of Evil的生物。這張牌的笑點是因為畫家Ron Spencer在一年前寄給我們草稿時,原本應該是畫某個恐怖的東西,上面卻是一隻老鼠喝著熱巧克力。當我在做機飛版的時候,我請美術總監問Ron說我們能不能用那張老鼠的圖,他很開心的答應了。

機飛二版做了張新牌,Infernal Spawn of Infernal Spawn of Evil,我們也同樣把這張牌交給Ron進行繪製。它有許多和之前那張牌呼應的地方:

  • 背景,兩張圖都是在同一個點上取景。
  • 和前一張圖一樣,父子兩人都在喝加了棉花糖的熱巧克力,而小朋友那杯則放在瓶子裡,因為他還是個小嬰兒。
  • 小朋友和老爸一樣有圍圍巾,只是他圍得是綠色的而不是紅色。
  • 老爸的馬克杯被換成了上面有「[black mana symbol]的最棒老爸」字樣的馬克杯。

另一個隱約但有趣的笑點:在Infernal Spawn of Evil上,在卡片類別的「惡魔」這個詞被劃掉,並被「野獸」取代。笑點在於在那時候,我們已經停止在卡片上使用惡魔,並用野獸來取代它。之後,我們又取消了那個決定,所以Infernal Spawn of Infernal Spawn of Evil上面原本的「野獸」被劃掉,並且寫上了「惡魔」。


38. 好個魔法花花公子

Ladies' Knight在妮維亞洛舞廳初入社交界-運用了限量版(第一版)裡一張叫做Nevinyrral's Disk的牌。他正和愛若瑪與菲姬聊天,這兩個角色來自石破天驚的故事線,並在後來融合成了偽神卡若娜。注意他的飛馬正「停」在背景的停車位,這是為了解釋他為什麼在飛。


39. 貼紙震盪

這張牌是為了做成像研發團隊的測試貼紙。我們會印刷出一張真正的貼紙,並且在上面寫字(在測試時,我們會不斷改動內容-對了,牌上的字是Randy Buehler寫的),接著掃瞄。我最愛這張牌的笑點是它是貼在一張Moat上面,那是傳承系列裡一張非常受歡迎而強大的牌。研發團隊總是會把貼紙貼在舊牌上,隨著時間過去,我們最後會貼在一些非常受歡迎的牌上。


40. 魔法駭客

兩個笑點和一個歷史附註。他眼鏡裡的影像是魔法風雲會網站的倒影。我們真的去拍了一張螢幕截圖寄給畫家,背景敘述是用leet語寫的,leet是一個由網路創造出來的語言,讓東西不會在一般的文字搜尋裡出現。字母會被看起來與該字母類似的符號所取代。這個背景敘述的意思是:「如果你看得懂這個,你就是個阿宅。」Magical Hacker原本是個人類的年輕玩家,讓Mistform Ultimus和所有的化形生物變成了少年變種忍者龜,但我刪掉了這個設定,因為當時機飛的生物類別還是適用於正式比賽的,所以我試著限制自己加入的新生物類別。


41. 一樣夠力

Mise」是當時魔法風雲會的一句俚語,用來形容那些靠運氣而不是技術勝利的人。為了捕捉這樣的感覺,Matt Cavotta展示了一隻巨型的粉紅兔抓著一隻「幸運」兔的腳,但並不是隨便一隻兔腳,而是他自己的腳。另一個人們有時候會漏看的笑點在背景敘述裡,看起來像個字典的定義。一開始的幾個定義解釋了「mise」,但接著字典就開始有點離題了。其中一個定義談著「投擲一隻猴子」。這是一個關於機飛版Lexivore這張牌的回歸笑點,裡面展示了它吃掉自己的背景敘述。在那個背景敘述裡,我們取笑了在創造不同文化的背景敘述時的慣例。


42. Tag, You're It

Mother of Goons是在模仿遠古遺產系列中的符文之母這張牌。我們希望做出類似的穿著,但Mother of Goons穿的是一件運動球衣。同時,符文之母拿著的茶杯,現在變成由她的一位打手來拿。不過我最喜歡這張牌的部分是牆上的塗鴉:

  • 「給媽媽的話」-一種關於「媽媽」這個詞的街頭表達方式。
  • 「BFM」機飛版中一隻99/99的黑色生物,它太過巨大,以致於要用兩張牌來容納它。
  • 「它要來了」-一個對Infernal Spawn of Evil的致敬。這句話是在你從手上展示那張牌時所要說的話。
  • 「我也來了」-對應Infernal Spawn of Infernal Spawn of Evil。那是你在啟動他的時候要說的話。
  • 「抓到」-對應這個系列裡的gotcha機制。當有人做出某件預設的事情,你可以說「抓到!」並且把這張牌從墳墓場移回手上。
  • 「Mise」-對應Mise這張牌。

我也很喜歡那個拿著幫派符號的成員。


43. 快樂Guay

這是另一張需要一點背景資訊才能了解笑點的牌。多年以前,我們的美術總監決定,Rebecca Guay的美術風格並不適合魔法風雲會的未來形象,於是我們通知Rebecca說將不會再使用她的畫作了。這個訊息最後被公諸於世,反應非常差。粉絲大聲疾呼他們很愛Rebecca的作品,因為聲浪太大,使得美術總監承認他們錯了,並且再次開始和Rebecca合作。這個系列有「畫家很重要」的主題在,我做了一張牌,強迫人們棄掉手上全部由某位畫家所繪製的非地牌。它讓我明白到,如果我不讓人選Rebecca的話肯定很有趣。當然啦,我們接著得讓Rebecca畫這張牌,她很開心能這麼做。


44. 心靈魔術師

在設計機飛二版時,我有個想法,想把魔法風雲會的創造者Richard Garfield給做成牌。我還有個玩心靈魔法風雲會(一個你在使用牌時,可以把它當作任何一張同費用的牌的賽制)的點子,很快我發現到,這兩個點子超級適合彼此。這張牌有很多笑點,讓我們介紹一下:

  • 名字裡有「Ph.D.」是因為早年公關人員讓Richard每次訪問都要在自己的名字裡使用Ph.D.。他們喜歡強調他有博士學位這件事。Phelddagrif這張來自同盟,用「Garfield Ph.D.」重新排列取名的牌,就是另一次向Ph.D.的致意。
  • Richard的光環就是顏色派,以白藍黑紅綠的順序排列。
  • 飾帶有著Richard曾經製作過的系列符號:(從上到下)神譴奧德賽絕境、以及克撒傳
  • 背景敘述是要讓它看起來是被刻在石頭上的。
  • 像我上面說的,閃卡版本有Richard的閃簽名。

45. 太快了

很多人想念能見到Rocket-Powered Turbo Slug的時光,因為他們喜歡美術圖。上面有愛若瑪和卡馬爾被這隻生物颼颼飛過的畫面。他火箭上的鉛彈可以在卡片的右下角看到,他正嗡嗡飛過,瞎搞背景敘述。現在是你會學到我如何想出笑點的部分了,我實際上有寫了背景敘述,接著我們的圖片設計師在製作牌時運用了那些文字。我這麼做是因為要讓玩家可以試著認出那些字母,接著重新組合來得到原本的背景敘述。而那敘述是什麼?「你有體驗到解讀這句話的所有麻煩了嗎?

對那些喜歡歷史話題的人來說,這張牌是由預知未來系列中約定牌的循環所啟發。


46. 好孩子

這張牌把暫時性的效應轉變成永久性的效應。顯然地,這張牌的笑點是圖上的生物變得太大,把牌框都擠壞了。但你有搞清楚那是什麼生物嗎?我的目標是用一個有名的生物來讓他自己變得更大。那究竟它是什麼?是奧德賽野雜種狗,當時它是最強的生物之一。


47. 一個好符號

Symbol Status這張牌是設計來激勵大家盡可能地使用有不同系列符號的牌。你有認出美術圖上所有的符號嗎?

  • 憧憬 – V
  • 墮落王朝 – 皇冠
  • 絕境 – 蜷曲的生物
  • 同盟 – 旗幟(被絕境的系列符號給拿著)expansion symbol)
  • 石破天驚 – 蜘蛛
  • 瑪凱迪亞 – 面具
  • 天命之戰 – 錐形燒瓶
  • 闇黑 – 新月(在天上)

還有機飛二版自己的馬蹄鐵符號也長出了手腳在自己的位置跳舞。


48. 大小很重要

Wordmail是個名字裡的字越多,就讓生物越大的靈氣。圖上的兩個生物是因為名字裡有七個字所以變很大的Infernal Spawn of Infernal Spawn of Evil(同樣是由Ron Spencer所繪製),以及來自神譴,因為名字裡只有一個字所以只拿到一點點小加成的Anger。


49. 全部封口

這張牌是由阿拉伯之夜中的City in a Bottle所啟發,但做了一個改變,你可以選擇任何一個系列符號並加以消滅。卡片本身表現的是多明納里亞的大陸歐塔利亞,它同時也是石破天驚(與奧德賽)的背景所在。美術圖框被設計成像瓶子一樣,我們可以看到戾氣元素希沃斯顫慄薇剎拉Grand Coliseum一起被關在裡面。我們在這裡的背景敘述上沒有什麼好點子,所以用了一個我們想找去處找了很久的一般笑點。


50. 抓一些ZZZ

Zzzyxas's Abyss的功能和First Come, First Served類似,但更加在意收集編號,它看的是卡片標題的字母順序。這張牌是傳承系列The Abyss的暗喻。在上面,我們可以看到生物在排隊等待消滅。第一個是A開頭的Armor Thrull。接下來則是B開頭的Baron Sengir。這兩張牌原本都是由Pete Venters所繪製,他也正是Zzzyxas's Abyss的畫家。裡面的鬼魂也象徵著生物,從A開始,它們是Abyss手下的犧牲者。從左上角開始順時鐘方向,這些生物分別是:死靈術士學徒大氣元素第七版)、揚昇艾文天威大魔將、還有意志化身

到達妙語

以上就是今天的所有內容了。我希望大家都喜歡這兩週關於機飛二版的文章。如果你不知道,那麼我會對大家看到機飛三版時的反應感到興奮,不過我們還得等上幾個月就是了。如果你對今天的專欄、機飛二版、或機飛系列有任何反饋的話,你可以寫信,或透過我的任何一個社交媒體帳號聯絡我(推特TumblrGoogle+、以及Instagram)。

下週回來,我們要一起看看2017年的設計咨文。

在那之前,看看你能不能找到那些我沒提到的機飛二版笑點吧。

Latest Making Magic Articles

MAKING MAGIC

2022年 5月 19日

首見柏德之門 by, Mark Rosewater

歡迎來到指揮官傳奇:爭戰柏德之門的預覽。今天我將告訴大家這個系列設計的故事、介紹洞察設計及系列設計團隊的成員,並展示一張很酷的新預覽牌。內容不少,就讓我們開始吧。 傳奇背後的傳奇 在開始系列設計的故事前,我想先跟大家介紹製作這個系列的所有設計師。一如往常,我會讓系列的負責人來介紹,因為他們是最了解自己成員的人。下面的內容是Corey Bowen的介紹,他在這個系列中負...

Learn More

MAKING MAGIC

2022年 5月 9日

魔法五四三:新卡佩納:喧囂黑街 by, Mark Rosewater

每個系列時,我都會有一個郵箱專欄來回答所有人關於最新系列的問題。今天輪到的是新卡佩納:喧囂黑街。 這是我的推特: It’s time for me to write a mailbag column about #MTGSNC. Please keep your questions about Streets of New Capenna to a single t...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king Magic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