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新卡佩納:喧囂黑街,第一部

Posted in Making Magic on 2022年 4月 7日

By Mark Rosewater

Working in R&D since '95, Mark became Magic head designer in '03. His hobbies: spending time with family, writing about Magic in all mediums, and creating short bios.

歡迎來到新卡佩納:喧囂黑街的第一篇預覽文章。今天我將告訴大家系列設計時的故事,並展示兩張很酷的預覽牌。聽起來很不錯對吧。

一切都是為了家族

新卡佩納:喧囂黑街的設計是從這張圖開始的:

Original Art Plate For Demon Mobster World

創意團隊在腦力激盪新時空的想法時,創造了我們稱為「畫板」的東西—那是一張可以傳遞時空基底及調性的插畫。這張畫並不預期用在系列裡,只是作為整體概念的依據,能在視覺上幫助大家了解時空大概的感覺。我喜歡把這視為可能新時空的預告。這張圖被名為「惡魔匪徒世界」,最初的想法是一個有著二零年代藝術感覺的時空,惡魔與天使彼此間的爭鬥永不停歇。

當時在一場會議上我們正討論著未來,Bill Rose(桌上 魔法風雲會的副總)有一張投影片寫了在我們現在製作的東西之後幾年的系列會是如何。那只是一個假設,但猜想了我們未來可能的方向。Mark Gottlieb 發現了惡魔匪徒世界的圖並有了個想法,很強烈的想法使他在那場會議中就寫了封信給Ken Troop—負責監管桌上魔法風雲會每日變化的人。下面是他信的完整內容(粗體),在你看這封信內容的同時,我也將時不時為大家解釋。

這個提案是基於 Bill 的三色建議而成的。
我們把維林的第一個系列移到 F。(維林的第二個系列維持在 I;把維林的兩個系列隔開應該不是什麼大問題。)
我們把惡魔匪徒移到 H,讓它在依尼翠和維林的第二個系列中間。

如上面所述,很大一部分的計畫都是假設。其中一個計畫是在維林時空—傑斯的家時空—有兩個相連的系列。這最後並沒有發生。那些字母是對照主要系列。「F」對照的是「擊劍(Fencing)」,最後成了斯翠海文:魔法學校;「I」是「滑冰(Ice Skating)」,最後成了新卡佩納:喧囂黑街;「H」是「曲棍球」,最後成了神河:霓朝紀

我想強調經常會發生之後的東西有很大的變動。我們喜歡從大範圍的概念開始,隨著能更好掌握要做的東西而進化。我們了解到最好能在每個位置上放一點東西,這能讓大家能更加談論相關的東西,並鼓勵必要的討論以獲得更具體的想法。以這次的情況來說,核心的想法是創意面的,但我們也有一些系列是從機制上的概念開始。像斯翠海文:魔法學校就是從把重點放在咒語和MDFC(大部分的咒語都在其中一邊)的對色色組時空開始的。

惡魔匪徒不是一個部族系列,那將會和依尼翠重疊。它是一個有著五個三色色組的時空,每個色組代表了一個不同的邪惡組織!

一開始內容還不明確時的提案是這將會是一個部族時空,因為在意的是惡魔和天使,並被暫時設定為三色弧的系列(在阿拉若時空上又被稱為斷片)。會議中大家的一個顧慮是擔心這個系列會在基調上與依尼翠過於接近,所以 Bill 表達希望找到方式來區分這兩個系列的想法。由於我們曾製作過很多時空,在製作新時空時往往都會有所顧慮。我們是否可以找到一個方式來讓它獨一無二,不會感覺只是像一個既存時空的延伸?

接著就是 Mark Gottlieb 所提出五個家族的概念。有趣的是那和基本的色組十分地相近。我將向大家展示Mark 對每個色組的描述(粗體),以及關於出現在包裝上那個團體,接著再聊聊我們對每一個的看法。

白藍黑 情報掮客。把情報作為商品的交易者及管道。他們從不在前線奮戰,總是躲在暗處操弄一切。黑函及軟性壓制。

秘聞幫(有才華的魔術師) 秘聞幫是有才華的魔法師及秘教徒,會使用他們的能力來欺瞞及發送黑函。讓你分散注意力、使用幻覺及禁術,他們會密謀各種場景並操控結果以獲得最大利益。他們努力維持每日生活表面的常態,以便得以在不受干擾的情況下進行他們的陰謀。

這是一個以藍色為中心的家族(是的,這個列表是依照 Mark 在信裡所使用的順序,依照魔法力費用排列而非中心色—我的顏色派感知正默默地哭泣),所以也成了最在意情報及用於犯罪的家族。Mark 本質上了解這是一個犯罪時空,每個派別都想要使用這個類別下不同的比喻。秘聞幫一開始是一個更著重在盜竊的家族(想像電影瞞天過海),但最後被調整為更在意情報交易而非竊取。它們會暗地裡控制事情的發展。

藍黑紅 暗殺小隊。無情且殘忍。部分自相殘殺的衝突來自中階幹部的陰謀及為了要爬上頂端的掙扎。

絕藝盟(菁英殺手) 絕藝盟是豪門吸血鬼,喜歡生命裡的好東西並願意為此進行殺戮。他們在人前是正直的藝術愛好組織,志在保留舊卡佩納的藝術和文化。在虛偽的外表下,他們是個滿是菁英殺手的神秘組織,專注在維持權勢、影響力及財富。

這是一個以黑色為中心的家族,所以重點放在經常性—不是總是那樣—為了錢財而殺人的犯罪(想像電影捍衛任務)。這是五個家族中最無情的。我喜歡創意團隊給了它們對藝術和文化的喜愛,這利用了犯罪者劃分生活的比喻空間。在工作時他們會殺人,但在私人時間裡也有自己的熱情所在。

黑紅綠 街頭浪客。蓄意破壞者,善用街頭智慧的暴徒。高度地區性的分權領導系統。衝動、容易上頭、無止盡的爭端。

勤工聯(破壞工人) 勤工聯是意志堅定的工匠,能不費吹灰之力破壞建築。他們是粗暴且使用蠻力犯罪的色組,在工業及建築上的技巧也讓他們成為破壞及恐嚇的專家。身為有技巧的工匠,他們把城市的地基變為提供給龍領袖的巢穴。

這是一個以紅色為中心的家族,所以重點放在那些因一時衝動,而非經過謹慎評估過後犯罪的人們。Mark 用這個團體來使用街頭犯罪的比喻(像是電影殺神輓歌),但後來被調整為負責建設城市基礎建設的一群人—工匠及建築工人—而非像是街頭黑幫的感覺,因為那強調了一切我們想避開的模式。

紅綠白 家族。這裡所有的人基本上(或許字面上?)都相關。把「組織」放在組織犯罪裡。重視忠誠,關係緊密。

樂舞會(派對動物) 樂舞會是一群熱愛歡樂的德魯伊,負責舉辦城裡最熱情的派對。他們是城裡的名流,所有人都想邀請他們到自己的宴會或舞廳。他們會使用遠古的魔法來支配群眾的意見,並讓金圓持續流動。若你持續付出則派對沒有結束的一天,但如果當你停下來,你會發現你將很難離開。

這是個以綠色為中心的家族,所以重點放在大型的犯罪組織上,它們有著悠久的歷史及傳統。在前期,那更靠近組織犯罪(想像電影教父),但後來被調整成更像是經營夜店—整個城市的娛樂中心—的團體。作為一個持續存在的主題,我們很小心在捕捉犯罪比喻的同時不利用到不必要的模式。

綠白藍 貪腐警察。表面上是執法的力量,實際上使用他們的權力來盡可能地控制所有人(並藉此獲得回報)。

扶濟社(惡魔律師) 扶濟社是惡魔律師事務所,背地裡相信當金圓乾涸時末日就會來臨,新卡佩納就會殞落的預言。他們在表面上經營律師事務所,處理像是財產糾紛及不公不義之事的等世俗的法律事務,但積極的律師們總是令人起疑—因為他們往往會出現在城市裡每次危機發生時的現場。

好,這裡我們碰到了最大的改變。這是一個以白色為中心的家族,所以利用了以秩序來進行犯罪的概念。這個色組在最早的表現方式裡利用了腐化警察的比喻(想像電影 鐵面特警隊),所以它代表了城市裡的警察。在檢視了現實世界的情況後,發現大部分的聯想都是和警察有關,所以我們決定把這從警察調整成為律師。利用法律來完成犯罪計劃的邪惡律師有屬於他們自己的比喻空間(影集暗夜天使裡的 Wolfram & Hart 就是這個設計空間的例子),所以我們決定要採用這個方向。

在我們討論到這篇文章 Gottlieb 把檔案寄給我之前,我其實從未看過這份放檔案(通常洞察設計負責人不是我時我會跟負責人聊聊)。我到現在依然十分訝異在那個時候,他就已經有如此完整的想像,且基本上成了整個系列的核心架構。那使得探索及洞察設計著重的焦點變成了如何在機制上帶出這些色組/家族(下週我會提到更多這個面向的內容)。

進行準備

每個系列我都會和 Brady Bell—負責監管所有設計師的經理—聊聊,一起了解誰將會被分配到哪個洞察設計團隊裡。這也包括誰會成為負責人。新卡佩納:喧囂黑街則毫無疑問,這個系列的願景來自 Mark Gottlieb,他自然是執行這一切的不二人選。

我參加了每個系列的探索設計及洞察設計,但當那是由其他人負責時,我每週會安排一對一的會議來談論設計進行的狀況。我的策略是讓負責整體洞察設計的人能確實了解他們在這個系列裡需要完成的工作。我的工作是告訴他們有哪些需要被完成,而非如何去完成。

Gottlieb 和我最早討論的一件事就是如何建構這個系列。在一個新的時空下,我們通常會創造全新的架構來反應這個時空在意的是什麼,但在新卡佩納上,我們打算沿著我們過去曾進行過的三色色組系列的道路繼續進行下去。Gottlieb 和我決定既然韃契可汗在完成一個堅固的系列架構上有如此好的表現(這一切都要歸功於那個系列的開發負責人 Erik Lauer),我們並不需要重新發明。計畫是讓 Gottlieb 從韃契可汗的系列架構開始(以閂色和對色取代弧色及鄰色的組合),並納入這個系列所需要的修正。雖然整體架構進行了一些微調,在設計的過程中大方向都沒有改變過。

接著 Gottlieb 和我討論了這個系列的比喻空間。作為以顏色劃分色組的系列,這是一個底頂設計,但為這個系列提供其魅力的很多東西都來自於犯罪類型的共鳴。在探索設計的前期,我們花了很多時間討論每種犯罪類型中所涵蓋的比喻—那還真的不少。目標在於把所有東西分配到五個色組—在很早期我們就將其稱之為家族—當中,讓他們有足夠的資源可以運用。

同時,我們也花了一些時間來製作一個很長的清單以包括所有能與犯罪類型相連的比喻。玩家會預期有哪些人、物件、事件和地點?有哪些字或片語能被拿來作為牌名?我想 Mark Gottlieb 作為設計師最大的優勢就是他能利用大家的共鳴來讓系列充滿風味。在系列的對局過程中最常聽到的意見就是這些用在對局測試牌上的牌名有多麽優秀。他和他的設計團隊很完美地確保了這個系列的內容符合大家的期待,這也帶來了我今天的兩張預覽牌。

這兩張預覽牌都有我們知道想要放進系列裡的牌名,關鍵在於要怎麼捕捉它們。有趣的是,這兩張預覽牌展示了兩種不同的捕捉方式。其中一個我們在前期就做出的決定—在和創意團隊討論過後—是把這個時空的科技對比咆哮的二零年代時美國的科技(這使我們得以複製很多比喻的設定)。舉例來說,這代表我們會有汽車。那如果當時有汽車,而我們又在製作犯罪主題的系列,那我們肯定要製作脫逃跑車。

點開來看脫逃跑車

Getaway CarAlt Getaway Car

這張牌是從牌名而來的頂底設計。背後的概念是我們希望脫逃跑車能輕易地被搭載,因為在脫逃時你往往只有很短的準備時間,但那代表得要有搭載以外的其他費用。把一個搭載的生物彈回手上是一個很有趣的設計,因為系列裡有很多其他方式能把費用或副作用轉成正面的效果。

第二張預覽牌也有一個富有風味的名字,但它不是頂底設計,而是先有了一個很酷的機制後來才把牌名加上去。在洞察設計裡,我們列出了一個有著很酷牌名很長的清單,所以當設計出一張我們喜歡的牌時,就會檢視那個清單還看看有沒有任何適合的牌名。在說了這些後,一起來看分割利潤。

點開來看分割利潤

Cut of the ProfitsAlt Cut of the Profits

這張牌的牌名來自我們想要在稀有牌上找到一個很酷的方式來執行絕藝盟的機制—催命(下週我會講到更多這個機制的設計過程)。在這個犯罪類型的比喻空間上一個很酷的點,是它有許多很棒的單字和字串。

這是今天我所有的時間,希望你們都喜歡今天關於新卡佩納:喧囂黑街的內容。一如往常,我很想到你們對於今天的文章、任何講到的故事或系列本身的想法。你可以寫 email 給我,或透過我的任何一個社群媒體帳號(TwitterTumblrInstagramTikTok)與我聯絡。

下週回來我將告訴大家我們是如何在機制上設計出每個家族的。

在那之前,希望你在探索新卡佩納時別給自己惹上太多麻煩。

Latest Making Magic Articles

MAKING MAGIC

2022年 5月 9日

魔法五四三:新卡佩納:喧囂黑街 by, Mark Rosewater

每個系列時,我都會有一個郵箱專欄來回答所有人關於最新系列的問題。今天輪到的是新卡佩納:喧囂黑街。 這是我的推特: It’s time for me to write a mailbag column about #MTGSNC. Please keep your questions about Streets of New Capenna to a single t...

Learn More

MAKING MAGIC

2022年 5月 3日

關於新卡佩納:喧囂黑街,第三部 by, Mark Rosewater

前兩週(第一部和第二部)我們聊了一些新卡佩納:喧囂黑街裡個別牌張的設計故事,今天將是這個系列的第三部也是最後一部。 勒頸 在前幾篇個別牌張的設計故事裡,我把比較多的重點放在了較高稀有度的牌、鵬洛客及傳奇生物上。然而,有些人留言說希望聽到更多低稀有度牌的故事,所以我決定來講講勒頸,一張很酷的紅色小普通牌。然我沒預期到的是在開始深入它的過去後,才發現它的過程不只長還曲...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king Magic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