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一無二的決勝,第一部

Posted in Making Magic on 2018年 1月 8日

By Mark Rosewater

Working in R&D since '95, Mark became Magic head designer in '03. His hobbies: spending time with family, writing about Magic in all mediums, and creating short bios.

我們的新系列有許多酷炫的牌,而我喜歡說故事。這兩者看起來是完美的搭配,所以讓我們開始看看決勝依夏蘭的單卡設計故事吧。

炎鎖安戈斯

設計鵬洛客牌的挑戰之一就是得把他們和故事的需要結合。哪些鵬洛客會出現在故事中呢?來把他們變成牌吧。沒錯,我們得做些顏色上的調整,因為標準賽強迫我們必須要將鵬洛客平均分佈在各個顏色裡,但並不會強迫我們使用到所有的組合。最好的例子就是雙色鵬洛客。

當鵬洛客首度在洛溫出現時,是一組單色的鵬洛客循環。要等到他們在阿拉若斷片出現時,雙色的版本才會出現:Ajani Vengeant(白紅)和Sarkhan Vol(紅綠)。雙色鵬洛客後來變成了常客,但我們的挑選基準通常是根據故事的需求,而不是整體的鵬洛客雙色平衡。這表示某些顏色組合(對,我就是說你,紅綠!)獲得了許多鵬洛客(雅琳珂德多密雷德受煉撒姆特Sarkhan Vol,以及貪歡者謝納戈斯),而其他的組合就少了。

最不惹人愛的顏色組合就是黑紅了。在很長一段時間裡,唯一純黑紅的鵬洛客是Sarkhan the Mad,而他也是某個角色的一次性化身而已。玩家持續向我們要求一個黑紅、而且不是某個角色的另外版本的鵬洛客。歐尼希茲和提勃這兩個角色的動機都是黑紅,但因為某些原因,他們都是以單色的版本出現在牌上。

我們的目標之一就是要找個時間和地點在標準系列中放個黑紅鵬洛客。(詭局:皇權爭霸 推出了達雷迪的黑紅版本Daretti, Ingenious Iconoclast。)我們很多次都因為其他的因素而無法這麼做。故事和顏色平衡曾多次阻止我們推出黑紅鵬洛客。我們終於在決勝依夏蘭中找到機會,所以我們要確保這次的執行有到位。

為了故事的緣故,他必須要是個從另一個時空來,但卻困在依夏蘭上的鵬洛客。我們常聽到的另一個要求就是要設計更多非人類的鵬洛客。我們這些年來都在談論要做一個牛頭怪鵬洛客,所以這次的時機非常完美。最後的部份就是要設計一個黑紅的角色,而故事則做到了這一點。

從機制上來說,一個黑紅的鵬洛客想要是具侵略性和侵入性的。它想要亂搞對手的東西。重點就是要找出這麼做的方法,並且將所有的部份組合在一起。棄牌看起來是個好選擇,暫時性的偷生物好像也不錯。我們是否有方法可以將這兩者綁在一起呢?棄牌會將牌張弄進對手的墳場裡,而偷生物通常可以強迫對手拿生物來送死。如果我們使用的是對手墳場裡的牌呢?我們在測試時發現玩家不會派生物上來阻擋送死,因為他們都知道大絕近在眼前。我們於是將偷生物異能加上了犧牲的效果。現在你可以確保他們的生物一定會進墳場了。我們限制了犧牲生物的大小來約束這個異能,這樣喜歡施放大生物的玩家才不會太難過(這畢竟是個恐龍世界)。

而這就是我們如何(終於)獲得了另一個黑紅鵬洛客的過程。


律法使者俄佐

你們對這張牌的反應會跟對故事的熟悉程度成正比。如果不熟的話,那它就是個很酷的史芬斯。如果熟悉的話:它可是俄佐!所以俄佐到底是誰?首先,是他創立了俄佐立公會-該公會是以他命名的。他也是原本十會盟的發明者,並且創造了隱匿迷宮(因巨龍迷城而聞名)。觀眾對他的理解並不多,只知道他不是拉尼卡來的、他目前不在拉尼卡,也很久沒在那邊出現了。我們甚至不知道他是什麼種族。後來我們發現他被困在依夏蘭上。他和決勝依夏蘭的故事非常有關連而我也不想透漏任何劇情,所以我只能說他發生了一些事情。不過,是時候該給他一張牌了。

首先,他必須要引人注目。許多沃索斯等了多年就為了看他出現在牌張上,而我們當然也不想讓他們失望。6/6這個大小感覺剛好。第二,他是個史芬斯。我們知道這件事已經一陣子了(雖然你們不知道),這表示他要會飛。第三,他必須要是白藍。誰能比俄佐更俄佐立呢?第四,他需要一些控制型的異能。這是俄佐立最擅長的事情。

從第一眼來看,這些東西看起來可能有點衝突。引人注目表示不小,而大型的飛兵則會想要攻擊而不是控制東西。要這麼做的訣竅就是給他一個控制套牌都會想要的攻擊觸發:生命和牌張。這也和他的顏色搭配良好。我們又給觸發加上了魔法力費用,因為抽牌還是很強力的。然後為了額外的風味,我們又給了他一個非常具控制性的進戰場效應。於是俄佐就完成了。我希望他能符合各位的期望。


俄佐閘門 / 聖陽聖所

當Ben Hayes和他的團隊開始設計決勝依夏蘭的時候,他們知道需要創造一些會轉化成地的雙面牌。小系列要做的事情之一就是讓大系列受歡迎的主題繼續下去,而雙面牌的確是非常地受歡迎。我們是否有辦法可以進行微調,讓它們感覺像是依夏蘭的延伸,但卻又帶有自己的識別度呢?決勝依夏蘭是關於四個為了搶奪黃金城歐拉茲卡的陣營。也許雙面牌可以反映這點?如果這些雙面牌代表的是需要被克服的任務和挑戰呢?

用俄佐閘門為例好了。這些陣營都在追求一個叫做永生聖陽的神器。永生聖陽位於聖陽聖所,所以這張牌必須要代表故事裡這最終的挑戰。這表示這張牌必須要在惱人的任務後面有個強大的獎賞。我記得獎勵是先想出來的。一張地能做的強力事情是什麼呢?產出一堆魔法力如何-而且真的是一堆魔法力,等同於你的生命總值?

接下來的才是難關:找出夠麻煩的條件給玩家完成,並且要和能產出這麼多魔法力的地平衡。另外很重要的一點是這牌張需要在玩家企圖「解開」它時有點功能。俄佐非常睿智,所以也許他的閘門能提供給你一些資訊。我們有方法將它變成任務嗎?我們的解答是將它做成不會抽牌,而是會掠奪 (抽然後棄牌)的神器。如果你能追蹤棄牌的一些特質呢?(我們後來將它改成放逐來讓追蹤更簡易。)我們的假設是,我們想給需要的物件一些變化,讓你不需要建構一副單調的套牌。

顏色會大大地限制什麼套牌能使用什麼牌張。牌張種類是種可能性。躁狂之前才使用過這個空間。我們可以使用生物類別,但這也有點麻煩。然後就是總魔法力費用。這個很有趣,因為大多數套牌通常都會有各式各樣的總魔法力費用。和顏色的限制不同,這是大多數套牌不需要改變太多就可以符合的條件。總魔法力費用看起來是最好的解答。最後的問題是要看到多少個總魔法力費用才對。測試證明五個剛剛好-具挑戰性但卻是可以達成的。


腥紅之日

設計魔法風雲會的牌最酷的一點就是有時候你可以在解決問題的時候得到非常大的成就感。阿芒凱環境為標準加入了不少帶有異能的地(大多數環境都會,只是阿芒凱加了比平常更多)。我們想要在這些東西失控之前加個答案。你要如何阻止我們稱為「功能地」的東西呢?我們可以消滅它們,但目標比較傾向阻止效應而不是摧毀魔法力源。

好,那如果我們只是把它們關掉-功能的部份,而不是魔法力的部份呢?這樣可以。什麼顏色可以這麼做呢?白色是阻止生物異能的顏色,但在處理地的時候並不強勢。(沒錯,白色的確可以利用很多魔法力消滅所有地,但我們不常這麼做。)綠色是最常和地互動的顏色,但通常是正向的。紅色則是有非常豐富的討厭非基本地的歷史。好,看起來就是紅色了。

我們想要它是個持續的解決方法,所以我們喜歡它是個結界的點子。一旦所有的拼圖都集合起來,我們發現我們設計的和這著名的魔法風雲會牌張非常類似:

如果要做個像是Blood Moon風格的牌,那乾脆貼近一點順便玩得開心好了。因此腥紅之日就誕生了。


暮影薔薇依蓮達

設計多色牌的訣竅之一就是找出顏色間有相關主題和協同機制的異能。暮影薔薇依蓮達就是個美好的例子。什麼異能在吸血鬼上非常合理呢?要不要試試我們稱為喀伯的異能(第一次出現在阿拉伯之夜的牌張Khabál Ghoul),就是生物會在身上放數個+1/+1指示物,數量等同於本回合死去的生物數?這聽起來非常的吸血鬼。

白色就比較麻煩了。白色(和有時候的綠色)可以使用衍生生物,通常是體積比較小的那種。如果派出的衍生生物是吸血鬼的話,那就非常合乎主題了。依夏蘭的吸血鬼衍生物是帶有繫命的1/1白色生物。這非常適合一張白黑色的牌,因為繫命是白色和黑色分享的異能。

最酷的是,這兩個異能感覺都像吸血鬼的異能,而且它們也很有協同性。每個死去的生物都會在依蓮達死去時給你一個額外的吸血鬼。同時你又會有個讓你的對手不管殺不殺都很頭痛的巨大繫命怪物。這不管是沃索斯或是梅爾都會喜歡。


始嘯埃泰力

一旦我們知道要做一個長老恐龍的循環之後,下一步就是要確保每個都盡可能地酷炫。紅色生物第一個讓人想到的就是直擊傷害。這既帥氣又好用,但這是我們常做的東西。我們是否可以做些比較不一樣的東呢?有趣的是,顏色議會剛好正在談論紅色。

紅色是機制最多但空間卻最窄的顏色,這表示有許多方法可以創造傳統的紅色牌,但它們跟其他顏色比起來會和彼此太相似。因為如此,我們常常會談論可以給紅色什麼新異能。我們挖到的一個可用區域就是紅色的混亂感。我們喜歡這個紅色也許應該多多使用那些不知道結果的咒語的點子。舉例來說,這就是我們為何把型態轉變類的異能放到紅色裡的原因。

抽牌雖然是未知數,但對紅色來說有點太一致了。這也是我們為何想出「衝動抽牌」,也就是紅色放逐牌張並且可以在該回合施放的異能。埃泰力是否可以使用這個區域呢?如果除了可以使用牌張之外,這咒語還會幫你支付費用呢?這感覺就超級衝動,也是個很酷炫的紅色效應。


先驅循環

有時候新設計只是將舊有、從未合併過的魔法風雲會設計組合在一起而已。先驅循環正是個好例子。首先,我們從洛溫取出一組叫做先兆的循環。

  • Boggart Harbinger
  • Elvish Harbinger
  • Faerie Harbinger
  • Flamekin Harbinger

  • Giant Harbinger
  • Kithkin Harbinger
  • Merrow Harbinger
  • Treefolk Harbinger

一個罕見的八張牌循環,這讓洛溫裡支援的八種生物類別可以從套牌裡找出相對應的生物類別。牌張會放在牌庫頂來預防這些生物變成牌張優勢。

Ben和他的團隊於是將這些和我們稱為觸發領主的東西結合。觸發領主是個當特定生物類別進戰場時會觸發的生物。這是個將生物領主和咒語效應結合的方式。這兩個效應有協力效果,因為你會為自己的下個回合設定牌張的觸發。先驅的另一個優點就是它們會鼓勵你多多使用單一種族。決勝依夏蘭想要調高部族的百分比(尤其是在限制賽裡),而先驅剛好可以協助這一點。

關於這個循環,我最後要提的一點就是它只有四張牌。只有四個陣營要求我們以比較不同的風格做設計。Ben和他的團隊確保了這個四張牌的循環沒有漏掉同一個顏色。


化身恐龍

魔法風雲會已經推出了超過17000張牌,但有些牌就是容易比其他牌記住。最讓人記憶深刻的一張牌就是劫運降臨Form of the Dragon

由Brian Tinsman設計的這張牌是為了捕捉將自己變成一隻龍的風味。這是一張很古怪的牌,也是比其他牌張彎曲顏色派更多的牌,但它極受歡迎。除了在機飛版第二代中的一個搞笑版本(Form of the Squirrel)之外,我們還沒有做過其他化身XX牌。決勝依夏蘭要來改變這件事。

這張牌很早就進入檔案,並且有個非常單純的目標:「你是個恐龍」。這裡的想法是你在本質上是個15/15,並且能在每回合和其他生物互鬥。我們在設計時最大的辯論就是它應該是紅的還是綠的。變成恐龍感覺像是綠的,但能在戰場上沒有生物牌的情況下殺掉複數生物過於違反了顏色派,所以我們決定將它放進紅色。

在那之後(這還是設計的非常早期),我們只做了很少的改變。我們將這張牌從六點魔法力移到七點,然後在之後又將它移回六點。所以你們現在都能享受變成恐龍的喜悅了。嘎吼!

故事時間結束

我今天的時間就這麼多了。和平常一樣,我很想聽聽你們關於這個專欄、我談到的任何牌張,或是決勝依夏蘭 整體的回饋意見。你們可以寫電子郵件或是透過我的社交媒體帳號(推特TumblrGoogle+,或是Instagram)來聯絡我。

請在下週回來看我繼續說故事。

直到下次,希望你們在魔法風雲會的對局中也能做出酷炫的事情。

Latest Making Magic Articles

MAKING MAGIC

2021年 10月 18日

機制化顏色派 2021 裡所做的改變 by, Mark Rosewater

*/ 下面是我在機制化顏色派 2017文章和今天 2021 版本中所做改變的完整清單。在每個改變的後面,我會在藍色框內解釋改變了什麼以及為什麼修改。 在開始全部的內容前,我想先解釋我做的五類改變: 改變文字:這代表文字在舊版本和新版本之間有一定程度的改變。我會分別向你們展示舊的和新的內容。舊的會被劃掉以表示被刪除或改變,而新的內容會以綠色顯示來強調。 改變標籤:這...

Learn More

MAKING MAGIC

2021年 10月 18日

機制化顏色派2021 by, Mark Rosewater

在 2017 年時,我寫了一篇名為機制化顏色派2017 的文章,鉅細彌遺地列出了每個顏色裡的每個效應。我承諾會隨著時間更新那篇文章,而今天我就要來完成我的承諾。你可以在搭配的文章機制化顏色派 2021 裡所做的改變中看到所做的改變及解釋。 在開始前的幾個注意事項: 機制化顏色派代表了 2021 年 10 月 18 日當下顏色派的狀況。顏色派將會持續進化且隨著時間做改變...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king Magic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