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2022年3月7日全鐵賽禁牌的解釋

Posted in News on 2022年 3月 8日

By Gavin Verhey

When Gavin Verhey was eleven, he dreamt of a job making Magic cards—and now as a Magic designer, he's living his dream! Gavin has been writing about Magic since 2005.

一月的時候,我不只提到了禁牌有哪些,也解釋了理由及我們對於環境健康的看法。文末我提到:「 如果短期內還有其他更多的改變,高機率會在三月發生,因為我們將會檢視在這些禁牌後的環境變得如何,以及神河:霓朝紀上市之後是否有對賽制整體帶來影響。

也就是說:我們已經看到了禁牌所帶來的影響,以及神河:霓朝紀所帶來的巨大衝擊。

首先我想説,全鐵賽制委員會(PFP)裡的大家整體來說都對上一輪的禁牌感到滿意。我們持續每週觀察賽制,並對在魔法風雲會線上版聯盟賽和挑戰賽,及現實生活中有限的比賽裡看到更多玩家及更多元的環境感到開心。有純黑控制和純綠猛襲及其他的套牌,這段時間的全鐵賽玩家是幸福的。

然而隨著神河:霓朝紀的上市,有一副新的套牌需要處理,且我們有足夠的時間來看看這些東西帶來了什麼改變。今天的禁牌列表更新就反映了我們所做出的這些決定

讓我一個一個來解釋。

電流傳繼

風暴牌在全鐵賽中作為祭品有著長遠且充滿故事性的歷史。隨著近代新篇 2發售,大家的焦點都放在新的風暴牌上—絮聒風暴和電流傳繼沒有花費很長時間就支配了整個賽制。

在絮聒風暴被禁用之後,電流傳繼依然很強但沒有一個夠強的套牌。然而隨著神河:霓朝紀實驗融合儀的出現(尤其是再加上致命爭執),缺失的零件被補上後一切變得一發不可收拾。在很短的時間裡,黑紅風暴就爬上了賽制的頂峰。

我想說 PFP 的成員們並不覺得風暴存在於這個賽制中絕對是一件壞事。以 Reaping the Graves 為主軸的循環風暴,或是使用了劫掠蕪土僧的挺過風暴組合技套牌都獲得了成功—Bryant Cook 幾週前才用前者贏得了魔法風雲會線上版挑戰賽。這些套牌的強度較為合理,且有一些額外的互動方式—舉例來說,墳場剋牌就可以對付循環風暴。

然而,問題在於這副套牌又快又強,且很難對付。新的黑紅風暴套牌具備所有的特點,並在勝率上扶搖直上。檢視了魔法風雲會線上版聯盟賽的數據後,它有著最高的勝率且和第二名相距甚遠—扣掉了鏡像對局後是可怕的60%。數字上聽起來或許沒什麼,但作為參考,魔法風雲會歷史上支配賽場的套牌往往勝率落在大 50% 左右的位置—60% 非常高,且遠比上次的共鳴或家具組支配時來得高上許多。我們等了一段時間讓賽場主流穩定下來,並看看是否有玩家可以找到解決對策,但這次的情況似乎不如我們所意。那顯然是一個我們馬上需要著手處理的問題。

即使已經很清楚電流傳繼是需要被禁用的牌,調查其他選項依然十分重要。

第一個是祭禮組合—Rite of FlameDark RitualCabal RitualLotus Petal及其他—這些牌幾乎永遠都不是什麼好東西。你可以說把它們全禁了並讓風暴徹底消失在賽制中本質上是可以拯救這個賽制的方式。 雖然這將會是個有趣的討論,但很多玩家很享受這些牌在全鐵賽所帶來的「薪傳感」,且如上面所講的,我們認為能有一些較沒有那麼強力的風暴套牌對賽場來説並無大礙且能吸引一些玩家。

其次,我們檢視了讓電流傳繼過強的牌:實驗融合儀。這張牌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出現在全鐵賽的各個地方。

實驗融合儀很強,但它同時也能提供一些看似健康且有趣的策略機會,像是搭配Glint Hawk使用的紅白快攻及 Kor Skyfisher。雖然我們會密切關注,且在當它無處不在時會毫不猶豫地把它禁掉,但實際上它就只是讓電流傳繼向前一步成了問題。禁用實驗融合儀代表每次有一張能提供電流傳繼所需要效果的牌出現時,我們就得把那張牌砍掉。我們不認為這種打地鼠的處理方式是正確的。

最終,你可以說再等久一點來看看會發生什麼事,及賽場主流是否會發展到能應對這副套牌。然而在現在,所有的資訊都指出這副套牌已經支配了賽場。我們寧願在全鐵賽的賽場健康停滯不前前主動出擊。因此,電流傳繼被禁用。

Disciple of the Vault

在禁用 Atog 之前,PFP 進行了很多關於我們是否該禁用 Atog 和Disciple of the Vault 的討論,或是只要禁用 Atog 就好。最後,只禁 Atog 的陣營贏了,但保留了我們需要等等來看看會發生什麼事及是否需要也把 Disciple of the Vault 禁了。實在很難預測共鳴會變成如何及結果是什麼。

在檢視了賽場主流的變化後,很快我們就了解到共鳴在沒有了 Atog 後距離消失還有很長的一段路。它依然是最多人使用的套牌,也是聯盟賽及挑戰賽中表現最好的那一個。事實上即便是現在,共鳴依然是聯盟賽裡最受歡迎的套牌,大概是次受歡迎黑紅風暴的接近兩倍—雖然黑紅風暴的勝率要高上許多。

共鳴在禁牌後及神河:霓朝紀上市前之間的這段時間裡依然很強,並在神河:霓朝紀上市後加入了實驗融合儀和幫派交易。雖然兩張牌對整個策略來説都不是關鍵,這依然是兩張能幫套牌加分的牌,分別提供了額外的抽牌強度及—幫派交易提供了碰上快攻套牌時所需要的穩定度。

共鳴是一副我們希望它能存在的套牌。它很受歡迎,也在賽場主流進化中表現不錯:由於它很容易被針對,共鳴的強勢會造成每週自然的賽場主流變化—端看有多少玩家使用了克制共鳴的東西。然而,我們認為它對賽制來說最好的樣貌就是使用能降低費用的生物進行攻擊,並盡力拖長戰線以利用它的牌張優勢,而非能造成一整包大量的傷害。

在 Atog 離開後,玩家開始使用像是 Krark-Clan Shaman 這樣的生物,更傾向和一些 Disciple of the Vault 搭配來在一瞬間除掉對手(你可以在第一個異能會殺掉 Disciple of the Vaults 前重複起動 Krark-Clan Shaman 的異能)。

我們檢視了數據,發現除了上面所提它是最多人使用的套牌,且是其中一個表現最好的套牌之外,還有另外一個令人擔憂的部分:它實際上在對上風暴套牌時是位居劣勢的。

這副套牌依然有著很高勝率這點—除了對上第二受歡迎的套牌是劣勢—有很重要的意義且令人擔憂:在沒有了那副套牌之後,它又少了一個不利對局。雖然套牌可以利用備牌的位置來對抗共鳴,在使用電流傳繼的風暴套牌離開之後,我們並不確定那是否足夠。

因此身為 PFP 成員的我們重啟了這個討論。我們又一次討論了結橋—我們並不擔心禁用它們,但最後得到了和上次差不多的結論。多虧了滌地野火,它們能提供賽制中唯一一副有能見度控制套牌出場的機會,如果我們嘗試用手術的方式摘掉一或兩張結橋,也沒人能保證能根本上解決這個問題。未橫置的神器地也是類似的手術處理方式,加上這些牌實際上提供了一些使用像大猩猩祭師這類克制牌套牌的機會。

最重要的討論發生在致命爭執身上。這張牌在共鳴裡有極佳的表現,提供了額外的抽牌強度、移回神器,還能讓你犧牲你的實驗融合儀。這副套牌現在所擁有純然的牌張優勢令人印象深刻。

然而,我們對長期的牌張優勢並不感冒。能持續找出生物並在較長的對局中保持穩定不是什麼問題—更大的問題在於你用了所有的抽牌咒語來找出能結束對局的 Disciple of the Vault。致命爭執依然在我們要觀察的雷達上,依據它的強度及出現在其他套牌裡的情況而定。

除此之外,借用一個從 Patrick Sullivan 那裡學來的用法,致命爭執的替代價值較低—代表有很多的牌可以完成差不多的事。或許只要把整組換成實驗融合儀和幫派交易就可以,那並無法真正達成我們想要的效果。

另一方面來說,Disciple of the Vault 有著較高的替代價值。你很難在其他一費牌上找到類似的效果,也沒有很好的替換目標。為了要帶來有意義的影響,對付 Disciple of the Vault 看起來要合理得多。

當我們宣布禁用 Atog 時,玩家預期這會讓共鳴消失。然而實際上,這還遠遠不及—且幾乎算是無痛復活,讓其他許多牌也被拉進來下一個挑戰。這一次隨著 Disciple of the Vault 的離開,我並不意外看到同樣的情形發生。這對這副套牌還說無疑是個重創,但共鳴有太多獲得牌張優勢的方式,並能使用許多其他像是覓械巨蛇這樣能降低費用的生物、Carapace Forger,或是能使用額外的實驗融合儀等等,那將能重建共鳴並仍保有競爭力—只是不像以前有那麼高的使用率。

說到大生物,還有一點要提的:我們也討論到旅居者行侶,如果共鳴在未來看似需要幫助,解禁它也是個選項,因為它能很好地利用生物的策略(不過我們得要很小心,考慮到多張 融血噴泉情況—那對高費的共鳴咒語來說能提供很大的折扣)。然而,有很高的機率共鳴並不需要幫助。很長一段時間,全鐵賽裡的共鳴並沒有使用 Disciple of the Vault,而我們也很期待看到在沒有這張牌後共鳴會變成什麼樣子。

Disciple of the Vault 被禁用。

Expedition Map

再來這個有點不一樣:解禁!

上一次,我們禁用了 Bonder's Ornament預視稜鏡,目的是瞄準了家具組套牌。整體來說,我們對結果十分滿意。降低了家具組的強度確實為賽事打開了空間,因為過去那你需要快速獲勝否則家具組就會用它的魔法力和牌張優勢壓垮你的壓力已不復存在。我們更喜歡家具組現在的強度而非之前的。

然而,我們也想看到稍微再多一點家具組出現在賽場上。如果家具組所帶來的持續威脅待在賽場主流的頂端並非我們所樂見,但知道它存在且你可能會碰上這點我們覺得能讓賽場變得更健康。我們並不打算涉及 Bonder's Ornament 或預視稜鏡因為那可能有點過頭,但認為 Expedition Map 應該可以被放出來。如果它能提供家具組一點加速,很好;如果它不會影響家具組在對局中出現的數量,我們也不預期會再更進一步。

當 Expedition Map 一開始被禁用時,它對家具組套牌所帶來的影響後來發現並不大。這次的解禁在預視稜鏡及 Bonder's Ornament 被禁用的世界裡變得稍微重要,因為家具組將可以搜尋需要的顏色來施放咒語—一個不大但對對局會有所幫助的細節。

我們也認為在有了能幫助玩家在前期湊滿家具組的能力,卻少了預視稜鏡和 Bonder's Ornament 調色的情況下,這或許能為我們帶來一些與過去不同的家具組套牌,像是雙色或是三色的家具組套牌。

最後,因為家具組對 Moment's Peace 的依賴程度,共鳴能使用 Disciple of the Vault 這點在過去對家具組來說也是個問題。移除 Disciple of the Vault 也和這次的解禁一同能對家具組帶來幫助。

時間軸與其他牌

在結束之前,我想提一下這些不是我們唯一有檢視的套牌。我們全部都檢視過了一遍,尤其是那些在神河:霓朝紀裡獲得了新工具的套牌。

月路駭客是張我們一開始有點擔心的牌。雖然他依然在我們的關注範圍內,仙靈現在看起來不是個大問題。它是一副很不錯的套牌,但現在沒有行動的必要。同樣的,有著君主的紅白套牌依然很強,尤其是在加入了實驗融合儀之後,但我們還沒有足夠的證據顯示現在需要處理君主。

即便如此,這次的禁用和解禁將會改變賽制及這些策略的可見度,我們也將會在接下來的幾週持續觀察。除了緊急情況發生之外,下一次這個賽制有任何改動很可能會是在我們看到新卡佩納:喧囂黑街加入後的結果之後。

如果你有任何想法或問題,歡迎與我或任何 PFP 的成員聯絡。謝謝大家看完今天的文章,希望大家都喜歡全鐵賽!我們將會關注這週末的挑戰賽來看看賽制變得如何—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Gavin,僅代表全鐵賽制委員會:

Alex Ullman – @nerdtothecore
Alexandre Weber – @Webermtg
Emma Partlow – @Emmmzyne
Gavin Verhey – @GavinVerhey
Mirco Ciavatta – @Heisen011
Paige Smith – @TheMaverickGal
Ryuji Saito – @Saito_o3

Latest News Articles

NEWS

2022年 5月 12日

窺探Double Masters 2022、多明納里亞:眾志成城和更多產品 by, Wizards of the Coast

公告日已至,而這個月的內容豐富精彩。非常盛大。其規模之大,至少是預期的兩倍。它不僅規模龐大且內容精彩,並且將魔法風雲會的諸多元素結合起來。這是對經典的回歸,也是對未來的展望——而且還不止於此。 由Double Masters和多明納里亞:眾志成城率先亮相,繼而是「關愛你的零售店」促銷活動回歸,以及全新的《魔風競技場》重要賽事和鍊金新篇:柏德之門,以及魔法風雲會無疆新宇宙...

Learn More

NEWS

2022年 5月 12日

率先窺探魔法風雲會無疆新宇宙Warhammer 40,000協作產品 by, Billie Kaplan

8月12日,隨著魔法風雲會的無疆新宇宙Warhammer 40,000協作產品上市,兩大宇宙將會交融。Warhammer 40,000和魔法風雲會這兩款標誌性桌上遊戲巨頭的協作產品包括四副指揮官套牌和三款Secret Lair產品。這些產品將Warhammer 40,000宇宙的陰暗傳說、標誌性插畫和交戰陣營帶到魔法風雲會的多重宇宙中。 在遙遠未來的無盡戰爭中縱橫新...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News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