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風雲會裡最重要的問題

Posted in Beyond the Basics on 2016年 6月 2日

By Gavin Verhey

When Gavin Verhey was eleven, he dreamt of a job making Magic cards—and now as a Magic designer, he's living his dream! Gavin has been writing about Magic since 2005.

假設你正在達成目標的途中吧。你了解自己的狀況:可以構築自己的套牌,可以不算太差的進行遊戲,比賽有時會贏有時會輸。

但你想要更進步。單純玩魔法風雲會已經沒有辦法滿足你¬-你想要變得更強。或許你在另外一邊看到了美好的未來,像是獲得專業賽的參賽資格…或只是想在下一場本地的輪抽裡擊倒Jimmy。

你要如何達成你的目標?你要如何找到那看似隱形的方法來幫你提升到下一個高度?

歡迎來到見微知著。

每一週,我都將會深入探討魔法風雲會的一些面向。可能是如何構築一副特定類型的套牌,可能是如何判讀補充包輪抽的信號,甚至可能是分析由讀者所提供的特殊對局。

在結束了每週的ReConstructed專欄後,我迫不及待想開始下一個專欄,有太多的主題我想要討論的了(如果你有一個想看到的主題,請讓我知道-之後我將會提供更多的詳細資訊)!

這一週,我要從一個非常簡單的問題開始。這個問題,是我認為當你在進行一場魔法風雲會的遊戲時,你會問自己最重要的那個問題。

準備好了嗎?

這個問題是:

我的對手為什麼會那樣做?

信息的情報

假設你正開始一場魔法風雲會的比賽。你洗完了牌,下了地並施放咒語。簡單來說,就是你開始有所動作。

這時,所有你做的動作都不是隨機的。每一個所做的決定都有它的理由。不管那個理由是否正確,總會有那麼一個理由讓你決定這麼做。

想像你到了一家雜貨店,你不會隨便每隔五英呎就把一個東西扔進你的購物車裡(假設不是在進行大搬家遊戲的狀況下)。每一個被放進車裡的東西都有它的原因。買麵包是因為你想做三明治,買雞蛋是因為你想在蛋壞掉前烤個蛋糕。如果你是我,你可能還會買三碗鷹嘴豆泥來確保你不會不小心吃完。

這些都是有目的性的決定-在你的目的下,你最後是否真的做了蛋糕或需要那三碗豆泥並沒有那麼重要,因為在當時你一定相信你需要它們。

讓我們停止把自己搞得很餓並回到魔法風雲會上吧。

從玩家的角度來說,你可以假設所有你對手所做的-每一件事-背後都有一個原因。

而你跟成為一個會讀心術的魔法風雲會玩家間的差別是什麼?你得要從你對手所留給你的麵包屑中去找到那所有的想法(好吧,我想我還沒有結束用食物的暗喻)。

如果我在每次對局結束後都問我自己「為什麼我的對手要那樣做?」,這將會改變你面對遊戲的方式。

讓我用例子來表達我的意思。

土地的情報

你跟Mark正在進行一場標準賽的對局。假設你對到的是在上次專業賽中大展身手的黑綠豪族套牌。

Luis Scott-Vargas的黑綠豪族

Download Arena Decklist

在第二盤比賽中,對手選擇了先手。在他的第一回合,Mark下了西行谷修道院並結束了他的回合。

現在這裡有兩個選項:

  1. 抽牌並開始你的回合。是說,他不過就是下了塊地嗎?
  2. 先問自己一個問題:「我的對手為什麼會那樣做?」

前面的選項是一般對局會選擇的方法。但想像一下,假設我們問了自己這個問題然後再沿著第二條路走下去。

Mark下了西行谷修道院代表了什麼?

為什麼Mark會先下西行谷修道院

Mark的套牌是黑綠,無色的魔法力源對他沒有任何幫助。如果他有嘶響濕沼,他應該會在這裡讓它橫置進場-所以很明顯他手上沒有嘶響濕沼。如果他有一些有色魔法力源,他也很有可能會先下那些地。

如果再繼續探究下去,假設你知道這副套牌的策略的話,你會知道這副套牌通常應該要儘可能的晚下西行谷修道院才是最有利的。

這些都代表了什麼?看來很有可能Mark並沒有有色的魔法力源,或許他保留了一個有兩張西行谷修道院的手牌,或許他有一堆一費的東西和一張秘石儀式並期待可以抽到一張有色魔法力源。這部分你還不會知道-但假設Mark並沒有很多地是合理的。

這對你有什麼幫助?依據套牌的不同,代表你或許可以用一個更積極的開場方式來迎戰他少地的狀態-或者,如果你的套牌可以在持久戰中勝出,你可以選用一個需要更長時間來準備的強力對局方式。

攻擊的情報

戰鬥時間!

你跟Jimmy正在一場依尼翠闇影的限制賽對局,遊戲進行到了後段,雙方都還剩12點生命,而他使用的是紅藍套牌。兩邊都有很充足的魔法力,戰場上唯一的生物是Jimmy的瘋狂先知。這時他抽起了他唯一的一張手牌後結束了回合。

讓我們問自己一個很基本的問題:這代表什麼?

好吧,讓我們繼續下去。

如果Jimmy抽到了一張地,幾乎可以確定他會馬上把它餵給先知。你盤面上沒有東西,他也不用保留他的生物來阻擋,找出另一個威脅對他來說是很重要的。

但從另一方面來說,如果Jimmy抽到了一張他想要保留的牌,他就應該用先知進行攻擊!沒有理由不在這裡削減你兩點生命。如果那是一張生物的話,他應該會在戰鬥後行動階段使用它。

這在在都告訴你一件很有趣的事:他抽到了一張他想要保留的牌,但他想要他的先知站著。

這可能代表了一些事:他抽到了一張普通的咒語,想在丟掉前先在你的回合確認是否真的不需要。但還有其他的可能嗎?

瘋魔!

你可以在棄牌的時候用瞬間的速度施放任何有瘋魔異能的牌。他的這個動作用來解釋他抽到一張有瘋魔異能的牌再合理不過,所以你應該要在考慮對手有什麼的時候把這個考慮進去。

這為什麼有影響?可能跟很多的原因有關係。舉例來說,如果你的對手沒有在你的回合使用先知,我會馬上把那張牌視為像粉碎專注那樣的反擊牌-而在幾個回合後,知道對手手上的那張牌是一張瘋魔的反擊牌很可能成為勝負的關鍵。

時間的情報

對手在什麼時候施放他們的牌是手上有什麼一個很大的暗示。一個很基本的規則:當你的對手做了一些不尋常的事,你最好問問自己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

這裡有個很好的例子。

再一次回到依尼翠闇影的限制賽。你的對手Kimberly牌一直打得不錯,使用的是白綠套牌。她重置,施放了一張瑟班巡檢官,然後用她的生物對你進行攻擊。

這個攻擊代表了什麼?

如果這位身上帶著大問號的瑟班巡檢官沒讓你看出線索(哈哈),奇怪的點在這:Kimberly在她的戰鬥前行動階段就施放了瑟班巡檢官。通常在魔法風雲會裡,正確的策略是儘可能晚施放你的咒語-所以生物咒語通常會在第二行動階段被施放。這裡奇怪的地方在於她是在攻擊前施放的。

為什麼會這樣?

這會給盤面上增加兩個東西:一個額外的人類一個線索衍生物,很有可能她盤面上需要的就是其中一個。或著如果在戰鬥中出了什麼事,她希望可以犧牲線索來找解。

但更有可能的是,有一張牌告訴她改變方式來早一點叫巡檢官。

所以再繼續深入下去的話,你會發現她擁有的牌很有可能是:勇迎未知

這會是一個當你在攻擊時想要發揮最大作用的灌大咒語,而知道這一點就可能成為贏或輸的分野。

或許你只剩七點生命,而如果你讓她的攻擊穿透,你就會輸掉比賽;或許如果你準備要阻擋,那當你用你的3/3生物去擋他的招募官的話,你將會吃大虧,但阻擋柳條巫婆卻不會(如果再看得更深一點,暮巡班招募官的能力太強,他們通常不會在會被換死的情況下進行攻擊)。或許這代表你不應該阻擋,這知道這部分的資訊是很關鍵的。

錯誤情報

在討論完這些原則後,接著馬上就會有另外一個問題:「如果那並非刻意而我的對手只是犯了錯呢?」

這個顧慮非常的合理。總歸來說,魔法風雲會裡玩家永遠都會犯錯。即便是一些老玩家在高級別的比賽中也是。有些人會意外地忘了用瘋狂先知攻擊就讓過回合,手中也沒有任何一張瘋魔牌!

這很合理,也確實會發生,但實際上來說,大部分的時候你的對手並不想要犯錯。你應該要永遠假設你的對手牌打得很好。當然,有很多少見的情況會讓你有額外的資訊來修正你的假設-例如你的對手沒用瘋狂先知攻擊就讓過了回合,接著打了自己一巴掌說「啊!」¬-但整體來說你不應該低估你的對手。

所以,任何情況都應該要適度地用最好的方式做出判斷。額外資訊-例如其他魔法風雲會裡的資訊-都應該被評估。如果在判斷正確的情況下你選擇的做法只比第二好的做法好5%,但判斷錯就會一敗塗地的話,那或許就不值得。這是永遠都必須要銘記在心的一點。

接著,當然,還會有更深的層級。

在一些級別的對局中,對手會試著想得比你多。他們會在戰鬥前階段施放瑟班巡檢官來讓你懷疑他們是否有勇迎未知,並看看如果你假設他們有你是否會阻擋。

這些都有可能。但從實際的角度來說,只有那些經驗老道的玩家才會用這個層級的思維模式。確實必須要注意-但這些並不會一直困擾著我,尤其是在你剛開始學著任何事情都問自己為什麼的時候。

情報之外

這介紹了魔法風雲會裡最重要的問題。

我會用我最喜歡的魔法風雲會故事來做結尾,描述這類事情如何在高級別的比賽出現。這包含了一些古早的怪牌-但核心概念跟今天所講的是一樣的。

那是幾年前在時間漩渦環境構築賽的時候,名人堂成員Luis Scott-Vargas跟Paul "Paul" Cheon正在進行一場控制套牌間的鏡像對局。

這副套牌建構在Mystical Teachings上,放進了很多反擊系的咒語跟阻止對手行動的方法。

在這個對局中,其中的一張關鍵牌是Ancestral Vision

Ancestral Vision所可以抽起的牌往往足夠成為勝負的關鍵。Luis有一張只剩一個指示物的延緩的預視即將要破繭而出。

Luis已橫置了他所有的地,而他的對手Paul則結束了他的回合。然而他在Luis的維持步驟時用Pull from Eternity瞄了Ancestral Vision-這等於是消滅了它。

這對Luis來說不是什麼好消息:他希望Ancestral Vision結算!幸運的是,他手上握了一張反擊咒語。

看到這裡大家都會想要馬上反擊,這將是這場對局中最重要的一動!每當我想到這個故事時,Luis當下的動作就會再一次出現在我腦海:他看著手上的反擊咒語,來回翻弄在準備要施放的時候-停了下來。

因為Luis發現事情有些不對,某個奇怪的東西正在等著他。他上一回合地已經全部倒光了,Paul在那時就應該可以不用怕被反擊的施放拽入。邏輯上的結論只有一個。Paul希望Luis用他手上的取消來反擊他的拽入。

Luis讓拽入結算,而Paul手上的牌呢?確實就是Imp's Mischief

這張牌可以把預視轉到Paul身上,幾乎等於獲得遊戲的勝利-他要做的只有讓Luis先用掉它的反擊咒語。Luis用他的聰明化解了這一切。

女士先生們,這就是如何把「為什麼」這個問題實際運用的最佳範例。

希望你會開始把這些有用的方式加到你的對局中!在未來的日子裡,我還會談到更多跟這有關的東西。

說到這裡,我想知道你們想看到哪些內容!請跟我聯絡讓我知道你想要看到的內容跟有興趣的東西。你有一些有趣的對局想分享嗎?有哪些類型的套牌你從沒見過構築得很好的呢?你在輪抽時一直有選顏色的問題嗎?我想知道你們希望我接下來談什麼!

找到我最好的方式?身為一個社群媒體的愛好者,任何你追蹤我的地方就是最好的地方¬—或許最好的地方是推特Tumblr。我會看過所有我發上去的東西,而如果你並非跟我一樣是社群媒體的愛好者,你可以發郵件給我到beyondbasicsmagic@gmail.com,我一定會看到的。

希望你在下週都能見微知著,並持續不停的問「為什麼?」

下週見!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Gavin

@GavinVerhey

GavInsight

beyondbasicsmagic@gmail.com

Latest Beyond the Basics Articles

BEYOND THE BASICS

2018年 1月 4日

一切為登殿 by, Gavin Verhey

依夏蘭的下一章即將開始。 決勝依夏蘭接著依夏蘭結束的地方繼續下去。四個部族彼此間更加糾纏,匯聚在同一個地方,那個吸引英雄們前往的地方¬-傳說中的黃金城歐拉茲卡。 只剩下一個問題:你會成為那個登殿得到黃金城祝福的人嗎? 黃金城祝福 | Yeong-Hao Han 作畫 關於故事的問題我將留給魔法風雲會創意團隊的同事們,但如果你想知道人們是否會在決勝依夏蘭的構築和限...

Learn More

BEYOND THE BASICS

2017年 11月 16日

取得領先 by, Gavin Verhey

歡迎回到見微知著!今天我準備了一篇很重大的文章給你,還包括一張新的預覽牌! 真的?但首先我想先談一些你或許不會看但是很重要的東西-我相信你一定已經拉到最後去看預覽牌了。不過有夢最美嘛! 讓我們開始吧! 我想你應該知道,競爭級別的魔法風雲會比賽通常是一對一的個人賽。在一場比賽中,你坐在對手的面前,注視著他的眼睛並準備戰鬥。在那個時候,你們的對手只有彼此,其他的都不再重...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Beyond the Basics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