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會在新卡佩納:喧囂黑街中找到的傳奇角色

Posted in Feature on 2022年 6月 14日

By Miguel Lopez, Ari Zirulnik, and Grace Fong

新卡佩納充滿了強大的人與勤勞的人、腐敗的人與勇敢的人,每一個人都擁有形塑這座城市的故事與命運。雖然新卡佩納:喧囂黑街小說無法講述他們所有人的故事,但在此你可以找到這些你即將遇見的傳奇角色們的背景簡介。

新的傳奇角色

鬧事人賈希絲

Jaxis, the TroublemakerJaxis, the TroublemakerJaxis, the Troublemaker

惡魔掌管新卡佩納,但來自柯達亞的傳言卻說那將不會持續太久。

在下方的拳擊場中有一位明星,一個受到新卡佩納最底層行政區的歡呼群眾所簇擁的名字:鬧事人賈希絲。她是個鬥士,是個拳擊手,可說是最優秀的拳手之一。擁有像卡佩納主幹線一樣的右鉤拳和宛如電鑽般的戳刺。未嚐敗績,她的優秀讓人們開始談論;在絕藝盟刺客執行的一場失敗的刺殺行動後,人們已開始抱持希望。

每個人都看見了。刺客們將她逼到角落,五打一,接著在一陣閃光中她就被燃燒的陰影所包圍-人們認得這些陰影。它們是其他鬥士;有些曾與她交手過,有些已退休或在很久以前過世。被召喚至她身邊,它們猛擊刺客,並在旁觀者的歡呼聲中將他們趕跑。賈希絲不只是最優秀的,人們還說:她被賜福了。惡魔或許統治了新卡佩納,但像賈希絲這樣的鬥士卻為人們帶來了希望。

織契魔馮柯斯帕拉

Falco Spara, PactweaverGolden age Falco Spara, PactweaverGilded Falco Spara, Pactweaver

新卡佩納的根基依然是個謎,籠罩在幾世紀的時間與魔法迷霧中。少數人還清楚地記得這座城市的起源,但 這一小群人中的第一位就是扶濟社首領:織契魔馮柯斯帕拉。

於新卡佩納創建期間從凡人升格為惡魔,馮柯斯帕拉是個心思縝密、行事嚴格的角色。馮柯將他的扶濟社打造為新卡佩納最高層級的專業保護者。他們的條約與契約具有約束力-有時正如字面所述-為其簽署者提供保護以換取債務,並於稍後再前來索討。對那些需要更多保護的人來說,馮柯已訓練其扶濟社成員習得後盾魔法,並讓他們成為新卡佩納任何負擔得起的人的私人保鑣與保護者。

馮柯身處世界頂端,是一位高地園領主。其他四個家族都得仰賴他的扶濟社尋求保護,就跟大部分的市民和社會菁英一樣。然後出現了魔頭,於是馮柯才發現從世界頂端墜下的距離有多遠。

閱讀更多關於馮柯斯帕拉的故事:

毀約者

美魅盜賊科梅拉

Cormela, Glamour ThiefGolden age Cormela, Glamour ThiefGilded Cormela, Glamour Thief

親愛的,魅力無法被竊取。當一個人站出去面對這個世界的時候,他就告訴了世界自己是否具有魅力。科梅拉很清楚這一點,於是便照此過著她的生活。科梅拉就是魅力、優雅、奢華-她就是潮流、高地園風格的驅動者以及由尚奪爾勳爵親自指導的館長。

身為在高地園擁有畫廊的專業人士,科梅拉的公開展覽品不多並且經常輪替。急切的年輕藝術家-來自她的小團體以及那些渴望加入的人-會將他們最前衛、最大膽、最激進的作品優先提供給她;成為科梅拉最喜愛的作品之一就表示成為新卡佩納的熱門話題。

但這不是科梅拉的所有面貌。首先,身為一位絕藝盟成員,科梅拉是尚奪爾勳爵最喜愛的其中一位收購專員,甚至能在不讓擁有者懷疑的情況下從最嚴密看管的私人收藏品中「取回」作品。她的獵物是那些試圖逃避與尚奪爾勳爵的交易與契約的人:容易對付的目標。也是那些驕傲、自大,或天真到認為一個美魅年輕的時尚教主不會也是一個割喉天才的人...

貪婪的艾弗琳

Evelyn, the CovetousEvelyn, the CovetousGilded Evelyn, the Covetous

在新卡佩納鮮少有人記得舊世界。在秘聞幫內某些格外年長的史芬斯以及在樂舞會的狂歡行列中的少數老年羅克曾經歷過那段早期歲月。絕藝盟自豪於擁有最長壽的成員-尤其在獲得尚奪爾的吸血鬼賦禮後更非難事-但他們大部分都是在新卡佩納的閃耀高塔建成後才被轉化的。不,真正的老衛士人數稀少:只有五個家族的領袖,還有貪婪的艾弗琳。

尚奪爾曾經是她的愛人-不過那已經是陳年往事了。身為第一個接受來自尚奪爾的吸血鬼賦禮的人,艾弗琳依然記得舊卡佩納的時光,記得這個世界在荒廢前的樣貌。從那時起,她已活過多種人生,但一直以來,她已從舊世界收集且保存了大量的私人文物收藏品。她的專業使她成為除了尚奪爾勳爵以外唯一一個能夠進入其私人檔案庫的人。

雖然艾弗琳既有禮又大方,並且願意遷就年輕的絕藝盟成員-他們對她而言都算年輕-以及新加入家族的成員,但人們可不能低估她。她或許是個收藏家,但她一開始是個殺手,而且任何不如她的生命都是可以被隨意消耗的生命...

閱讀更多關於艾弗琳的故事:

家人至上

傑米爾副手金妮斐

Jinnie Fay, Jetmir's SecondGolden age Jinnie Fay, Jetmir's SecondGilded Jinnie Fay, Jetmir's Second

身為被樂舞會星探於梅齊奧發現的一個孤兒,金妮斐在擔任萬通匯守衛期間證明了自己是個技藝精湛的鬥士。她的用劍技巧吸引了傑米爾的目光,於是便讓她擔任他的私人護衛;她讓自己受到這位年老獅族的喜愛,而他則將她作為從未擁有過的女兒看待。致命、美麗,又深愛著生命的美好,現在金妮以樂舞會的法定繼承人自居。除了身兼傑米爾最忠誠、信任的副手,金妮也花了大部分的時間在管理樂舞會的獸窩-專業的獸群管理員在此養育稀有的都市野生動物品種以及奇異的茶杯生物。

在終響會事件與魔頭之戰期間,為了保護她的養父傑米爾不受魔頭爪牙們侵擾,金妮跟艾紫培和薇薇安組成了一個不自在又經常產生摩擦的暫時性聯盟。在設法從鵬洛客們身邊偷回吉婭妲的行動失敗後,現在金妮專注於重建殘破的樂舞會以回復其往昔榮光。

閱讀更多關於金妮斐的故事:

第一集:回家
第三集:考驗
第四集:聖源
第五集:天使讚歌

卜策魔拉斐茵

Raffine, Scheming SeerGolden age Raffine, Scheming SeerGilded Raffine, Scheming Seer

舊卡佩納史芬斯的數量從來就沒有很多。領域性強又自負,他們爭取大眾的讚揚、恐懼,與奉獻,精心打造預言以驅使群眾前往他們的殿堂。身為一個年輕的史芬斯,拉斐茵用半隻手掌就能算完她認識的同類:她的母親,在她能夠飛翔時就把她趕了出去;她的對手,其占卜跟拉菲茵的占卜一樣自相矛盾;還有她的愛人,拉斐茵已記不得他的名字和臉孔。

那一切在他們到來時發生變化。拉斐茵的預言-沒人想聽,因為它們既黑暗又陰森並且提到一種耀眼的金屬-竟然正確無誤。她獨自被拔擢,被一位大惡魔授與了惡魔身份,而在此刻新卡佩納的輝煌裝飾藝術中,拉婓茵成了僅存的史芬斯。很好。她喜歡這樣。就讓她的「家族」來侍奉她,在他們以夢境餵養她的同時讓他們用墨水寫下她的夢境。讓她的預言支配這座城市的未來。至少這次他們或許會聽她講述另一場即將到來的末日-她沒有夢見其他東西...

閱讀更多關於拉斐茵的故事:

你期待看到的

收集魔尚奪爾勳爵

Lord Xander, the CollectorGolden age Lord Xander, the CollectorGilded Lord Xander, the Collector

如果有任何實力相當的人出現在他面前,絕藝盟領袖尚奪爾勳爵會認為自己比他們優秀。在這種情況發生之前,他會以自封的新卡佩納歷史管理者以及現世編管者的身份進行統治。他透過於絕藝盟眾多畫廊、博物館,以及檔案庫中的展覽品來為歷史分階段。他利用絕藝盟所僱用的專業、謹慎的刺客們來管理目前的城市。

尚奪爾勳爵承受三樣賦禮的重擔:吸血鬼屬性,這給了他永生;一份惡魔的祝福,這給了他力量;還有一頂皇冠,他感覺不到其重量,畢竟貴族頭銜已不具任何意義。總之,尚奪爾勳爵擔起了新卡佩納收藏家與管理員的職責。管理是一份令人心力交瘁的工作,這份苦工漸漸讓他想起了在城市興起以及騎士、領主,與怪獸時代消逝之前的舊時光。隨著終響會即將到來-整個城市的歲末慶典-尚奪爾勳爵再次規劃了一份讓整座城市產生共鳴的偉大計劃。

閱讀更多關於尚奪爾的故事:

第一集:回家
第三集:考驗
第四集:聖源

焚炎魔齊朵拉

Ziatora, the IncineratorGolden age Ziatora, the IncineratorGilded Ziatora, the Incinerator

其他龍給了她許多稱號:傻瓜、龍族叛徒,甚至比他們愛慕虛榮。當她第一次接受大惡魔的合約時,勤工聯領袖齊朵拉便從親族那裡聽到了這些稱呼。但今日其他龍族何在?儘管他們正直、沾沾自喜且純淨,舊卡佩納的巨龍都是塵土。在齊朵拉統治柯達亞的同時,那些強大的龍族守護者已化為被拋光的頭骨與牙齒,在舊卡佩納博物館的燈光下閃耀著。

現在,齊朵拉就是力量。齊朵拉就是財富。齊朵拉就是焚炎魔,她是柯達亞的勞動生物以及新卡佩納工程師的鬥士。大惡魔和他們那些好騙的天使們或許埋入了最早的地基並且放置了大鋼樑,但齊朵拉和她的勞工才是從鷹架上建造了這座城市的人。現在齊朵拉也是五個家族中佔有最大量珍寶的人:新卡佩納最大批的單一金圓儲量正由勤工聯掌控。在這個珍貴資源逐漸減少並且需求量增加的時代裡,掌控金圓的流通就能支配這座城市的命運;一旦有人挑戰這份獨佔權,那就代表了戰爭。

希望聖源吉婭妲

Giada, Font of HopeArt deco Giada, Font of HopeFoil-etched Giada, Font of Hope

吉婭妲,一位來自梅齊奧低層地區孤兒院的少女,是樂舞會最重要的秘密、新卡佩納最偉大的希望,以及其他家族最危險的威脅。被樂舞會的星探發掘,吉婭妲很快就成為金妮最喜愛的人-金妮期望已久卻不可得的小妹妹-以及傑米爾最偉大的珍寶。吉婭妲很特別。身為一位有天份的歌手,她順利融入了樂舞會的天真少女、社交名流,以及年輕明星之間。但與他們不同的是,她有一份從未在新卡佩納見過的天賦:伴隨著觸碰與祈禱,她甚至能夠把最難聞的城市污水轉變為純淨的金圓。樂舞會急著把她藏起來,但他們對於這份魔法物質的渴望卻凌駕了他們的謹慎程度:傳奇地受到金圓所驅動,他們的派對已舉辦得過多了。

當其他家族遭遇來源逐漸短缺並且急切地渴求金圓的時刻,樂舞會卻毫不受影響。有了吉婭妲,樂舞會便不須節制。有了吉婭妲,城裡的權力平衡已徹底改變。吉婭妲想要的是一個家。這不是她的錯-透過一份對她而言更像是詛咒的天賦-現在有五個家族都想得到她。

閱讀更多關於吉婭妲的故事:

第三集:考驗
第四集:聖源
第五集:天使讚歌

鵲姐萊格麗

Lagrella, the MagpieGolden age Lagrella, the MagpieGilded Lagrella, the Magpie

鵲姐萊格麗是扶濟社最可怕且最敬重的執法者之一。身為馮柯勢力範圍內的契約法師,萊格麗被允許在她監督的協議中保有運作的空間:所有扶濟社成員都預期在每一筆交易中抽取「少許金額」作為酬勞,因此萊格麗便拿取了像她這種地位的人應當擁有的東西。

萊格麗的可怕名聲-以及綽號-來自關於她如何運用其錢財的傳聞。她在位於閣樓的一個巨大水箱裡養了一批奇異魚類。在水箱內有許多金色與銀色的雕像:這些真人大小的塑像捕捉了違約者臉孔的悲慘細節。甚至連絕藝盟都讚賞這些雕像的品質,但只有萊格麗知道真相:這些雕像就是那些違約者,被浸入融化的金屬中並且被扔進她的魚缸內永眠。

閱讀更多關於萊格麗的故事:

你期待看到的

樂舞會主廚羅孔

Rocco, Cabaretti CatererGolden age Rocco, Cabaretti CatererGilded Rocco, Cabaretti Caterer

羅孔喜愛社交,也是萬通匯-樂舞會的主要活動空間、集會廳與舞廳-的主廚。羅孔不只管理萬通匯的各式廚房,還有許多俱樂部、餐廳、小餐館,以及樂舞會經營的地下酒吧的菜單,在幕後工作以主導高地園菁英們的口味。他的美食帝國橫跨了新卡佩納的所有階層。

他對於物流工作的專精程度與他在廚房裡的巧手相匹配;他設計的每一道菜都是一份平衡的傑作,綜合了不同風味與口感以從最平凡的食物創造出不凡。隨著金圓降臨新卡佩納,羅孔的美食也找到了卓越的新高度,而且他的副主廚們也說他們從未見過靈感如此充沛的羅孔。

閱讀更多關於羅孔的故事:

第三集:考驗

街頭明師瑞格

Rigo, Streetwise MentorGolden age Rigo, Streetwise MentorGilded Rigo, Streetwise Mentor

儘管隔絕於高地園內,扶濟社從不忽視社群的力量或是來自街頭的知識。他們說,往上看就是往前看。他們有些最棒的執法者與契約法師都來自力爭上游的人,這些來自柯達亞與梅齊奧的孩子們拚命地讓自己融入家族並且保持那份驅力以在扶濟社內升遷。

瑞格就是像這樣的一個孩子。身為梅齊奧街頭的孩童,瑞格曾夢想跟新卡佩納的天使們一起工作。扶濟社是他的第二志願,於是他便奮力吸引扶濟社招募員的目光。在青少年時期,瑞格打造了他的報童、扒手、擦鞋童、搬運工,以及跑腿員網路以幫助部署於梅齊奧的扶濟社成員接收消息、保持時髦、飽食,與進行非法收款。他相當成功並且很快地就被梅齊奧的扶濟社成員收養。在往高地園的優秀公司晉升的過程中,瑞格從未失去那份上進驅力。現在已成為一個成熟的扶濟社員,瑞格從未忘記自己的出身:他自願於梅齊奧工作,並特別關照那些與自己如此相似的孩子們。

閱讀更多關於瑞格的故事:

毀約者

龍急策歐妮斯

Ognis, the Dragon's LashGolden age Ognis, the Dragon's LashGilded Ognis, the Dragon's Lash

就算是巨龍也需要助手。當這些巨型蜥蜴在數錢的時候,總得有人確保他們運作順利並且讓金圓持續流通。歐妮斯是齊朵拉的副官,一位酷似齊朵拉的凡爾西諾-只不過身形小了點,以滿足這隻古老惡魔龍的虛榮心。身為前線暴徒,歐妮斯是柯達亞所有金圓交易的監督者以及勤工聯下城掠奪行動幕後的戰略大師。

雖然她的前線地位可能會讓她在家族菁英之間看起來地位較低,但對勤工聯而言,待在前線就是力量與團結的標記。打架和戰鬥是苦差事-那些適合這種生活的人總是活不久。雖然歐妮斯是最早待在齊朵拉身邊的其中一位凡爾西諾,也是少數幾個被授予齊朵拉夢寐以求的綠焰的人,但她依然與同袍們並肩作戰,一邊撞得頭破血流一邊數錢幣。

歡宴魔傑米爾

Jetmir, Nexus of RevelsGolden age Jetmir, Nexus of RevelsGilded Jetmir, Nexus of Revels

新卡佩納的主持人不只要有一顆溫暖的心和一件昂貴的套裝-他是新卡佩納的生命力,唯一一個精力充沛的惡魔,像個太陽般地讓菁英繞著他轉。每個場景都要有傑米爾存在。若是少了他的錢幣、他的認可,還有他的金圓,新卡佩納就只是空蕩蕩的世界裡的一座塔。人們需要生活,不只是生存;傑米爾很早就知道這件事。現在,他將致力於確保人們生活在他這個版本的新卡佩納裡。

傑米爾是樂舞會的創始人兼老闆,也是新卡佩納的五個家族之一。很久以前,他率領一群獅族德魯伊宗派。在舊卡佩納,他們是祭禮與儀式的大師,自然世界的宗徒-它的豐饒、美麗,以及因為一切事物與其內在而產生的循環。生、死、重生,和永生,在第一批人移居新卡佩納之前,傑米爾的宗派早已懷有未來樂舞會的家族精神。他和他的教團替早期的移居者帶來娛樂,讓他們保持愉快,而相對地,他們則供應他們溫飽。這份關係,雖然已跟一開始時相去甚遠,但此時在本質上卻是相同的。傑米爾讓金圓持續流通,讓音樂繼續彈奏,讓舞池持續燃燒,於是新卡佩納便因此而喜愛他。

閱讀更多關於傑米爾的故事:

第一集:回家

工筆畫匠帕涅絲

Parnesse, the Subtle BrushExtended-art Parnesse, the Subtle Brush

擁有足夠的技術與自信來描繪一個吸血鬼是一項寶貴的技能,也會導向一份危險 的工作。他們無法看見鏡中的自己,明白了嗎?因此你描繪他們的方式就是他們看見自己的方式。有許多風險,也有高額報酬。甚至對其他吸血鬼來說也有各種風險,從因為差評而被木樁刺穿到從來無法完成他們自己的畫像。

帕涅絲是最棒的畫匠之一,她的專長不一定非得描繪吸血鬼的真實容貌,而是描繪出他們希望被看見的樣子。她有一支巧妙的畫筆-還有一點浮誇的秘聞幫魔法(來自一位朋友的贈禮)-來幫助她看見她的對象們最自信的自我形象。這裡修一下光滑的皮膚,那裡抬昇一下獠牙,那邊再用力扯一下-那些委託帕涅絲作畫的吸血鬼將會看見自己變得比以往更潔淨美麗(或可怕),因此,他們持續讓帕涅絲收取全額費用並且在短期內排滿了預約。

動物學家班尼布拉克

Bennie Bracks, ZoologistExtended-art Bennie Bracks, Zoologist

在班尼成為新卡佩納的明星動物學家之前,他是個在梅齊奧那永遠昏暗的屋頂上飼養鴿子的小孩。頭頂上方就是高地園的底部,被這座城市的鋼鐵與油膩所包圍,班尼在那裡夢想著一個生機盎然的翠綠世界。他的鳥籠不太大,在有限的預算下以一位狂熱者的眼光來規劃。他的鳥兒們,一開始是興趣,後來成了他的出口:透過非正式的演出與交易,班尼找到方法加入正式的選美比賽,他的鳥兒們-在城裡的鳥兒中獨一無二-吸引了高地園商人與飼養員的目光,但沒有一個比得上傑米爾養女金妮斐引領潮流的能力。有了金妮的大筆一揮以及隨之而來的熱烈評論,班尼和他的鳥兒們成功了。

雖然班尼並非正式隸屬於樂舞會,但他卻是他們交易珍稀與美麗生物的首選。不再侷限於一個城市鳥類的專家,班尼已將範圍拓展至各種奇異、昂貴的寵物:茶杯哺乳動物、遠古爬蟲類、來自極遠海洋的魚類-班尼照料所有動物,甚至包括那些要被送往羅孔廚房的。

報社主編丹瑞科林

Denry Klin, Editor in ChiefExtended-art Denry Klin, Editor in Chief

新卡佩納已不再有什麼是神聖不可侵犯的了,自從天使離開後更不會有。如果能夠驅動墨水與紙張,沒有任何故事-無論真實或虛構-是不可刊登的。對新聞記者而言最重要的是這些新聞,無論好壞,都能讓人們看見,還有人們會優先看見他的報紙。對於柯達亞與梅齊奧的勞動階層來說,那可能是勞動報導、拳擊賽重點回顧,以及橋樑公告。對於高地園的社交名流與紈褲子弟來說,那可能是社會版面、八卦專欄,以及股票數字。對五個家族來說,那可能是訃聞、分類廣告,或被認為是犯罪報導的部分:新卡佩納的各大報一直在爭取讀者,正如五大家族爭奪金圓一樣。卡佩納傳令報的主編丹瑞科林便決心贏得這場戰爭。

出生於灰色的記者公會裡,丹瑞科林很了解新聞。他在卡佩納傳令報社內升遷至主編的不流血成就卻同等殘忍。在他心中,新卡佩納彼此爭戰不休的報社-柯達亞公會郵報、梅齊奧明星時代報、高地園頂峰報、新卡佩納先鋒報,以及他自己的卡佩納傳令報-是這座城市的「第六個家族」。他們以轄區記者、八卦專欄作家,以及攝影師們來取代他們缺乏的執法者和武力;他們或許無法堆疊屍體,但他們卻讓兇手們曝光-除非那位殺手願意付錢銷毀這篇報導。

閱讀更多關於丹瑞科林的故事:

你期待看到的

沁魂廚師蓓絲

Bess, Soul NourisherExtended-art Bess, Soul Nourisher

食物滋養靈魂。少了它,當然,你無法存活,但吃了難吃的食物,你就不算真正活著。生活在高地園的美麗人士可以享受他們的泡沫、精緻的肉塊、細枝嫩芽,並選擇切下的份量-但下城的人們也得進食。人們需要燃料,以滋養他們的身體和靈魂,而不只是刺激他們的味蕾。蓓絲是城裡最棒且眾人皆知的秘密:一位能夠跟高地園白袍主廚匹敵的廚師,也是讓五個家族裡最老練的走私客相形見絀的物流師。身為手藝精湛的大師,她只為捐款以及那些被(提供難吃食物的)昂貴餐廳拒於門外的人們服務。

曾經是羅孔底下的副主廚,蓓絲自立門戶經營她自己的廚房,設法將她的技藝帶往下城,帶回她成長的街頭。上城的人們不懂得欣賞烹飪的藝術,只為了要在對的地方讓對的人看見。食物應該是要被享受的,要被喜愛的。對蓓絲而言,烹飪從來就不是為了要讓人大開眼界-而是為了要餵養人們。她認為自己的食物碰巧是城裡最棒的之一,這更證明了她的使命是正確的:為了人們而烹飪。

復舊專家歐斯卡

Oskar, Rubbish ReclaimerExtended-art Oskar, Rubbish Reclaimer

如果每一個相關人士都死了,那麼秘密就只會是秘密。沒有人想承認這點。他們都認為守口如瓶、切碎文件、把情報扔進垃圾滑道並落入老鼠成群的下水道就足以掩蓋他們的痕跡。不是這樣。完全不是。

無論一棟建築有多安全,總是有兩種方法可以獲取它隱藏的資訊:透過水管系統或翻找垃圾。儘管其他秘聞幫特務傾向保持整潔,但復舊專家歐斯卡卻直搗黃龍。他在秘聞幫的揭密師與調查員之間像一匹孤狼。身為一個骯髒又散發惡臭的垃圾清理人,他知道下水道的每一隻老鼠和城裡的每一個滑道傾倒點。他的魔法能夠迷惑城裡的嚙齒動物,將這些不起眼的害蟲轉變為他的私人盜賊和間諜大軍,能夠搶回足夠的「已處理」文件並帶回給他進行重建。多虧了歐斯卡的骯髒工作,被其他家族認為已埋葬妥當的秘密總會從下水道爬回來糾纏他們。

閱讀更多關於歐斯卡的故事:

你期待看到的

暴衝漢佩力

Perrie, the PulverizerPerrie, the Pulverizer

佩力並非一開始就是個西裝筆挺的扶濟社特務。以他的年紀來說是個體型高大的孩子,他替一位鐘錶匠在底層的維茲區跑腿。但這位年老的修補匠時運不濟。從未準時交租,老天保佑。佩力誓言要好好對待他的朋友,於是便進入拳擊場以賺取一些甜美的獎金。結果顯示,他很擅長揮動那雙大拳頭。非常拿手。也為他自己贏得了耀眼的新綽號,「暴衝漢佩力」。但為了金錢而施行的暴力從來就不恰當。

一場事件改變了一切。當時這兩人正在邊喝咖啡邊討論一隻新錶,而且鄰近的一場搶劫行動出了差錯。那輛逃逸跑車正朝他們的咖啡桌直衝而來! 佩力如往常一般無懼地用身體將汽車撞到人行道上。他救了這個老頭一命,但手錶卻損壞了。前來評估損傷的扶濟社成員欣賞佩力的英雄行徑並提供他一份新工作,需要揮動一把巨槌。這次,是為了美善的一方。他們甚至還用那輛損毀的車替他打造了一些精美鎧甲。不過佩力依然戴著那隻被砸爛的錶。十足地多愁善感,只是他不會向你們承認。

閱讀更多關於佩力的故事:

毀約者

秘聞幫天眼卡蜜茲

Kamiz, Obscura OculusKamiz, Obscura Oculus

卡蜜茲不會錯過在城裡發生的任何事。每一個市民都是她的囊中物,他們甚至連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原本試著要當個新聞記者,直到她發現每一份報紙都在口袋最深的顧客掌控下刊登徹底的無稽之談。總是跟書呆子一樣喜愛閱讀,反正她也不喜歡進行報導。由於她那雙閃耀的藍色眼睛,那些採訪對象總是向她展露出怪表情。她徹底厭倦了他們所有人的目光。

因此,她與秘聞幫簽約以確保她能夠不在人們窺探的目光下做事。在她的第一件任務中,她讓她的間諜們勒索一位貪污政客並逼迫他下臺。在此之後她便迅速地於組織中晉升。就在她發明一道能夠看穿牆壁的咒語後,她一飛沖天。現在,她掌管整個秘聞幫網路,蒐集從下水道至摩天樓的一切情報。我猜那樣子的她依然是個記者,畢竟報紙上的所有故事都來自於她。

閱讀更多關於卡蜜茲的故事:

第五集:天使讚歌
你期待看到的

華藝家安海洛

Anhelo, the PainterAnhelo, the Painter

安海洛既是個歷史學家也是個生意人。與絕藝盟或其博物館進行的任何商業交易或合約都得經過他。他不會透露自己是如何得到這份工作的,但這個家族卻藏不住那一點八卦消息。他在這座城市建立之前就是尚奪爾勳爵的副手,而且他到今天還是。別被他的頭銜騙了;富裕的博物館館長只是他的兼職。被尚奪爾勳爵親手訓練了幾世紀,安海洛是這座城市最優秀的刺客之一。

我猜待在畫廊裡的這段時間使他認為自己應該成為一位藝術家,即使殺戮依然更有利可圖。這個男子無法抗拒在四處展現一點創意。匕首、畫筆,對他來說都一樣。他喜愛把屍體設置在一個如此賞心悅目的犯罪場景中,讓任何旁觀者希望被擊倒的反而是他們。稱它為他的藝術作品吧,他的小小「隱藏奇觀」。或許他正試著要讓他的老闆或他鍾愛的女兒大開眼界。如果你問一般市民的話,這有點沒必要,但嘿,有時候吸血鬼就是這樣。

閱讀更多關於安海洛的故事:

第一集:回家
第二集:黑歷史
第三集:考驗
第四集:聖源
第五集:天使讚歌
家人至上

破壞歌伶琪特坎托

Kitt Kanto, Mayhem DivaKitt Kanto, Mayhem Diva

這裡的大部分人擁有太多秘密,以至於他們無法過度喜愛一位歌伶。不過當樂舞會的人說琪特坎托是唯一值得聽的女歌手時,他們可不是在開玩笑。誰知道傑米爾會在地鐵站的樓梯間發現真正的美聲,為了賺錢而唱著活潑的爵士小調?現在她是每晚樂舞會鬧區的當紅歌星。那就是讓每個孩子心生憧憬,真正華麗的麻雀變鳳凰的故事。每一個想成為大人物的人都暗自仰慕著這個女孩,極度欽羨。

城裡的聚光燈都照在琪特身上,她在燈光下閃耀不已。那些閃爍的亮片可能是化妝,甚或是魔法。她非常熱衷於樂舞會所宣教的德魯伊詩歌並宛如歌詞般地哼唱著它們。聽見它會讓你覺得像是真正的黃金,確實如此。但別忘了於謝幕時放幾朵玫瑰在舞臺上,知道嗎?只要惹火她,你就會學到這隻貓可是有爪子的!她的那隻麥克風能夠施放一些讓你嚎吼的下流咒語。或者,她會使用他們搖擺音樂家的街頭智慧直接打你臉。喵-好痛!

閱讀更多關於琪特坎托的故事:

街貓藍調

萬金油亨齊托雷

Henzie Henzie

沒有人稱他為亨齊,除了他的媽媽。但若你打算雇用萬金油本人,你就得有點本事。那位狡猾的小雜耍員能夠奪取你心中夢想的一切,但他會想收取一點回扣。而且這些勞務可不便宜。他自己的未婚妻要求他替她弄來幾件設計師婚紗,但他卻要回她的訂婚戒指作為報酬。說不準他們在那之後撐了多久,但他有了錢為什麼還需要愛情呢?

他自稱是勤工聯成員,並且替他們搬運建築材料。但傳聞他私藏了一些東西,藏得真好,甚至連他的老闆齊朵拉都不知道。我敢說所有下落不明的武器貨品都在那裡。不清楚他打算拿它們來做什麼。或許他只是喜歡坐在它上面沾沾自喜,彷彿他就是高地園之王,沐浴在金圓的光芒中。他喜愛閃閃發亮的東西,總是穿戴著寶石,像一盞該死的吊燈。但若那些指虎打中了你的嘴巴,你將會眼冒金星好幾天。

重返的傳奇角色

異端魔判窪巴司

Urabrask, Heretic PraetorUrabrask, Heretic Praetor

Urabrask, Heretic PraetorUrabrask, Heretic Praetor

新非瑞克西亞即將發生改變。在紅色熔爐中鍛造的自由將會首次激發一場革命。至少,那是窪巴司心中的希望。在那之前,他必須發揮他的作用。一邊從他傳送至這個時空的過程中復原,這位反叛魔判官藏身於新卡佩納的柯達亞深處。窪巴司就像回到了家:在這裡,世界是由許多熔爐、鍋爐、蒸汽管,以及鍛爐組成的迷宮。這裡粗略地複製了他在新非瑞克西亞的境域,但也足以在他計劃下一步的同時借給他力量。

預兆夢-在火焰與礫油中出現的預視-引領他來到這座高聳的城市。這裡有他想見的人。某個重要的人。某個需要知道未來情勢的人...

閱讀更多關於窪巴司的故事:

自由的一方

鵬洛客

華輝艾紫培

Elspeth ResplendentElspeth Resplendent

Elspeth ResplendentElspeth Resplendent

艾紫培想要和平。她大部分的人生都被童年時期受到非瑞克西亞人囚禁的回憶所糾纏。雖然她在點燃鵬洛客火花時逃脫了,但她卻從未忘記過追捕她的人;關於它們的回憶使她不敢入睡。儘管艾紫培一直在尋找一個能讓她休息並且終於不用再逃避過去的家園,但在內心深處她知道自己永遠無法找到平靜,除非她面對她的心魔並確保它們永遠無法再次騷擾多重宇宙。

閱讀更多關於艾紫培的故事:

第一集:回家
第二集:黑歷史
第三集:考驗
第四集:聖源
第五集:天使讚歌
自由的一方

尋獵薇薇安

Vivien on the HuntVivien on the Hunt

Vivien on the HuntVivien on the Hunt

薇薇安想要榮耀她故鄉世界的教導。身為斯凱拉的最後一位倖存者,這個時空的進展擁護者與自然守護者無法找到平衡,薇薇安孜孜不倦地盡力確保她族人的錯誤不會在多重宇宙裡的某處重現。她是一位自然保護者以及敏銳的自然觀察者,透過分享大自然的教誨來培養更健康的文明。她希望藉由在他人心中培育她對大自然抱持的驚奇感與敬意,她便能在多重宇宙裡保存生命的多樣性,並且榮耀她對於自己失去的世界的回憶。

閱讀更多關於薇薇安的故事:

第一集:回家
第三集:考驗
第四集:聖源
第五集:天使讚歌
自由的一方

魔頭歐尼希茲

Ob Nixilis, the AdversaryOb Nixilis, the Adversary

Ob Nixilis, the AdversaryOb Nixilis, the Adversary

歐尼希茲意圖統治其他人。在成為惡魔之前,歐尼希茲是一個熱衷於征戰的人類軍閥。在他追逐力量的過程中,他被鎖鏈面紗-一件遠古的魔法神器-轉化。雖然他一開始想設法移除這份詛咒,但他終究還是接受了他的新型態以及它賜予的力量。歐尼希茲享受降伏其他人並且是個卑微奴僕的收集者,囤積過往敵人的殘破鎧甲以做為己用。他特別喜愛一種挑戰,就是擊敗或腐化強大或高貴的人並讓他們接受他的統治。儘管他在漫長的一生中已於許多世界建立了領地,但他很快就感到無趣,於是新的征服慾便驅策他向前。

閱讀更多關於歐尼希茲的故事:

第三集:考驗
第四集:聖源
第五集:天使讚歌

Latest Feature Articles

FEATURE

2022年 6月 21日

新卡佩納:喧囂黑街鵬洛客指南 by, Miguel Lopez

歡迎來到新卡佩納,一個由鉻合金與鐵構成的閃耀城市,它象徵了從古老、陳舊的時空灰燼中進展與重生。這是個要求並且獎勵繁忙、勇氣和決心的城市;你在這裡爬得愈高,風景就愈棒-也可能跌得愈重。新卡佩納是屬於年輕人和飢渴的人的城市。獨自聳立於一座遼闊的時空上,那是個能讓你夢想成真的城市。 家族之威|由Alexander Mokhov作畫 一座孤城:新卡佩納的歷史 以前的卡佩納...

Learn More

FEATURE

2022年 6月 16日

收藏Double Masters 2022和產品概覽 by, Max McCall

在尋找充滿深受愛好者歡迎的牌張,內容精彩有力的輪抽賽制嗎?您是否等不及想把漂亮的全新無邊框蝕刻閃卡收進套牌裡呢?Double Masters 2022是專為提供您精彩亮眼的魔法風雲會卡牌而設計的系列。 產品概覽 Double Masters 2022包含332張卡牌:91張普通牌、80張非普通牌、120張稀有牌和40張秘稀牌,再加上隱密尖峰。您可以在您當地的遊戲店...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Feature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