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需要什麼協助嗎?」

Posted in Making Magic on 2016年 12月 12日

By Mark Rosewater

Working in R&D since '95, Mark became Magic head designer in '03. His hobbies: spending time with family, writing about Magic in all mediums, and creating short bios.

「常青生物關鍵字藝能事務所(ECKTA)。我是瑪利亞。您需要什麼協助嗎?」

「不好意思我們的經紀人都去吃午餐了,但我也是可以回答您的問題的。」

「是的,我們有飛行。飛行非常受歡迎。工作比其他任何關鍵字都多兩倍。您知道哪些牌對飛行有興趣嗎?」

「對不起我不知道那張牌。一定是以後的系列的吧。我們工作的大部分都是在新牌張上,所以別擔心。您能稍微跟我說一下嗎?」

「啊,一個綠色生物啊。雖然飛行是個職業專家,但是有時候它還是挺奇特的。飛行和藍色、白色,或是黑色合作都沒有問題。飛行喜愛龍和鳳凰也會偶爾在紅色工作,但飛行幾乎不做綠色。我是說,飛行只有在特別的情況之下才會幫助稀有的綠色指標,但是經紀人都必須要好說歹說才能讓飛行點頭。之前飛行和綠色有合作比較多次,但似乎不歡而散了。我不知道所有的細節。我聽過一些故事,但是它們聽起來都太誇張了感覺不是真的。我無法想像飛行和人互毆。總之,我們還有其他的關鍵字很適合綠色。比如說踐踏好了,雖然每個顏色都做但是偏好綠色。死觸、警戒,甚至偶爾的敏捷都可以做綠色。延勢更是幾乎只做綠色。」

「我會留個訊息給飛行的經紀人,但是請不要抱太大的期望。」

「這是我的榮幸。感謝您的電話。」

「常青生物關鍵字藝能事務所。我是瑪利亞。您需要什麼協助嗎?」

「是的,我們有和混血魔法力合作。您有想到任何特定的組合嗎?」

「您要做一個十張的生物循環然後每種一個不要重複?這可能有點麻煩,但我想我們可以幫忙。您覺得使用三等異能如何呢?」

「好的,這樣會簡單一點。我們曾經這樣做過幾次,所以我可以直接跳到問題區,即白藍和藍黑。他們其中一個可以用飛行,但這樣我們就得為另一個發揮創意了。閃現主要是藍色,然後在白和黑是三等,所以這也是個選擇。這三個顏色也都可以使用守軍。不過在這之後我們選擇就非常少了。」

「是的,我理解這並不理想。我們已經為藍黑找一個關鍵字很久了。」

「不,事實上我們曾經面試過潛匿了。結果並不好。」

「不,潛匿在藍黑中的表現不錯,只是沒有達到我們想要的預期。擁有廣泛牌張設計的關鍵字是我們的驕傲。我們已經這麼做23年了,也是有招牌要維持的。」

「我會和經紀人說明您的困擾的。」

「很高興能幫到您。感謝您的來電。」

「常青生物關鍵字藝能事務所。我是瑪利亞。您需要什麼協助嗎?」

「恐懼?不,恐懼已經有一陣子沒在我們這裡工作了。」

「我不知道恐懼現在在哪個事務所。我沒聽說恐懼在離開ECKTA之後有在哪裡工作。不好意思。」

「威嚇?如您所說,威嚇的確是在恐懼離開之後接下它大部分的工作,不過我也很遺憾要告訴您威嚇也離開事務所了。」

「我也不知道威嚇現在在哪工作。您可以告訴我您在設計哪種牌嗎?我有預感我們有個很適合您的人。」

「恐怖的黑色迴避生物?這樣吧,我會將威懾的表現寄給您。請看一下並考慮考慮。威懾在做恐怖黑色迴避方面非常優秀。如果您覺得符合您的要求,讓我知道然後我會通知威懾的經紀人。如果您需要的話,威懾在紅色也接了不少工作。」

「不,我沒有從任何關鍵字那裡得到分紅。我只是個相信ECKTA所作的事情的接待員。」

「我也很高興能和您做生意,夫人。感謝您的來電。」

「常青生物關鍵字藝能事務所。我是瑪利亞。您需要什麼協助嗎?」

「是的,連擊是我們的客戶。」

「紅色和白色。」

「通常連擊不做普通牌的,不過還是有些例外。」

「您曾經和連擊合作過嗎?連擊身為關鍵字有點詭異。比如說,連擊要求兩次付款。一次在工作開始前然後另一次在正常付款時。連擊在合約中也註明有人提到連擊的名字時必須要敲鑼。兩次。我還沒結束呢。連擊也在合約中註明當連擊進入房間時必須要放出鴿子。」

「大概十點吧,在合約中有註明。」

「不,您是正確的。這正是連擊比其他我們代表的關鍵字工作要少的原因之一,不過我還是得強調連擊很受大眾喜愛,也絕對會將大眾的目光吸引到您的牌上。我只是想讓您知道這是僱用連擊的其他效果。」

「許多不想處理連擊怪癖的客戶會僱用先攻。先攻無法做出和連擊一樣的事情,但很接近了。先攻在ECKTA開門的時候就在了,而且除了飛行之外大概比所有人的工作量都多。」

「這樣吧,我會留個訊息給連擊的經紀人,告訴他你想先看看合約。」

「這只是我份內該做的。感謝您的來電。"

「常青生物關鍵字藝能事務所。我是瑪利亞。您需要什麼協助嗎?」

「如果您僱用了閃現,那它多快上工?閃現應該已經到那裡了吧。」

「那只是個玩笑,先生。閃現是以迅速著名的。」

「閃現最常接藍色和綠色,不過什麼顏色都能接。閃現也願意和其他永久物合作。並不是所有關鍵字都能這樣的。」

「閃現的怪癖?只有一個。閃現要求它在規則敘述中要單獨排第一個。」

「這表示閃現要單獨出現,並且在其他的關鍵字之前。」

「偷偷告訴您,閃現就像是個首席女歌手。閃現喜歡,嗯,閃炫的衣裝並且吸引注意力。好消息是閃現是個專家,會有效並快速地完成工作,然後慢慢消失讓牌上其他的部份也能輪流閃耀。」

「我會確認閃現的經紀人知道您想在下午收到來電。」

「不客氣。感謝您的來電。」

「常青生物關鍵字藝能事務所。我是瑪利亞。您需要什麼協助嗎?」

「是的,我們和傳統的多色牌有合作。事實上,我相信我們的事務所在一開始就和多色合作了。您在考慮多少顏色呢?」

「我們常常做雙色。哪兩個顏色呢?」

「白黑,然後您想要使用主要和次要異能嗎?這樣只會有一個主要競爭者和一些備胎。」

「是繫命。繫命只做白色和黑色,並且出現在數張白和黑牌上。而且我得聲明,和繫命合作是非常愉快的。我們收到的都是絕佳的評價。繫命讓所有東西都變得簡單和有趣。繫命會讓您笑到您忘記您在工作。許多人都說和繫命合作後讓他們更有活力。」

「也有其他的選項。飛行也在這個區域工作過。不過要預約飛行可能有點困難,因為它的工作量太多了。」

「還有守軍。許多人都不記得守軍。守軍在此工作許多年了,甚至在它正式獲得關鍵字之前。不過再次偷偷和您說一些守軍的評論。守軍非常能幹,但是只會完成工作需求。守軍也是這裡所有關鍵字裡面Q評分最低的。」

「那是產業測量中的喜愛度。粉絲雖然接受守軍的工作,但是愛慕信老實說並不多。不過好處是,因為這樣所以守軍在ECKTA的價位是最低的。守軍也持續在工作,所以請別把守軍排除在外。」

「就這樣了,除非您想要三等異能。」

「這樣選擇會多一點。先攻通常不做黑色,但是騎士是例外。如果您想要白黑騎士,那我相信一定可以想出什麼來的。」

「黑色最近一直在嘗試起動型的不滅,而不滅也是白色的主要異能,所以也許可以試試那邊。」

「白色從來沒用過威懾,但是和恐懼以及不滅合作過。我想這也是我們能考慮的東西。」

「閃現和踐踏都是黑色和白色的三等異能,但是我們傾向在多色牌上使用主要或次要異能。」

「這樣吧。我會留個訊息給我們提到的所有關鍵字的經紀人。他們會開個會然後給您回電。」

「我就是為此存在的。感謝您的來電。」

「常青生物關鍵字藝能事務所。我是瑪利亞。您需要什麼協助嗎?」

「結合?沒有,結合已經不在這個事務所了。」

「我在這裡工作了幾年,而結合比我還要早非常多。」

「老一輩的經紀人對於結合的評價很高。他們說結合很好合作。他們最常使用的形容詞是『團隊最佳隊員』。」

「我只能根據我所聽到的故事跟您說,但是我想結合離開的原因是各因素。就我所知,結合和玩家的關係非常複雜,也因為如此非常難以習慣。一個著名的故事是,有天結合的經紀人來到辦公室發現結合貼了張紙條在她的門上,寫著『沒有人理解我』。而我們在那之後就再也沒看過結合了。」

「如果您能告訴我您的牌需要什麼的話,我可以提供另一個關鍵字的服務。」

「沒問題。如果事情有改變的話,請再給我們電話。感謝您的來電。」

「常青生物關鍵字藝能事務所。我是瑪利亞。您需要什麼協助嗎?」

「是的,我們代表踐踏和死觸兩人。」

「不好意思,他們不會合作,至少不會在同一張牌上。」

「這實際上是個有趣的故事。是這樣的,踐踏和死觸都有人際關係溝通的問題。踐踏很不會看臉色,而且常常會在不經思索的情況之下說出不該說的話。因為如此,很多人都感到很受傷。同時,死觸在處理友情方面也不太行,常常會污辱別人。但有趣的是,這兩人卻是一見如故。他們常常混在一起也相處愉快。踐踏和死觸擔心的是職業關係可能會影響到他們的私人關係,所以決定不在一起工作。」

「對不起,我想您應該不太想知道那些。我只是認為這些幕後的東西實在很有趣。不過不行,我認為這是不可能的。我們還是有其他的關鍵字可以和踐踏或死觸合作就是了。」

「沒興趣是嗎?沒問題。如果改變心意請再打給我們。感謝您的來電。」

「常青生物關鍵字藝能事務所。我是瑪利亞。您需要什麼協助嗎?」

「是的,我們的客戶常常出現在瞬間上。至少一些會。」

「守軍、閃現、威懾、靈技,和警戒不會,而飛行則是久而久之一次。」

「這時間不適合閃現。其他的如果在戰鬥中施放則會造成困擾。」

「他們都可以做巫術。除了守軍不行。守軍喜歡黏在生物和結界上。」

「不同的關鍵字有喜歡的合作牌張種類,每個都不一樣。」

「這只是在這裡會學到的東西而已。您對其他的關鍵字有興趣嗎?」

「我能和您說關於不滅的事嗎?不滅大概是我們這邊最努力工作的關鍵字了。當不滅開始工作時,是沒有東西可以阻止它完成工作的。我很喜歡說的一個故事是在不滅獲得關鍵字之前的事情。它只是個普通的字眼。通常ECKTA只會代表關鍵字,所以大多的非關鍵字都會試圖引起我們的注意,但通常在一會之後就會放棄,但不滅沒有。不滅每天都坐在我們的會客室裡,整整坐了十五個月。最後,一個新經紀人同意見面然後簽下了不滅,因為-有趣的來了-因為他以為不滅已經是個關鍵字了。他常常幫不滅找工作,而且這幾年都沒發現不滅並不是個關鍵字。上層的決定讓不滅祕密地成為關鍵字來避免醜聞的發生。」

「您還對哪些有興趣呢?」

「辟邪是個好選擇。非常專業。沒有人能干擾辟邪。辟邪的心思只會專注在工作上。」

「您喜歡聽故事?我這裡有個關於辟邪的。辟邪並不是家族中第一個在ECKTA工作的。辟邪有個叫年長的哥哥叫做帷幕。帷幕是個好關鍵字,但是對於記錄非常不擅長。設計者會給帷幕一些改進的方法但是帷幕從來不聽。辟邪會和帷幕一起來參加會議,坐在背景裡完全不引人注意,但會細心聆聽。然後有一天,帷幕生重病了。辟邪本來要打給設計者取消行程,但是反而出現並完成了牌張。然後重點來了-辟邪發現每個人都不喜歡帷幕忽視他們,所以辟邪決定要仔細聽聽設計者的話並且照他們的吩咐去做。帷幕後來好點了,但消息已經傳出去了,導致所有的客戶都只要辟邪而不要帷幕了。」

「我知道您的意思。這裡有許多故事。」

「好的,再一個故事。這個跟延勢有關。您知道ECKTA是如何簽下延勢的嗎?是飛行推薦的。想知道為什麼嗎?」

「不不不,這故事很棒。飛行不喜歡它在核心系列中的提醒敘述過長。我是認真的。」

「讓我將所有相關關鍵字的履歷和完整規則寄給您,然後您就可以在確認對哪些有興趣之後回電,這樣如何?」

「很高興幫到您。感謝您的來電。」

「常青生物關鍵字藝能事務所。我是瑪利亞。您需要什麼協助嗎?」

「不,我們還是代表保護。它只是處於半退休狀態而已。」

「沒有人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保護的臉皮一直蠻厚的。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保護都可以不當一回事,不過我想保護大概是累了不想再做設計工作了吧。保護的經紀人說保護不想一直出現在騎士和被動的瞬間咒語上。」

「不過如果您想僱用保護,我們還是可以聯絡它的。」

「好的,我會留張字條給保護的經紀人看看情況。」

「祝您也有個美好的一天。感謝您的來電。」

「常青生物關鍵字藝能事務所。我是瑪利亞。您需要什麼協助嗎?」

「您需要一個藍色生物的戰鬥型關鍵字?我想我們有個完美的關鍵字。」

「我笑是因為我們常常接到這種電話,而多年來我們都沒有能處理這工作的客戶,但幸運的是我們前幾年無意間碰到了靈技,對我們來說幫助非常大。」

「靈技甚至沒有想要成為常青關鍵字。靈技是以勢力關鍵字出道的。靈技認為這只是個一次性的工作所以並沒有想太多。」

「不是,我們的經紀人在R&D代表一些客戶然後看到靈技時就戀愛了。當天就簽下了靈技。不,這是那種可以啟發後起之秀的故事。」

「我會留言給靈技的經紀人並強調您要在今天下午和他們談談。」

「這只是我份內該做的。感謝您的來電。」

「常青生物關鍵字藝能事務所。我是瑪利亞。您需要什麼協助嗎?」

「我很遺憾地通知您重生已不是我們的客戶了,不過我可以將您轉給不滅的經紀人。不滅接收了重生大多數的工作。」

「是啊,我知道這可能有點突然,但是偷偷告訴您,在幕後可一點都不突然。ECKTA的上層對於重生的工作不滿已經很久了,大概是從第六版的規則改變之後吧,所以有一陣子了。」

「看起來重生的生涯隨時都會結束,但是重生總是會找到繼續的方法。重生是那些老前輩之一,很清楚要如何利用懷舊之情。」

「好的,我會留個訊息給不滅的經紀人。她今天請病假,畢竟她沒有她客人那麼堅強。我相信她會在下週的某一天回來工作。」

「沒問題。很高興我有所幫助。感謝您的來電。」

「常青生物關鍵字藝能事務所。我是瑪利亞。您需要什麼協助嗎?」

「先攻和警戒會合作嗎?一定的。他們常常合作。很明顯幾乎都是在白色裡就是了。」

「他們的工作態度?他們兩位從一開始就認識了,只是警戒花了幾年才拿到關鍵字。先攻是個職業專家,通常比所有人都早一步。先攻能和幾乎所有關鍵字合作。好吧,除了一個之外。先攻拒絕跟連擊合作。先攻說連擊不專業,不過我認為那是因為連擊的事業是從複製先攻才會變成這樣的。不過這消息可不是從我這裡洩漏出去的。」

「警戒也很好合作。將警戒派出去之後,在回神之前它就已經回來準備下次的工作了。警戒理解預先準備的必要性,也常常會尋找要如何讓這個過程更有效率。我真的相信您對他們兩會很滿意的。」

「他們的經紀人實際上是同一人,專門負責白色關鍵字,所以我會留言給她並確認她再回來之後盡快跟您聯絡。」

「讓您快樂就是我的快樂。感謝您的來電。」

「常青生物關鍵字藝能事務所。我是瑪利亞。您需要什麼協助嗎?」

「樹林行者已不再是我們的客戶了。」

「沼澤行者也不是。」

「山脈行者也不是。讓我直說吧。所有的行者兄弟都走了。」

「不是,他們在這裡根本是傳奇啊。行者家族為了我們做了很多。有些則是比其他更多。可憐的平原行者,他的兄弟們一直被僱用,而平原行者的工作卻可以用一隻手數出來,其中兩個還是銀邊的和白邊的。悄悄跟您說,他其他的兄弟還因此而常常戲弄他。」

「我聽到的是這些兄弟只會自顧自的,完全忽略其他人。生物關鍵字這們生意裡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互動,而行者兄弟們對此完全不通。他們還是撐了很久就是了。在聽到我們不再代表他們之後也蠻難過的。」

「我們還是有一堆能做迴避的關鍵字就是了。我留些字條給他們的經紀人請他們寄履歷給您如何?」

「沒問題,這是我的工作。感謝您的來電。」

「常青生物關鍵字藝能事務所。我是瑪利亞。您需要什麼協助嗎?」

「是的?他已經到了?當您僱用敏捷時,我相信有人和您解釋敏捷是迅速的。事實上比迅速還要快。我們有個專有名詞來形容他,叫做超準時。您知道當您舉辦派對時總會有些人在派對開始前出現並且幫忙移動家具和準備零食嗎?是的,就是敏捷讓他們進來的。」

「給他一罐水跟座位就好。敏捷很習慣早到。」

"感謝您的來電。"

「常青生物關鍵字藝能事務所。我是瑪利亞。您需要什麼協助嗎?」

「哈囉陳小姐。我只是在午休時幫忙接電話而已。」

「是的我們談過這件事。我知道我不是接待員,只是個送稿生。我只負責送稿,不負責接電話。」

「但是我們午休的時候電話很多。」

「但是電話答錄機好陌生。」

「沒有,我當然沒和顧客分享我們客戶的故事。這是違規的,我絕對不會那樣做。」

「那我可以錄一個訊息說我們接下來的兩週都會休假不在嗎?」

「那我可以至少告訴他們,我們不在的時候會推出兩週的最佳內容嗎?」

「那我可以說當我們回來時,乙太之亂的預覽就要開始了?」

「這些都不行?」

「我只是想表現我會是個好的接待員。」

「也許以後?」

「直到下次,希望各位佳節愉快。感謝您的來電!」

Latest Making Magic Articles

MAKING MAGIC

2021年 11月 22日

就誓現在,第二部 by, Mark Rosewater

上週,我開始跟大家講一些依尼翠:腥紅婚誓裡個別牌張的設計故事。一篇講不完,今天就讓我們繼續。 遊魂獵手卡婭 依尼翠最廣為人知的是四個主要的怪物類別:精靈、吸血鬼、狼人和殭屍。魔法風雲會裡有狼人鵬洛客也有吸血鬼鵬洛客,所以他們必然會出現。(雅琳出現在依尼翠:黯夜獵蹤,而索霖出現在依尼翠:腥紅婚誓—下面有更多關於他設計的細節)。雖然我們沒有殭屍鵬洛客,卻有一位與殭屍有...

Learn More

MAKING MAGIC

2021年 11月 16日

就誓現在,第一部 by, Mark Rosewater

每個系列我都會帶大家一起回顧一些牌並告訴大家它們的設計故事,這兩週的主角將會是依尼翠:腥紅婚誓。 非請莫入 這張牌沒有經過太多的改變,不過其中有幾次改變還滿有趣的。 死亡蔓延(第一個版本) {三}{白}{白} 巫術 多重增幅{一}{白}(你施放此咒語時可以任意次數地額外支付{一}{白}。)~牌名~每增幅過一次,目標生物獲得不滅直到回合結束。消滅所有生物。 沒錯...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king Magic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