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訪滿盈之黑

Posted in Making Magic on 2015年 7月 27日

By Mark Rosewater

Working in R&D since '95, Mark became Magic head designer in '03. His hobbies: spending time with family, writing about Magic in all mediums, and creating short bios.

接下來的五個星期,我會重訪自己在十三年前寫的有關顏色理論的五篇文章。兩週前我談了白色("重訪白色之道"),而上一週我聊了藍色("重訪真實之藍")。而今天,我要聊聊黑色。

我在每一個顏色都會回答和2003年時一樣的六個問題,但會加上更多的想法。以下便是這六個問題:

• 這顏色想要什麼?它的終極目標是什麼?

• 這顏色為了達成這些目標所使用的方法是什麼?

• 這顏色在乎的是什麼?這顏色代表的是什麼?

• 這顏色厭惡什麼?這顏色會被什麼驅動它往負面的方向走?

• 這顏色為何喜歡它的同盟並且憎恨它的敵人?

• 這顏色最大的優勢跟弱點各是什麼?

讓我們開始吧。

這顏色想要什麼?它的終極目標是什麼?

黑色想要力量。

殘酷復生 | Miles Johnston 作畫

黑色看著其他的顏色,覺得它們每一個都以自己希望世界能夠變成的樣子來看世界。黑色是唯一的現實主義者,唯一以世界現存的姿態看著它的顏色。個體有擁有那些他們欲求之物的自由,只要他們得到得以保持、留下那些東西的力量。這讓力量成了最重要的資源,因為它是能夠保證你操控自己人生以及快樂的唯一事物。

對大家來說,很重要的是要瞭解黑色並未讓世界變得貪婪,世界已經是個貪婪的地方,而黑色只是學著如何在其中繁茂發展而已。黑色的內涵有兩件重要之事,第一,它比任何顏色都還更理解並接受這個系統;第二,黑色並未對自己設下任何會讓成功變得更加困難的限制。

黑色的理論非常簡單:除了自己外,沒人更適合照料自己的利益。所以如果每個人都看顧著自己的利益,那麼你就已經創造了一個每個人都有人看顧的系統。除此之外,黑色的系統讓每個人都擁有成功的機會。每個人都會成功嗎?當然不會 – 但再強調一次,那不是黑色做的好事,世界就是那麼運作的。

這個弱點會導致失敗,那是讓他們脆弱的因素,試圖幫助他們只會延後事情的發生,並且還要冒著與他們一同失敗的風險。這對黑色來說並非個人恩怨,它只是在做達成成功所需要的事情,如果其他人做不到的話,那麼他們活該。其他顏色因為這點認為黑色冷酷無情,但黑色知道,這只不過是講究實際而已。

總是會有人因此受苦,再次強調,這不是黑色做的好事,這是生命中不可避免之惡。黑色只是一個接受現實,並且據此行動的顏色而已。

這顏色為了達成這些目標所使用的方法是什麼?

黑色相信成功的關鍵在於利用任何機會的能力,其他顏色會用理由解釋它們不能做某件事的理由,但黑色沒有那些限制。如果黑色需要某個事物,它不會讓任何東西擋路。這代表沒有禁忌、沒有限制、沒有規則、沒有道德、沒有同情、沒有猶豫、而且不會後悔。如果你看到任何能提升自己並幫助你得到更多力量的事物,你就拿下它。

黑色覺得其它顏色創造理由來解釋為什麼某件事物超越了界線,黑色可沒有這樣的弱點。生命很艱困,個體沒有忽略機遇的奢侈權利,而是必須利用每一個機會,無論其代價為何。這些選擇常常伴隨著極高的代價,但這些你需要付出代價的事物正是得到成功的關鍵。

求諸黑暗 | Igor Kieryluk 作畫

因為這個理論,黑色會利用許多其它顏色拒絕的資源。舉例來說,黑色最有效率的武器之一就是死亡,其他顏色覺得插手這樣的力量是「錯誤」的,但對黑色來說,不去利用像死亡這樣強大的力量才是真正的罪行。

這是另一個黑色如此以自我為中心的理由,為了自身的增進,有許多需要犧牲他人來支付的代價。因為黑色把自己放在第一位,所以它總是願意做這樣的交易,弱者就必須為了強者的提升而殞落。

其他人會試著把黑色的選擇加入一些錯誤的成分,但黑色了解觀點並不重要,結果才重要。在意別人對你的想法本身就是種弱點。

這顏色在乎的是什麼?這顏色代表的是什麼?

以下是幾個黑色在乎的東西以及原因:

死亡—死亡是一種有效而強大的力量,而大部份其他的顏色都因為禁忌而棄之不用,黑色不在乎禁忌,黑色只在乎結果,而死亡是一種有效的工具,因此,死亡已經成為了黑色的主要武器。

不死族—死亡並非終結,而常常是種開始。黑色不只利用死亡,更利用死物,其他顏色不願利用亡者,但黑色知道它們是最棒的僕人。

不死僕從 | James Zapata 作畫

非道德—黑色並非是非不分,即便黑色並不相信道德概念。道德是人類建構出來的產物,用來容許弱者為自己身居那些比他們更強大的強者之上辯護用的。人生並不是被分為善與惡,而是被分為必須完成之事,以及不需完成之事。

恐懼—在所有的情緒之中,黑色發現恐懼是最容易得到它們所欲之物的時刻。恐懼會讓個體去做一切能夠讓他們遠離自己害怕情境的事情,黑色發現這是個很有效的工具,並且常常使用。

悲傷/沮喪—如果你需要某個人快點行動,你要使用恐懼。如果你需要某個人變得被動,這就是黑色最喜歡用來搞定事情的情緒。

痛苦—這是另一個其他顏色會避免使用的絕佳工具,如果你能做某種簡單又能得到服從的事情,為什麼不用呢?

折磨—黑色從來不會怯於使用有效的工具。

黑暗—首先,沒人可以知道你在黑暗中做些什麼,這讓黑色更容易脫身。第二,它會嚇人,所以是個大加分。第三,黑色想利用的生物常常在黑暗中居住。最後,它能讓事物隱蔽起來,黑色發現這能幫助它完成目標。

疾病—和死亡類似,疾病也是種大部份顏色因為愚蠢的禁忌而不願使用的強大力量。它有效、容易傳播、又能讓其他人虛弱—一切都符合黑色的喜好。

衰敗/崩潰—事物會隨著時間變得虛弱,黑色發現這是另一種與其期望相合的自然之力。

寄生—強者以弱者為食,這是通用的準則。

昆蟲/蜘蛛—其他顏色不愛噁心的爬行動物,而這給了黑色更多利用牠們的理由。

害蟲—牠們又可怕又帶著疾病,雙贏。

排水管病媒 | Trevor Claxton 作畫

腐化—個體天生便是自私的,黑色則利用了這個放諸四海皆準的事實,讓他人圖利,同時幫助黑色。

不潔/污染—純淨需要很多努力,但污染則不然。不管是少少的髒污或是大大的髒污都一樣是髒污,一點小小的污染便能對達成黑色的目標產生大大的幫助。

簡約—事實證明,黑色對於移除東西要比創造東西來得擅長得多。

欺瞞—許多個體注重真實,他們都是傻子。作為一種被信任的力量,真實的幻象只不過是種等待被利用的機會而已。

操弄—如果其他人因為你有禮的要求而不幫忙,那麼就停止有禮。再次強調,私心可以被用來讓個體做那些你要他們做的事。

權謀思考(「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手段毫無意義,花力氣在手段上的人根本就是把力氣浪費在錯的地方,誰在乎目的、對象、或手段?最後,只有結果是真正重要的。

個人主義—黑色對自我依靠的理論強調了個體能夠自立的重要性。

毀壞(計算過的)—弱者會聚焦在那些花費更多時間與精力的事情上,而強者則是那些了解真正力量所在的人。毀壞比創造簡單多了,所以黑色將毀壞作為完成其需要的工具。與紅色不同,這種毀壞並非短視的結果,而是更大目標的一部分。

他人的犧牲—有時要完成目標需要犧牲,永遠從自己以外的那些人開始犧牲。

潰爛 | Johann Bodin 作畫

犧牲部分的自己—有時你得犧牲自己,而黑色的不同之處在於,當自我犧牲是最有效率的行動時,黑色是願意這麼做的。

處決—死亡能夠成為他人的一種驅力,只要你把它弄成一場盛大的表演。

自我專注—如果你是最重要的,何不花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在自己身上呢?

這顏色厭惡什麼?這顏色會被什麼驅動它往負面的方向走?

黑色無法支持那些拒絕人生基礎事實的人們,舉例來說,有些人會做對自己不利,但卻對他人有利的事情,黑色認為這些人都是傻瓜、危險的傻瓜,因為他們移除了黑色驅動他們的能力。恐懼、痛苦、死亡的威脅—當個人寧願受苦也不願做那些你要他們做的事情時,你又能怎麼辦呢?

Angelheart Vial | Chippy 作畫

黑色因許多自製而讓人們不照自己的喜好行事的力量所困,一方面,黑色感到好奇,想知道自己是否能從那些事物上學到些什麼來愚弄人們,讓他們相信自己想做那些黑色要他們做的事情。但這些力量同時也害怕黑色,因為它們大大降低了黑色理論的確定性。

這顏色為何喜歡它的同盟並且憎恨它的敵人?

黑色將藍色視為了解操弄與使用詐術以得到所欲之物的友好色。黑色欣賞藍色對於資訊以及利用資訊達到目標的重視,黑色了解藍色渴望在調查世界以及做人們不了解之事時能夠不涉及情感。黑色喜歡藍色對於科技的喜愛以及其總是找尋能把事情搞定的新工具的精神。黑色有時候不喜歡藍色為了團體、而非個人的好處而工作,黑色也不喜歡比起自身的利益,藍色更常被學習的渴望所驅動這點。


黑色將紅色視為不怕擁抱自己毀壞面的友好色。黑色喜歡紅色在做決定時會把自己放在第一位,黑色欣賞紅色願意使用暴力與苦痛來激勵他人以紅色的角度看事情。黑色喜歡紅色可以無視其他人對於紅色的看法,並且做那些自己覺得正確的事情。黑色不喜歡紅色的短視,並且常常在不了解反響的狀況下就魯莽行事。黑色也不喜歡紅色有時願意為了自己所愛而犧牲自己。


黑色認為白色很危險,它溺愛著弱者,並且鼓勵他們彼此合作。更瘋狂的是,它創造了道德這個陰險的工具來說服個體不依自己的利益行事。黑色明白白色是個狡猾的敵人,若是置之不理,它將會危及黑色努力的一切成果。白色是宣導的大師,並且已經讓世界相信黑色是「邪惡」且必須不計代價阻止的。黑色可以欣賞白色完成這一切的才智,但黑色將會無所不用其極,直到白色與其走狗全部死絕。


黑色明白綠色也很危險,但更為狡猾。綠色會利用那些黑色較無法控制的資源,例如動物,牠們以直覺行動,因此無法輕易被像個人利益這種事物所驅動。綠色也擁有能夠直接對抗黑色的工具,生命對死亡,或者生長對衰敗。如同白色,綠色是種社群趨向的顏色,並且能夠將生物的部落拉在一起,壓倒黑色的資源。最後,綠色理論上站在黑色理論的對立面,它相信個體擁有選擇自己生活道路的能力,綠色的命定論與黑色對自由意志的信念正好相反。

這顏色最大的優勢跟弱點各是什麼?

黑色最大的優勢在於它願意為了得到所欲之物不擇手段,對黑色來說,沒什麼界線是不能越過的,這讓對抗它變得棘手。黑色願意做那些其他顏色不願沾手的事情,壞處在於,黑色願意做任何必要之事這點常常陷黑色於麻煩之中。黑色計算的風險最後有時會對黑色造成傷害,在某些程度上,黑色最大的敵人不是別人而是自己,最該為黑色的隕落負責的正是黑色本身。

無畏死靈術士莉蓮娜 | Karla Ortiz 作畫

流行文化中的黑色角色

拉姆斯 波頓(權力遊戲)

折磨、欺瞞、以及壞不堪言的行為—在做這些事時,拉姆斯不只是為了得到想要的東西,更享受看著他人受苦的畫面。拉姆斯只考慮自己。

莎拉 曼寧(黑色孤兒)

莎拉有自己的優先順序,那就是她和她的女兒優先,而她會做一切能確保她們兩人得到所需之物的事情。她會說謊、偷竊、以及背叛他人的信任—她會做必須之事。

費雪 穆妮 (高譚市)

費雪想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並且幫助那些擋路的人上天堂。她會假裝站在你這邊,但一旦為了她的利益著想,她便會從背後捅你一刀。

佛地魔(哈利波特)

佛地魔是為了生存可以做一切必要之事的角色,他沒有倫理觀、忠誠心、也沒有任何禮儀可言。他在乎的只有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而已。

火箭浣熊(星際異攻隊)

火箭是一名只為自己想的盜賊與惡棍,如果他曾站在你這邊,很顯然是因為你能幫助他得到想要的東西。

逆閃電(閃電俠)

如果艾爾伯德斯旺必須重寫時間來得到想要的東西的話(大概是回到未來),他會這麼做的,即便是背叛所有人對他的信任亦然。

霸子辛普森(辛普森家庭)

霸子不只把自己放在第一順位,他還看到了這麼做會對世界造成的痛苦與悲慘,並對讓他人受苦感到無比的喜悅。


回到黑色

以上就是黑色,每一篇關於顏色理論的文章,我都很希望可以聽到你們的想法,請透過我的信箱或社交媒體(TwitterTumblrGoogle+、與Instagram)聯絡我。

下週回來,是該聊聊紅色的時候了。

在那之前,願各位都能學到偶爾把自己放在第一位的重要性。

Latest Making Magic Articles

MAKING MAGIC

2021年 10月 28日

機智問答–吸血鬼 by, Mark Rosewater

今天是另一篇機智問答的專欄!為了下週將開始的依尼翠:腥紅婚誓預覽,我將把問題重心放在魔法風雲會裡的吸血鬼上。總共有 30 個問題,過程中先記下你的答案,標準答案將在最後面。 如果你喜歡這個專欄,下面是過去曾經發表過的三個機制問答文章: 「真是太有趣了」 –魔法風雲會25 年機智問答 「益智問答」 – 我曾負責(或共同負責)過系列的機智問答。 「機智問答 – 傳奇生...

Learn More

MAKING MAGIC

2021年 10月 18日

機制化顏色派 2021 裡所做的改變 by, Mark Rosewater

*/ 下面是我在機制化顏色派 2017文章和今天 2021 版本中所做改變的完整清單。在每個改變的後面,我會在藍色框內解釋改變了什麼以及為什麼修改。 在開始全部的內容前,我想先解釋我做的五類改變: 改變文字:這代表文字在舊版本和新版本之間有一定程度的改變。我會分別向你們展示舊的和新的內容。舊的會被劃掉以表示被刪除或改變,而新的內容會以綠色顯示來強調。 改變標籤:這...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king Magic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