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訪綠色之道

Posted in Making Magic on 2015年 8月 10日

By Mark Rosewater

Working in R&D since '95, Mark became Magic head designer in '03. His hobbies: spending time with family, writing about Magic in all mediums, and creating short bios.

在過去的五週,我已經重訪了自己在十三年前所寫的顏色哲學文章,我從白色開始("重訪白色之道"),接著是藍色("重訪真實之藍"),然後是黑色("重訪滿盈之黑"),接下來是紅色("重訪紅色之道"),終於今天我們要來到綠色。

在這五篇專欄中,我回答了在原專欄文章中提出的五個問題 – 不過有著經過這些年來更新過的想法。特別是綠色,有著與原文比起來最大的差異。以下便是那六個問題:

• 這顏色想要什麼?它的終極目標是什麼?

• 這顏色為了達成這些目標所使用的方法是什麼?

• 這顏色在乎的是什麼?這顏色代表的是什麼?

• 這顏色厭惡什麼?這顏色會被什麼驅動它往負面的方向走?

• 這顏色為何喜歡它的同盟並且憎恨它的敵人?

• 這顏色最大的優勢跟弱點各是什麼?

為了第五、同時也是最後一篇(嗯,至少等到我13年後再度重訪這些文章之前),讓我們開始吧。

這顏色想要什麼?它的終極目標是什麼?

綠色想要接納。

其他的顏色全都關注著它們要如何改變世界並讓它變得更好,綠色則是一個不想要改變世界的顏色,因為綠色認為世界已經擁有一切正確的事物。自然的秩序便是一種美,並且擁有生命一切問題的答案。關鍵在於學習如何後退一步,並且認可你眼前的事物。

Fastbond | Nils Hamm作畫

每個個體都生而俱有它們所需的所有潛能,通往快樂人生的秘密就是認同你生來的角色並且擁抱它,做那些已註定之事。世界是個複雜的系統,而我們之中的每一人都得扮演某個部分,而那並非我們需要去猜測的;它牢牢的銘印在我們身上,在我們的基因之中,只要往內探求。

除此之外,你得學習自己要如何融入大局。自然有著美麗的架構,生命的一部分便是辨別自己要扮演的角色,以及該角色如何與生命的網絡相互連結。你並非獨自一人,而是那充滿相依性而複雜系統中的一部分。

問題在於,在前往已存之物的路上,有許多事物讓人容易失去方向。太多的個體都被人生之中的細節所擾,因而無法退後一步去了解大局所在。綠色確實相信其他顏色只是沒有花時間去欣賞那些已經存在的事物。

這顏色為了達成這些目標所使用的方法是什麼?

如果個體不花時間親近自然的話,那麼綠色將得把自然帶給他們。綠色相信一旦你了解生命必須提供的事物,你便會接受它的恩賜。關鍵在於找到幫助他人看見那些綠色已經瞭解事物的方法。

在綠色探索如何幫助他人領會它看到的最偉大工具,便是自然本身,而這個工具也以許多不同的方式展現。

綠色與生物有著獨特的羈絆,特別是那些居於野外,並且深入生態系統中的生物。這代表綠色比起其他顏色來說,更是一個與生物相關的顏色(即便白色想要擁有許多許多為力量而連結在一起的小生物)。那代表綠色得以接近更大、更兇猛的生物們,綠色對這些野生動物的武器庫加以善用。

隕蹄貝西摩斯 | Chris Rahn作畫

綠色同時也與土地緊密的連結著,這在許多方面都幫助了綠色。比起其他顏色,它讓綠色得以用更快的速度找到新的連結,並且更迅捷地累積魔法力。這讓綠色既能更快地施放更大型的咒語,又能更容易地得到其他顏色的魔法力。

綠色也與生命本身有著非常密不可分的連結,並且擁有恢復活力的能力。與此的密切關係便是綠色與成長的關聯,綠色能將它用來壓倒他人。綠色與自然秩序的緊密羈絆代表它能將通常要花上許多時間的自然流程加以加速。

不過這些全都是綠色利用自然的元素來展現自然的力之所及,再次強調,那是因為綠色真心覺得讓個體無法接受適時的關鍵就在於缺乏理解。為了能夠接受你身邊的一切,內在的和諧是必要的,而綠色努力讓個體能夠利用那樣的和諧。

這顏色在乎的是什麼?這顏色代表的是什麼?

以下是對綠色來說很重要的核心事物:

生命(誕生)—自然最強大的力量之一便是新生命的創造,綠色認為這是一股關鍵的力量,並且盡其所能培養並敬重此一能力。

成長—綠色並非無為而治,自然本身是非常主動積極的,就在其他人玩著手指時,世界正緩慢而持續的成長,這股無法阻止的改變之力是自然的另一個強大元素,而它也是綠色隨時會利用的力量。

自然(與自然事物)—綠色認為自然的事物與人工製造的東西有很大的區別,前者是來自世界的偉大禮物,而後者則是令人嫌惡的東西。世界不斷創造令人驚奇的東西,綠色讚賞這些東西,並且總是尋求利用它們的方法,藉以幫助綠色的探索。

無際領域 | Cliff Childs作畫

真相(對比幻象)—真實是世界上的另一股強大力量,綠色會提升真實,因為它展現了事物的本質。其他顏色試圖歪曲生命,利用謊言與宣導來誤導個體,讓他們無法見到真實。綠色則堅決關閉任何會誤導真相的東西。

社群—我們並非孤立的個體,而是在一個彼此連結的網絡之中。擁抱綠色哲學的部分之一便是理解我們在彼此生命中的重要性,了解這個大團體扮演的角色是理解世界運作方式的重要部分。

互相依賴—沒有東西存在於真空之中,每個個體的行動都對身邊的個體產生後果,想要了解綠色試著傳達給世界的訊息,其中一部份便是明白你是與其他人一同存在的。

唯心論—綠色把宗教留給白色,但它非常相信接受更高力量的重要性。事出必有因,自然的互相連結並非只在物質層面,同時也發生在更高階的理解範疇中。

過去—在全部的顏色之中,綠色是最會向後看的顏色,因為它相信你的未來相當程度上是由過去決定的。

智慧—藍色放眼未來並尋求知識,綠色則回顧過去且尋求智慧。綠色相信今日成功的祕密便是了解前人的成敗。

Cartographer | Donato Giancola作畫

祖先—如果是基因決定了今日的你,那麼你的來源便是極為重要的一件事了。

傳統—綠色相信我們需要持續接觸過去,而這麼做的好方式之一便是透過傳統,讓你得以持續從事先人流傳下來的行為。

直覺—自然透過生物學提供動機,舉例來說,大部份的生物不會思考它們正要做什麼,它們只是依照自己的天性行事而已。想要接受綠色的哲學就要去了解那樣的感覺並非只能在動物身上找到,所有活著的生物都有相同的感覺。

動物—你越不文明,便更能夠直覺性地了解自然的角色。動物,特別是野生的那些,能以那些聰明的生物所難以瞭解的方式與自然產生連結。

植物—綠色與活物的連結並不止於動物而已,綠色對植物群的關心與動物群並無二致。

這顏色厭惡什麼?這顏色會被什麼驅動它往負面的方向走?

綠色接受改變是自然過程中的一部分,綠色不支持的是非自然的改變,由外力所改動的那些原本不該被改變的事物。這樣的觀念出現了兩種路線,第一是當某人創造了某種原本不該存在的東西,這種對人造物的厭惡是綠色討厭神器的一大理由(以及僅次於此對結界的討厭)。沒什麼比某人試著篡奪創造的自然流程來的更加侮辱人了。

秋色簾幕 | Kekai Kotaki作畫

第二,綠色無法支持有東西被非有機的方式從自然中移除,生態系統是如此 小心地平衡,非自然地移除其中的成分可能會將所有東西捨棄。殺掉眾多的掠食者,那麼獵物便會忽然大量增加,要是缺乏監督的話,這樣的狀況可能會導致毀滅性的後果。

基本上,綠色與現狀有強大的連結,所以任何想用人力改變現狀的企圖都會讓綠色非常生氣。

這顏色為何喜歡它的同盟並且憎恨它的敵人?

綠色將白色視為了解社群重要性的友好色—這讓這兩個顏色成為最依賴生物的顏色,白色同時也是綠色能相連結的和平面。綠色與白色的最大分歧便是它不了解給予綠色基本驅力的狂野面。


相反地,綠色將紅色視作接受其狂野面的顏色。即便比起紅色的衝動,綠色稍微更直覺些,但這兩個顏色都了解驅使你去做某些事情的內在驅力。和綠色一樣,紅色也是一個可以得到許多魔法力以及巨型生物的顏色。最終,綠色能夠連結紅色的毀壞面,就像綠色認可自然的品質一般。綠色與紅色最大的分歧在於紅色過度關注自己想要的東西,卻從未思考其行動可能造成的後果。

Bloodbraid Elf | Dominick Domingo作畫


如果說綠色是倚賴自然的話,那麼藍色就是仰仗培育。藍色認為個體可以完全決定自身命運,這是錯誤的觀念。藍色不只不了解來自體內的力量,也花了太多的時間與精力去嘗試成為另一個人。藍色是最想創造人造物品的顏色,並且漠視任何自然事物。藍色與綠色同樣尋求教育,但綠色關注過去的智慧,藍色則著迷於未來的未知。藍色不只讓綠色無法得到其訊息,更持續透過給予個體虛假的道路來誤導他們。


綠色將黑色視作一個想要消滅所有綠色所珍視之物的顏色。黑色渴求力量,卻又無意約束。黑色放肆又危險地殺戮,毀壞身邊的生態系統。綠色將死亡視為它本來面貌:偉大生命循環中的一個關鍵成分。黑色則將其視為武器,透過濫用死亡來威嚇整個綠色在意的系統。要是黑色摧毀了自然世界,綠色又要怎麼把自然介紹給所有人呢?同時,黑色不了解一個人在生命中的角色是預先決定好了的—它試圖證明那是由自由意志所決定的。

這顏色為何喜歡它的同盟並且憎恨它的敵人?

綠色最強的力量在於它對自然系統那絕對而堅定的信念,綠色擁抱自然,並且能夠透過那樣的羈絆與其連結,同時將其用在原初而又非常強大的方式上。這個連結同時讓綠色得以接觸許多巨型動物,以其肌肉幫助綠色進行其計畫。

Overwhelming Stampede | Steven Belledin作畫

綠色的弱點在於其對這個系統的過度依賴。舉例來說,綠色是如此關注於使用生物,以至於當沒有生物的時候,綠色就有了許多無法簡單解決的問題。簡言之,綠色把太多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了—而當那個籃子裡沒有答案的時候,綠色常常就無法解決自己的問題。

流行文化中的綠色角色

小小兵(小小兵

沒人知道他們來自何方,但這些小小的黃色生物似乎生來便是要服務的,他們了解自己的角色,並且非常努力地工作來盡其所能地履行其角色的義務。

格魯特(星際異攻隊

除了真的是棵樹以外,格魯特真的就是不出風頭且享受生來角色的守護者。他同時也是其中與活物有著最協調連結的一個。

歐文格雷迪(侏羅紀世界

即便侏羅紀世界中的其他人都將恐龍視為吸引點,歐文卻是一個了解牠們本質的人:需要被妥善對待的生物。比如說,他與暴龍有其繫絆,因為他能夠把自己變成首領。

阿多(權力的遊戲

阿多就是個強壯的男人,他很少思考,但卻有著直覺。

毒藤女(蝙蝠俠漫畫)

毒藤女是綠色反派的完美範例,她以保存自然與自然秩序優先,她常會利用植物與自然的毒素來避免任何現狀的改變。

戴瑞(陰屍路

在殭屍啟示錄的所有生還者中,戴瑞似乎是最了解整件事的,並不是說他喜歡這樣的狀況 ,他只是接受現狀而已:生命的一種新方式。戴瑞認同他必須扮演的角色,也學習到如何欣賞這個角色。

最後,我們第五位、也是最後一位的辛普森成員:

瑪基(The Simpsons

除了身為嬰孩,因而是家人中最具本能的一員以外,瑪基是最喜歡這個家庭,且努力避免其改變的一個成員。


植綠專家

這就是綠色的哲學,和每一個星期一樣,我都想要聽到你們對於今日文章的想法,你可以透過我的郵箱或任何社交媒體帳號(TwitterTumblrGoogle+、或Instagram)聯絡我。

下週回來,我終於要介紹一些魔法風雲會:起源中的卡片設計故事了。

直到那時,希望你花點時間後退一步,享受身邊的世界吧。

Latest Making Magic Articles

MAKING MAGIC

2021年 10月 18日

機制化顏色派 2021 裡所做的改變 by, Mark Rosewater

*/ 下面是我在機制化顏色派 2017文章和今天 2021 版本中所做改變的完整清單。在每個改變的後面,我會在藍色框內解釋改變了什麼以及為什麼修改。 在開始全部的內容前,我想先解釋我做的五類改變: 改變文字:這代表文字在舊版本和新版本之間有一定程度的改變。我會分別向你們展示舊的和新的內容。舊的會被劃掉以表示被刪除或改變,而新的內容會以綠色顯示來強調。 改變標籤:這...

Learn More

MAKING MAGIC

2021年 10月 18日

機制化顏色派2021 by, Mark Rosewater

在 2017 年時,我寫了一篇名為機制化顏色派2017 的文章,鉅細彌遺地列出了每個顏色裡的每個效應。我承諾會隨著時間更新那篇文章,而今天我就要來完成我的承諾。你可以在搭配的文章機制化顏色派 2021 裡所做的改變中看到所做的改變及解釋。 在開始前的幾個注意事項: 機制化顏色派代表了 2021 年 10 月 18 日當下顏色派的狀況。顏色派將會持續進化且隨著時間做改變...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king Magic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