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戰爭

Posted in Making Magic on 2016年 11月 14日

By Mark Rosewater

Working in R&D since '95, Mark became Magic head designer in '03. His hobbies: spending time with family, writing about Magic in all mediums, and creating short bios.

我喜愛顏色派這件事並不是個祕密。它是魔法風雲會機制和風味的基礎。我在去年夏天寫了一系列的文章,裡面重新審視了各個顏色的原理(,以及 )。

今天我要以不同的角度來檢視這五個顏色。我要來看看顏色派裡的五個基本衝突。我除了會解釋衝突是什麼之外還會說明它們是如何和彼此重疊的。

在我開始說明之前,讓我先快速地回顧五個顏色的原理吧(由我上面的連結得來)。

白色

白色想要和平。

白色看到的是一個充滿苦難的世界。有許多個體每天都在掙扎,但是這個世界卻有足夠的資源可以解決這些苦難。每個人都能得到需要的東西(而不是想要的東西)。苦難是個體不重視群體利益所產生的副產品。

白色想要創造一個沒有不必要苦難的世界、一個每個個體都能獲得最佳生活的世界。實現這件事情的關鍵就是要教導個體採取對群體有益的行動的重要性,即使這些行動對自己本身並沒有益處。

這個計畫的問題是,它只有在所有人都努力前往同一個目標時才會成功。一旦某些個體將其他東西(比如說他們的欲望)優先時,這個計畫就會失敗。這表示白色得額外努力讓群體理解他們自己的能力,並且專注在大局上。

白色想要讓更多人理解它的動機並且分享。但是白色知道為了完成遠景,某些個體必須要被引導,而不是靠自己走到終點。

藍色

藍色想要完美。

藍色相信我們每個人出生時都是張白紙,並且有變成任何東西的潛能。生命的重點就是要想出你在獲得正確的教育、經驗,以及道具之後能達成什麼。要注意的是,這並不是有個明確目標的任務,而是個在生命中會持續進行的東西。你一定有些東西可以改進、改變,或是適應。生命的旅程就是在你企圖加強自己時持續地發現新事物。

為了讓個體可以如此做,必須要有一個社會接受並鼓勵這種行為。教育機會是很重要的。透過試驗和錯誤取得經驗的地方是必要的。能使用頂尖的工具必須是每個公民的權力。

除此之外,這種生活的方式需要正確的態度。你必須要能接受可能性,但又不能太快行動。藍色知道會有許多力量(有些甚至是從內發出的)會導致個體的迷失。時間是個極有價值的資源,因為只有透過時間人們才能獲得進步所需要的工具。這表示個體需要在做任何決定時小心謹慎。仔細思考每個選項然後再做出正確的選擇要來的比倉促決定更好。

藍色講求方法跟精準。因為當一個人想成為最優秀的人時,他是沒有犯錯的空間的。嗯,除非這是發生在一個受控制的環境裡。

儘管藍色想要完美自己,但它同時也想要完美自己所居住的世界。一部份是為了確保藍色能取得所需要的資源,另一部份是認為,要住在一個已充分發揮的世界中才能充分發揮自己的潛能。因為如此,藍色是對科技最有興趣的顏色,並想要使用最新和最棒的東西。

黑色

黑色想要力量。

黑色看著其他顏色,感覺它們只是想要將世界改變成自己想要的樣子。黑色是唯一的現實主義者,唯一將這個世界視為它既有樣子的顏色。個體只要有力量取得跟保留某個東西,那他就有獲得該東西的自由。這樣力量就是最重要的資源,因為它是唯一可以保證你有能力控制生命和快樂的東西。

這裡要特別說明的是,造成這個貪婪世界的並不是黑色。這世界已經貪婪了,黑色只是學習要如何在裡面強旺而已。黑色有兩個優勢。第一,黑色比其他人更理解和接受這個系統。第二,黑色沒有給自己任何會讓成功變得更困難的限制。

黑色的原理非常簡單:沒有人會比你自己更適合照顧自己。因此,如果每個人都好好照顧好自己的話,那你就可以創造一個每個人都有人照顧的系統。除此之外,黑色的系統讓所有人都有機會成功。那所有人都會成功嗎?當然不會-不過同樣地,這並不是黑色的錯。這純粹只是世界的運作方式罷了。

弱者會失敗。這就是他們身為弱者的原因。做出任何幫助他們的事情只是延長這個無法避免的結果,以及跟他們一起失敗的風險。這和黑色個人無關。黑色為了成功什麼都做。如果其他人無法做出同樣事情的話,那他們失敗也只是命中注定的。其他人認為黑色這樣很狠心,但黑色認為這樣只是務實而已。

這世界一定會有人受苦受難。同樣地,這並不是黑色的錯。這只是生命中無法避免的事情。黑色只是一個接受這個事實並且依此行動的顏色,如此而已。

紅色

紅色想要自由。

似乎每個人都全神貫注在對生命的意義上。紅色沒有,因為紅色早就知道答案了。是這樣的,你的心會告訴你需要做什麼才能滿足。你只要聽它說的話然後採取相應的行動就好。這並不是個謎。你會持續的被情感轟炸,引導你走上正確的道路。問題是其他的顏色都會忽略這個訊息。

生命是個冒險,讓每個個體都能體驗。關鍵就是要擁抱你的情感,讓它們來引導你。如果你很開心就笑,如果難過就哭。如果生氣就打東西。如果害怕就跑走。傾聽你內心的聲音,這樣你就有機會體驗生命所要帶給你的全部。

有太多個體在生命中懷疑自己所作的決定。紅色沒有。紅色活在當下、紅色是自發性的、紅色擁抱它面前的所有冒險。紅色知道在生命結束時,它可以沒有任何遺憾離開這個世界。紅色只要這樣-在生命中好好做著需要做的事情。/p>

這並不代表紅色是孤獨的。事實剛好相反。生命的一部分就是要擁抱關係。紅色理解熱情、忠誠、友情,與欲望。當紅色和其他人結合時會是強力和激烈的。不管是愛人還是朋友,紅色一定會在你需要它的時候出現。嗯,除非生命將它帶去其他的地方-不過當它回來時,它一定會在你需要的時候出現的。

對外人來說,紅色看起來似乎有點混亂,這只是因為其他人看不到紅色的內心而已。他們感覺不到紅色的情感的引導。要完整自己的生命需要強大的毅力和奉獻,但是紅色絕對是沒有問題的。

綠色

綠色想要接受。

其他顏色都專注在要如何改變世界讓它變得更好。綠色是唯一不要改變世界的顏色,因為它相信這世界已經完美了。自然秩序是個美妙的東西,擁有生命中所有問題的答案。關鍵就是要學習放鬆並知道眼前有什麼東西。

每個個體在誕生時都具有所需的潛力。美滿生命的訣竅就是理解你生來的使命並且擁抱它。做你應該要做的事情就好。世界是個縝密的系統,而我們每個人都要扮演一個角色。這並不是一個我們要猜測的東西:這是刻印在我們身上的、在我們的基因裡。看自己的內心就好。

除此之外, 你必須知道要如何融進大環境裡。自然有個很美妙的架構。生命的一部分是理解你所扮演的角色,以及該角色和生命的互相連結。你並不孤單。你是複雜系統中互相依賴的一部分。

問題是發生的事情太多導致你很容易迷失。有太多個體被生命中瑣碎的細節纏住,讓他們不會退一步理解環境的全貌。綠色真的相信其他的顏色沒有花太多時間欣賞已經存在的事物。

散文和衝突

如果你看過魔法風雲會牌張的背面,那你就看過這個圈,即顏色輪。

顏色會和旁邊的兩個臨色同盟,並和對面的兩個敵對。在我們單獨檢視了所有顏色之後,讓我們來看看敵對的顏色吧。你們會看到有五種衝突。

群體利益vs個體利益(白對黑)

白色相信道德,相信對與錯的概念中是有絕對的事實的。其中一個事實是社會必須要照顧最弱的成員。一個人在其他人飢餓時暴食是不可以的。因為如此,將社會架構設定為保護最需要幫助的人是很關鍵的。

黑色相信給人們想脫穎而出的動機是很重要的。給予每個人同樣的機會,然後讓努力的人獲得獎勵。如果一個人努力創造完美,那他得到的東西就應該比什麼都沒做的人要多才是。如果你想要人們發光發熱,那你就需要給予他們適當的動機。

簡而言之,這就是群體利益和個體利益的經典戰爭。一個社會應該最小化苦難還是最大化動機呢?哪個比較重要-慈善還是功績?允許人們失敗究竟是不公正的,還是一個重要的學習機會?我們這個社會是以如何對待最弱的成員,還是獎勵最強的成員來判定的?

對於白色來說,這是個社會責任的問題,是個照顧全體的問題。白色認為黑色是不道德的,在乎的只有自己的私利。白色認為這是個善對惡的衝突。

對於黑色來說,這是個個人責任的問題,是為了創造出一個驅動人們做到最好的系統的問題。黑色認為白色只是增能弱者,將他們視為受害者而不是鼓勵他們進步。黑色認為這是個鼓勵對溺愛的衝突。

這衝突的核心就是個體要如何排列決定的優先次序。

理性 vs感性(藍對紅)

藍色相信知識的力量。加強自己需要堅強的心智。你需要細心、專心、小心,和耐心。每一步都必須要精心處理,來確保你前往的方向是正確的。傾聽你的理性,因為它會引導你走上正確的道路。

紅色相信情感的力量。你的身體會和你述說,而除了傾聽之外熱情地自發行動也是非常關鍵的。幸福的關鍵就是要相信你的直覺,在追夢時不留下遺憾。遵從你的感性,因為它會引導你走上正確的道路。

簡而言之,這就是理性對感性的經典戰爭。你聽從的是你的知識還是情感?你是被思想還是感覺引導?你應該小心還是魯莽行動?哪個才會帶來更多幸福:細心執行的邏輯還是熱情的衝動呢?s

對於藍色來說,這是個花時間搞定人生細節的問題。藍色認為紅色過於性急並且粗心大意。藍色認為這是個細心對魯莽的衝突。

對於紅色來說,這是個理解對於自己最重要的東西並且依此行動的問題。紅色認為藍色漠不關心且不近人性。紅色認為這是個熱情對冷漠的衝突。

這衝突的核心就是我們用什麼態度生活。

自由意志vs命運(黑對綠)

黑色相信你在生命中前進所碰到的機會都是自己創造的。如果肯做的話,生命中沒有無法跨過的障礙。關鍵就是理解你擁有改變的力量。

綠色相信你人生的道路已經事先決定好了、命中注定要完成特定的事情。你的工作就是要找出這條道路是什麼、擁抱它,然後忠實地扮好這個角色。生命的路上一定會有讓你分心的事物,但你需要堅忍不拔完成自己的天命。

簡而言之,這就是自由意志對命運的經典戰爭。你對於生命的結果能有多少控制呢?你所做的決定是自己的選擇還是有更大的意志在驅使?你能改變生命為你設定的計畫還是這條道路已經無法更改?

對於黑色來說,這是個理解自己有能力控制自己未來的問題。黑色認為綠色是個相信實際上不存在事物的蠢蛋。黑色認為這是個機運對迷信的衝突。

對於綠色來說,這是個接受世界中固有模式的問題。綠色認為黑色憤世嫉俗無法看清眼前的事實。綠色認為這是個真實對懷疑論的衝突。

這衝突的核心就是我們在生命中所扮演的角色。

自由vs安全(紅對白)

紅色相信生命的目標是讓每個人在遵從衝動時找到自己的熱情。

為了要如此做,他們需要住在一個將個體需求優先的社會,來探索他們想要走上的道路。這個世界必須要沒有限制。

白色想要創造一個可以最大化群體幸福的世界。要完成這個目標的關鍵部份就是要確保每個人都安全。為了要如此做,規定和條例必須被建立來確保個體不會因為自私的行動危及群體。

簡而言之,這就是自由對安全的經典戰爭。什麼對於社會最好呢?一個人們可以自由行動的世界,還是一個可以免於傷害的世界?我們要優先個體想做什麼的自由,還是一個社會保護自己的能力?安全帶法是剝奪自由還是拯救生命呢?多少個人自由值得社會保護呢?

對於紅色來說,這是個別人是否該告訴你要怎麼活的問題。紅色認為白色是個將本身意志強加在其他人身上的獨裁者。紅色認為這是個民主對法西斯主義的衝突。

對於白色來說,這是個為了照顧大眾福利,一個社會責任的問題。白色認為紅色擁抱無政府主義並且會危及社會。白色認為這是個秩序對混亂的衝突。

這衝突的核心就是我們要如何最佳管理自己。

自然vs培育(綠對藍)

綠色相信每個人與生俱來已具備會定義自己本身的屬性。自己的強項、弱點,塑造自己的要素都是由內而來、從基因而來、從生理而來、從生物學而來。

藍色相信我們每個人出生時都是張白紙,並且有可以變成任何東西的潛能。在適當的教育、經驗,和工具之後,每個人都有能力可以選擇他們的專長,成為他們想要成為的人。

簡而言之,這就是自然對培育的經典戰爭。我們是什麼形狀?我們在出生時就具有會變成特定相貌的本質,還是可以依自己的欲望變成想要的樣子?我們的潛能是有限的還是無限的?我們是由基因定義的還是環境定義的?何者比較重要:過去的睿智還是未來的知識?

對於綠色來說,這是個人是否願意接受他們與生俱來的使命的問題。綠色認為藍色是個不願接受自己本質上是誰的人。綠色認為這是個接受對否定的衝突。

對於藍色來說,這是個人們是否願意擁抱眼前這個充滿可能性的世界的問題。藍色認為綠色是個不願改變的人。藍色認為這是個機運對停滯的衝突。

這衝突的核心就是身份以及我們是如何看待自己。

連連看

顏色輪衝突中最有趣的一個面向就是每個顏色在對抗敵對色時本質上都是一樣的。

白色vs黑和紅

白色想要和平。白色想要最大化每個人的生活品質。它的衝突就是和最有可能阻止這件事的兩個東西:自私和魯莽。白色使用秩序做為工具來幫助社會做出良好決定。它塑造了道德和民法。它創造了宗教和政府。

白色和黑色的衝突是道德。白色以讓人們理解照顧弱者是他們的道德責任的方式來保護弱者。黑色會質問道德是否真的存在來破壞這點。它會掠奪人們的自私自立,引誘他們只處理自己的需要。

白色和紅色的衝突是禮儀。白色以樹立規則懲罰利用弱者的人的方式來保護弱者。紅色會質問是否真的需要這些法律來破壞這點。它利用的是人們不喜歡被教唆怎麼做這一點。

白色的衝突是要保護架構一開始能夠建立,或是不被其他的力量摧毀。

藍色vs紅和綠

藍色想要完美。藍色想要盡其所能創造自己和社會的最佳版本。它的衝突就是和最有可能阻止這件事的兩個東西:短視和抗拒改變。藍色使用知識做為工具來讓個體知道他們的潛力。它支持教育、訓練,以及工具的創造,讓人們能變得更好。它創造了教育和科技。

藍色和紅色的衝突是限制。藍色的教導是,一個人可以透過細心思考和計畫制定他的未來。紅色會以短線思考以及做出長期時具有毀滅性的決定來破壞這點。它利用人類的衝動本質來尋求瞬間的滿足。

藍色和綠色的衝突是改變的意願。藍色走在科技的最前線,一直利用最新的知識來解決生命的問題。綠色會質問改變的尊嚴來破壞這點。它利用人類的習慣本質以及對於新事物的內在恐懼。

藍色的衝突是要在推動緩慢、細心的進步時會迴避企圖阻止或規避它的力量。

黑色vs綠和白

黑色想要力量。黑色相信個人責任,並且意圖讓每個人都能控制自己在生命中的道路。它的衝突就是和最有可能奪走個體選擇的兩個東西:命運虛偽的概念以及道德。黑色意圖創造機會,讓人們可以選擇並且透過這些選擇獲得權力。它創造了自由意志和個人賦能的概念。

黑色和綠色的衝突是命運。黑色宣導每個人都能控制他的人生。綠色以宣傳每個人的生命都是注定好的、必須照這條分配好的路的方式來破壞這點。它利用的是人們對於不確定性的自然恐懼,並且給予他們一個不需要自己掙來的獎勵的承諾。

黑色和白色的衝突是現實主義。黑色宣導唯一可以依賴並且支持你的人就是你自己。依賴他人會讓你失望或是更糟。白色以宣傳強者必須照顧弱者、人們不會在更辛苦工作之後獲得更多來破壞這點。它利用的是弱者數量大於強者這個事實,並且給予他們虛偽的價值感。

黑色的衝突是想要在創造獎勵功勞的系統時避開倡導弱者無罪的力量。

紅色vs白和紅

紅色想要自由。紅色想要這個能跟著熱情走的能力。它的衝突就是和最有可能阻礙它的兩個東西:謹慎和無動於衷。紅色尋求的是行動,它鼓勵人們照著衝動走。它創造的是熱忱和自發性。

紅色和白色的衝突是不必要規則的創造。紅色理解生命中有危險,但是和不完全的生活以及未做出決定的遺憾相比這都不是大問題。白色以提倡群體的安全多於個體的權力來破壞這點。它利用的是人們抗拒受傷的心理。

紅色和藍色的衝突是不行動。紅色理解未知因素會有危險,但是處理生命中的問題也只是旅程的一部分。藍色以提倡必須要徹底了解問題才能解決它的想法來破壞這點。它利用的是人們對於犯錯的不情願。

紅色的衝突是想要在推廣行動時避開讓人們慢下來的力量。

綠色vs藍和黑

綠色想要成長。綠色相信我們的自然系統以臻完美,只想要在不被外力的影響之下照著系統走。它的衝突就是和企圖製造非自然改變的兩個東西:企圖改變我們身份以及命運的。綠色想要培育對於自然系統的接受度,讓人們理解我們不需要改變成更好的東西,因為我們已經擁有最好的系統了。它創造的是我們內在本質的欣賞以及天命。

綠色和藍色的衝突是排斥基因,認為我們可以改變自己的本質。綠色知道我們與生俱有定義自己的屬性。藍色聲稱人們可以變成他們真實的自己以外的東西來破壞這點。它利用的是人們作夢的欲望並且幻想能成為完全不同的人。

綠色和黑色的衝突是排斥命運。綠色知道生命的旅程是理解我們在大環境中扮演的是什麼角色,然後擁抱和完成這個角色。黑色聲稱人們可以逃離這個命運,在推翻生物之間的互相連接可能會造成災難以外的結果來破壞這點。它利用的是人類想探索自然黑暗面的本質。

綠色的衝突是想要在創造接受這個世界的概念時避開將這個世界改變成其他東西的力量。

狹隘的恨意

在創意寫作中會學到的一件事是,小說在本質上就是關於衝突的。主角想要什麼,而反派(不管是人、力量或是內在衝突)會企圖阻止主角得到它。顏色派也有類似的性質,因為它也是由每個顏色的需求被敵對色所抵銷來平衡。我希望今天的專欄展示了不只是五個顏色的單獨原理,而是他們和彼此的關係。

為了將衝突縮減成一篇專欄,我簡化了不少。在你探索他們的時候,你會發現任一個衝突都有許多面向。舉例來說,兩個故事可以在完全不同的情況下展現紅色對白色的衝突。(比如說,黑暗騎士Ferris Buehler's Day Off相差的可遠了。)

我一直都想聽聽你們的回饋,但是由於顏色派是我的熱情之一(我的紅色爆發了),所以我更想聽聽你們關於今天討論的回饋。你們可以寄電子郵件給我或是透過我的社交媒體(推特TumblrGoogle+,以及Instagram)告訴我你們的想法。

請在下週回來看看另一個風暴量尺的專欄。

直到下次,希望你們的衝突和原理一樣有趣。

Latest Making Magic Articles

MAKING MAGIC

2021年 11月 29日

一起走向無垠的世界 by, Mark Rosewater

這週將有點不一樣。我得到許可可以和大家一起先來一窺Unfinity—將於2022年4月1日上市的第四個Un- 系列—的內容。 我將先告訴大家這一切是怎麼成型、跟你們分享這個產品一個很酷的面相,然後展示一些預覽牌。希望這能鼓勵你們繼續看下去。對了,今天是提前預覽,所以我不會跟你介紹系列裡任何有名字的新機制,那會等到上市前的預覽時才會發生。 故事要從2018年年中開始...

Learn More

MAKING MAGIC

2021年 11月 22日

就誓現在,第二部 by, Mark Rosewater

上週,我開始跟大家講一些依尼翠:腥紅婚誓裡個別牌張的設計故事。一篇講不完,今天就讓我們繼續。 遊魂獵手卡婭 依尼翠最廣為人知的是四個主要的怪物類別:精靈、吸血鬼、狼人和殭屍。魔法風雲會裡有狼人鵬洛客也有吸血鬼鵬洛客,所以他們必然會出現。(雅琳出現在依尼翠:黯夜獵蹤,而索霖出現在依尼翠:腥紅婚誓—下面有更多關於他設計的細節)。雖然我們沒有殭屍鵬洛客,卻有一位與殭屍有...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king Magic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